公子抚琴瑟

魔道沉迷曦瑶忘羡追凌晓薛其他请勿扰谢谢 不想撕只想好好看文产粮 对江澄不爱不黑就这样 群号看这里。群号码:901691976

今天他们的腰回家了吗?四

      金光瑶不愿相信大夫的话,可是看着昏睡的薛洋他不得不信。蓝曦臣始终在他身边安慰着他。半晌金光瑶情绪终于平稳了些看了看晓星尘说:星尘你先过来把饭吃了,吃完先回家洗洗澡换换衣服吧,一身血看着怪吓人的。晓星尘不想走,魏无羡站起身说:放心吧,我和蓝湛陪他一起回去。明天早上我们在过来换班,今天就麻烦大哥辛苦一下照顾两个伤员,饭我们就回去吃吧,你们放心吧。蓝曦臣点点头,心里想和阿瑶同处他求而不得。见众人都点了头,魏无羡拿起饭拉着晓星尘和蓝湛走了。

       病房里恢复了安静,金光瑶问蓝曦臣:今天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你知道吗?蓝曦臣摇摇头说:我去了之后就把你送来医院了,之后发生了什么我并不知道,明天问忘机他们吧。金光瑶点点头有看着身上到处是管子和仪器的薛洋说:应该给他擦擦身上的血的,可这个样子也实在没法擦了,要是洋洋真的醒不过来我该怎么办?他都是为了救我才会成这样的。说着泪水又一次滑落,蓝曦臣坐在床边把他拥入怀中轻抚着他的背没有再说话。金光瑶被人抱住身体一僵却没有反抗。金光瑶默默在蓝曦臣怀中哭了许久,眼睛通红,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终于哭的有些累了,蓝曦臣见人样子把人放回床上让人躺好。准备去一边的沙发上凑合一晚却被金光瑶拉住衣袖。金光瑶说:你就在这睡吧,床还是挺大的,总比沙发舒服些。蓝曦臣听了人的话心里有一抹喜意躺了上来。金光瑶状似无意地往他怀中靠了靠,蓝曦臣轻拥住人。二人相依而眠一夜好梦。

       那边回了家里的忘羡和晓星尘三人都很沉默。晓星尘一直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看的魏无羡有些无奈又忍不住心想这就是自作自受。回了家忘羡吃了饭收拾了一下,就准备去洗澡了,晓星尘的饭菜却一口没动始终坐在那里像是一块背景板。临走前看到晓星尘还是那副呆呆的样子魏无羡无奈的对他道:小师叔我知道你不想接受,但是事情已经这样了,你要做的不是在这傻坐着,你应该先把自己收拾好然后好好睡一觉明天去照顾薛洋,好好的想想他醒了之后怎么和他道歉,甚至想想如果薛洋…如果薛洋醒不过来怎么办。你这幅样子薛洋也不会看你一眼的,你好好想想吧。二哥哥我们走吧。蓝忘机微微点头和魏无羡回了房间,只是眸中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晓星尘。

       晓星尘听了魏无羡的话终于有了些精神,听到薛洋可能醒不过来心里一阵慌乱又强迫自己相信薛洋一定会醒。他坚定了要照顾薛洋直到他醒来再好好向他赔罪的心思,按着魏无羡的话吃了饭又回房间把自己好好的收拾了一番。看着换下来的衣服上一片片的薛洋的血迹更恨自己的不相信。那边的魏无羡又过来敲响了晓星尘的房门,晓星尘让他进来了,蓝忘机也在。魏无羡看人已经振作起来放心了些,然后又叮嘱了几句就回了房间。晓星尘默默听了他的话也躺下了。

       第二天一早他们几个很早就去了医院,他们都希望一去了就能听到薛洋和他们开玩笑的声音,心里有些期待,可是到了病房发现梦终究是落空了。到了病房,金光瑶还没有醒,仍然保持着昨晚的样子缩在蓝曦臣怀里,蓝曦臣已经醒了,一动不动的抱着人让人睡得安稳些。听到他们来了,另一手放在唇边示意他们不要出声。几人了然的点头。晓星尘一进来就坐到了薛洋的病床边,他依旧睡得安稳,微微起伏的胸膛和不断被哈上白气的氧气面罩证明着他还活着。晓星尘就坐在那里一直注视着薛洋有些发白的脸色,心里想等他醒来一定要给他做好多好吃的让他把流出去的血补回来。

