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抚琴瑟

魔道沉迷曦瑶忘羡追凌晓薛其他请勿扰谢谢 不想撕只想好好看文产粮 对江澄不爱不黑就这样 群号看这里。群号码:901691976

君不见

       晓薛250的粉一篇点梗 依旧虐道长 结局he 私设晓星尘在忘羡来之前已经被收齐魂魄复活了但是和洋洋单看单相厌。洋洋给他挖眼了。瑶瑶一次醉酒把一切都和蓝曦臣坦白了然后离开了金家做回了孟瑶来义庄找薛洋,蓝曦臣没给他那一剑但是单方面绝交后来来了义庄把人追回来了。带宋道长玩一次。但是没有阿箐。没问题了我们开始。


      




       晓星尘终于要醒了,薛洋知道。但是晓星尘或许会杀了他,薛洋也知道。但是薛洋还是复活了他。挖了自己的眼睛。他用了整整八年终于凑齐了晓星尘的魂魄。薛洋很开心,就像是吃到糖时一样。想到糖他又有些难过的握住手心那颗握了八年已经不能吃的糖。他盼着晓星尘醒来之后还能给他新的糖。哪怕是用砒霜做的。

       晓星尘终于醒了,在他为他凝了魂魄的第三天早上。薛洋想过晓星尘会恨不得马上杀了他,会远远的永远离开义庄躲着他,也想过他可能会说他恶心甚至挖了他的眼睛不屑于用,或者他可能会再一次自刎。但是他没有想过晓星尘会当做他不存在。偶尔理他一次也只是问他阿箐在哪。薛洋却不答。晓星尘也不再问。

       薛洋和他说了很多,但是晓星尘却只当没听到,每天同宋子琛待在一起,哪怕宋岚依然是个凶尸不会给他回应。薛洋看不到,但是也知道晓星尘视线偶尔扫过自己只有厌恶。渐渐的薛洋也不在同他说什么。只是每天坐在门边。

       金光瑶来了,或者说是孟瑶。他和薛洋简单的说了说他把一切都告诉了蓝曦臣之后蓝曦臣的反应。薛洋说:你离开金家也好,我早就告诉过你你离那个位置越近只会死的越快伤的越深,你终于肯听了。孟瑶却只看着薛洋眼部的空洞不置可否。

      三个人一个凶尸也算是相安无事的过了一段时间。直到这一天,忘羡来了。忘羡二人知道了薛洋做的事要杀他。在义庄的院子里。晓星尘却视若无睹。薛洋全盛时期尚不是蓝忘机的对手何况如今瞎了眼。降灾被他用的乱七八糟,虽有孟瑶相助却还是伤的颇重,两人却刻意并没有怎么伤及孟瑶。

      很快避尘出鞘,朝着薛洋的左臂砍去,眼看着就要斩断他的左臂,薛洋避不开,孟瑶被魏无羡缠着来不及赶去急红了眼。下一秒霜华出鞘挡住了避尘,虽然霜华的剑气伤到了薛洋但是薛洋还是很开心。他想道长救了他…终究救了他。晓星尘出手这件事,几人都没有想到。晓星尘自己也呆在原地,他想不通自己怎么可以出手救薛洋。他的仇人薛洋。

     他下意识朝薛洋看去,他身上许多的伤口还在流着血他却不在意的站在那里。不知在看…不对…他看不到了,他的眼睛给了自己。趁着魏无羡愣住孟瑶正想快步赶去给薛洋上些药。下一秒变故突生,薛洋被身后一把剑刺穿了胸膛。薛洋知道…是从一早就不知跑到哪去了的宋子琛。薛洋嗤笑一声,下一秒宋子琛抽出了剑开口道:星尘…。听到宋子琛说话了晓星尘一愣问道:子琛…你的舌头…?宋子琛道:是魏公子和含光君相助。两人正想再说什么却突然传来一声闷响,二人看去,是薛洋倒在了地上,胸口的血不断流出,地面被染了一滩红,晓星尘只觉得刺得眼睛生疼。