       魏无羡悄声和蓝忘机感慨说大哥的动作还真挺快的。蓝忘机唇角勾起一抹笑意看了看魏无羡。魏无羡就坐在他身边也笑着看他。病房内一片静谧。过了许久金光瑶终于醒来了。见自己还窝在蓝曦臣怀里而众人都来了有些不好意思的挪动身体却无意碰到了伤口脸上浮现一抹痛意,蓝曦臣一直注意着人自然也看到了他面上的痛意,忙道:阿瑶,你怎么样?伤口很痛吗?说着还按了铃叫了护士来。金光瑶阻止不及只好由他去,默默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很痛。蓝曦臣却还是不放心,看到护士来了让她仔细检查了一番确定伤口没有裂开才放心。护士年纪不大,也就是二十岁出头,看蓝曦臣这个样子忍不住说:不要有事没事就叫我们,我们也是很忙的,伤口有些疼是正常的又死不了人。蓝曦臣本有些不好意思的正想点头听了她最后一句话忍不住有些怒意涌现,又想起昨日看到一身上的金光瑶时心里的恐惧怒意更甚,却强忍着没有说话。金光瑶却忍不了的道: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意思非得人快死了才能叫你?你们护士就是这样对病人的?那护士自知理亏却仍然嘴硬道:我又不是那个意思!说完就跑了。晓星尘听她声音有些熟悉却没有多想,若是她摘下口罩他自然会认出那是阿箐。

       众人就这么坐在病房里,过了不久薛洋的血输完了需要更换,晓星尘按了铃,依旧是阿箐,只是这次态度却好了些。她正换着血袋就听见金光瑶问:洋洋和昨天绑架我那个人到底有什么恩怨?你们一定知道吧?告诉我好不好…。众人有些僵硬,魏无羡询问的视线看向蓝曦臣,蓝曦臣想了想微微点头。魏无羡收到信号对金光瑶讲了他被断指后灭人满门的故事。阿箐早就换好了血袋,但是有些沉迷于听故事索性就等着听完。见魏无羡讲完了忍不住道:一根指头就要别人满门偿命,他也太过分了吧!坏东西!晓星尘听了这句话正想说些什么就听金光瑶一字一顿道:过分?不知道你今年多大?肯定不是七岁吧?那不去你过来我断你一根手指,不用车轮撵,就拿刀切一下就好,然后你给我看看你会怎么样的不过分?刀子不捅在你身上你不知道有多疼就给我闭上你的嘴。阿箐被他吓住了,嘴里不服气的小声嘟囔了几句就跑了。

       众人听到金光瑶的话都沉默了,的确,刀子只有捅在自己身上才知道有多疼。是很简单的道理。金光瑶见阿箐走了又问道:那昨天呢?后来又发生了什么?魏无羡斟酌一番给他讲了,只是刻意略过了晓星尘那一剑的事,毕竟如果给金光瑶讲了以金光瑶的护短程度只怕晓星尘要血溅当场。金光瑶听完面色有些阴郁的点了点头。沉默半晌道:蓝曦臣你也先回去休息休息吧。反正现在他们几个都在,出不了事。蓝曦臣有些不舍离开,可是看看自己一副乱七八糟的样子,衣服上还有金光瑶的血迹也有些嫌弃自己就点头离开了准备晚上做些好吃的再过来。

      晓星尘在不会影响到薛洋身上的仪器和各种管子的运作的前提下给薛洋活动了一会手脚,防止他躺的太久肢体僵硬。金光瑶一直沉默的看着。心里有些替薛洋感动,对晓星尘的印象又好了不少。当然前提是他不知道昨天的那一剑。他忽然想到晓星尘这个名字他似乎在哪听过,想了一天终于想起来了,想起当初薛洋的样子又有些迷惑却没有说什么。

      一整天安然的度过,很快夜色降临,蓝曦臣又来了,金光瑶看他手里提着的吃的眼前一亮,蓝曦臣笑着给人喂了饭。金光瑶吃饱了坐在床边终于忍不住的说:我想起来我在哪听过晓星尘这个名字了。晓星尘闻言抬头看着他。金光瑶说:我是在洋洋梦里听过的,那时候他大概七八岁,很长一段时间他每天晚上不知梦到了什么一直在喊晓星尘不要走。我还曾经和他开过玩笑,那时候他脸上的表情很奇怪,我那时候不明白,可是现在我明白了,那个表情似乎是求而不得,可是看你现在这个样子也不对啊。你们两个之前发生过什么啊?晓星尘听了他的话身体僵住了。不知该作何反应。

     还是蓝曦臣先开了口道:晓道长曾经和薛洋之间是发生过一些事的,关于这个以后慢慢讲给你。阿瑶…现在我想和你说另一件事,你不用立即回答我,但是我希望你能听我说完。金光瑶猜到了什么有些了然却故作不解的看人道:你说呗,干嘛搞这么严肃。

     蓝曦臣看着人正色道:…阿瑶,曾经我也做了一些对不起你的事,我知道现在的你都不记得,我知道曾经是我错了。但是我还是想告诉你,我喜欢你。是真心的。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金光瑶听了他的话沉默了很久没有反应。魏无羡和蓝忘机都有些紧张。蓝曦臣看着人一直没有反应,心里一沉。正想说话就见金光瑶点点头说:好啊。你也说了,那些事我不记得了,也就不重要了。蓝曦臣一时有点没反应过来呆坐在那里看着他。金光瑶看人样子笑了笑说:傻啦?蓝曦臣这才回过神把人紧紧抱住再不松手。

     晓星尘看着他们两个的样子说不清心里是羡慕还是嫉妒,不想再看他们两个那副幸福样子,又把视线收回看着薛洋。薛洋仍然沉睡着。晓星尘坐在那里忽然就想起曾经在义庄相伴的那三年,回忆起那时的点点滴滴对那三年间的自己竟然有了一丝嫉妒。那时候明明和薛洋一起生活的很快乐,可是终究被他自己推开了。那时候明明很开心的…却被自己一手毁掉了。这次…他又毁了他们之间的平静。

   魏无羡靠在蓝忘机怀里一脸微妙的吃下了来自大哥大嫂的狗粮并且觉得味道不太好。金光瑶在医院住了十几天,身上的伤好的差不多了,决定了出院回家。薛洋还是那样安稳睡着。金光瑶决定带他也回家休养,询问过医生医生也同意了,毕竟他在自己熟悉的环境更容易醒来。于是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回了家里。

    晓星尘仍旧每天守着薛洋不离开,金光瑶一次直播间看到很多人都在问薛洋怎么不在,无意间说漏了薛洋成为植物人的事。后来索性也就不再逃避,于是之后总会收到送来的各式各样的礼物,所有人都在等着薛洋醒来。星炎和洛尘也知道了薛洋的事,很快赶了回来。洛尘看到已经和蓝曦臣在一起的金光瑶消沉了一会就选择了祝福,并没有多纠缠什么。星炎看着沉睡的薛洋心里很难过,看到一边始终默默看着薛洋的晓星尘走过去默默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出了房间。却最终没能一直留下来等着薛洋醒来,没待几天就离开了。

     薛洋腹部的伤口终于没有瞒过金光瑶,得知是晓星尘捅的,金光瑶有些不可置信,最近晓星尘的样子他一直看在眼里。却没想到他伤了薛洋。金光瑶疯了似的让晓星尘滚,可是晓星尘却只是看着薛洋说:我知道我错的很离谱,但是我要等他醒来,然后向他赎罪。在这之前我哪都不会去的。金光瑶赶了他许久都没有赶走干脆想办法迷昏了晓星尘把薛洋藏了起来。晓星尘醒来见薛洋不见了,他知道是金光瑶做的。他没办法直接去要人,于是就走到金光瑶房间门口跪了下来。三天后金光瑶被他跪的终于有些崩溃了,虽然晓星尘跪到死他都不会心疼,但是一个大男人整天跪在自己房间门口实在是让他有些尴尬,再加上蓝曦臣的劝说,只好又把薛洋接了回来。晓星尘见薛洋回来了,面上一喜就准备回去继续陪着他,可是架不住腿上没有力气险些扑倒,幸好蓝忘机和魏无羡就在旁边看着及时扶了他一把把他送到了薛洋的房间。

      金光瑶看着晓星尘又回到了之前每天几乎没日没夜守着薛洋的状态嘲讽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晓道长也不用这么天天看着,别再给洋洋看出个窟窿来。虚伪。晓星尘的话本就不多,如今更是几乎一天都不说几句话,金光瑶看着人这个样子和做不了假的后悔和愧疚,再多的怨气也终究发不出来了,慢慢的也会偶尔劝他几句让他注意自己的身体,毕竟薛洋也不会希望看到晓星尘倒下。晓星尘点头表示接受,但是行为却没有什么变化。金光瑶只能作罢不在管他。

     一来二去,时间过了三个多月,冬天来了,薛洋还在睡。金光瑶逐渐适应了一个人直播一个人唱歌,只是还是时不时会去薛洋房间让他入个镜告诉所有人薛洋很好。偶尔镜头会扫过晓星尘,有人问他是谁,金光瑶就恨恨的在群里敲字说他是猪。得到一片点点点的回复。

     时间就这么平稳的流逝着,一眨眼距离当初的绑架事件已经过去了半年,薛洋还是在睡着,毫无苏醒的迹象。医生几次检查都表示他可能醒不过来了。金光瑶就平静的把医生赶走然后靠着蓝曦臣大哭一场,然后继续等。晓星尘始终是那样子守着薛洋,几乎寸步不离。蓝曦臣看着始终沉睡的薛洋心里也很担忧,他对于薛洋是很感激的,如果不是薛洋也许现在躺着的就是阿瑶了…他也替薛洋把过很多次脉却始终没有解决方法。金光瑶有时看着晓星尘也会觉得他有些可怜,他心里难过还能靠着蓝曦臣哭,可是晓星尘没有可以依靠的人,他只能靠他自己。

    晓星尘有时也会在夜里忍不住哭出来,有时也会觉得自己几乎要撑不住的想死。可是每当他想到当初在义城薛洋守了他八年,等了他八年。他就又觉得自己这半年算不了什么。然后抱抱薛洋继续等,总会等到的。只要薛洋还在他面前,就有希望。

     留给他们的解决方法,只有等。

 

 

  

 


评论(12)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