    孟瑶手忙脚乱把人抱起了些让人靠在自己怀里给人上药,可是手却一直抖,薛洋伸手摸索着握住了孟瑶的衣袖道:有没有糖…我…有点疼。孟瑶沾了两手的鲜血从身上擦了擦就找出了身上的糖剥了几颗放进薛洋嘴里。薛洋感受到唇齿间的甜意呢喃道:吃糖…就不会痛了…。话落两行血泪流出。刚刚晓星尘和宋子琛的对话他也都听到了。他想…他该放手了。他快死了晓星尘在意的却仍只是宋子琛…薛洋缓缓抬起左手道:晓道长…当初你给我的糖…现在我…还给你…只是已经坏了…不能…吃了…咳咳…瑶瑶…带我走…。晓星尘顺着他的动作看了过去,左手中确实有一块糖,晓星尘走过去拿起来,糖被握的太久已经有些碎了发了黑,的确不能吃了。晓星尘有些怔愣。孟瑶却已经给薛洋上了药。背起人就要走。晓星尘下意识拦住。

      孟瑶的脸黑了对他道:晓道长,好狗还不挡道呢,你这是什么意思?非要他死透了才解恨是吗?你是不是真的以为薛洋不会疼?他也是个人。你让开。让开!晓星尘听了孟瑶的话大脑忽然一片空白,下意识让开了看向他背上的薛洋,薛洋似乎已经晕过去了,身上的伤口还在流血。整个人毫无生机。晓星尘忽然有点慌了。他从来没想过如果薛洋真的死了怎么办。曾经是无力去想,可如今…似乎是…不愿去想?

     孟瑶见人让开了就准备走,可是下一秒蓝曦臣从天而降拦住了他的去路,孟瑶一愣,心想还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他可以对晓星尘大吼大叫,但是却不能对蓝曦臣这般…蓝曦臣走过来对他道:阿…孟公子先将人放下吧,我有药先给他敷上。不然这样出血就算是去了医馆也撑不住的。孟瑶点头把薛洋放了下来小心的让他躺在自己腿上,没有注意到蓝曦臣看到他小心翼翼的动作时眼里的一抹黯然。孟瑶动作很快,蓝曦臣从身上找出药来递给他。孟瑶伸手接过道:多谢二…多谢蓝宗主,药钱我会还你的。说完仔细的为薛洋上好了药。才把药瓶递给了蓝曦臣又说了一句多谢。见他接过才又把薛洋背起来走向了医馆。众人都跟了上来。除了宋子琛。

     很快到了医馆,托蓝曦臣药的福人命保住了,只是伤口还要养一段时间。孟瑶和大夫道了谢,准备和薛洋在医馆暂住一段时间等他伤好了就离开,摸遍全身想拿钱袋子给大夫付钱但是却没找到。有些尴尬的准备回义庄去拿旁边一只手却已经伸了过来,孟瑶一愣,看到是蓝曦臣有些尴尬正想说什么就见大夫摆了摆手道:哎不用给钱了!要不是薛公子这些年护着我们,我们早就死光了。薛公子是我们义城的英雄。

     晓星尘有些愣住半晌问道:他不是…屠了城?那大夫忙着收拾东西没有抬头道:这话好生有趣,他若是屠了城我怎么站在这。薛公子屠的只是该死之人。晓星尘还想说什么却不知从何说起只好作罢。大夫为薛洋包扎好了伤口拒绝了蓝曦臣的钱。就去摆弄药材了。蓝曦臣默默收起钱袋看向孟瑶道:…阿瑶…最近我想了很多…我们…还能回去吗?孟瑶一愣抬头看他道:…蓝宗主这是什么意思?蓝宗主刚刚逾越了。你不该那般唤我。话音刚落蓝曦臣就把人一把拉进怀里道:阿瑶…我知道错了…当初是我太激进…割袍断义是假…心悦于你…是真,阿瑶可愿给我一个机会。听了人的话孟瑶只觉得脑中似乎有烟花炸开不可置信道:你说你…心悦我?蓝曦臣看着他重重点头。孟瑶歪靠在了他肩上道:我亦如是…。蓝曦臣笑逐颜开抱紧了怀中人。

     晓星尘看着抱在一起的二人还有黏在一处的忘羡二人,只觉得刺眼。他看向薛洋,薛洋还睡着或者说是昏迷着,眉头依旧皱着似乎很难受。他想上前却又不明缘由,只好站在原地。

    薛洋这一睡就睡了三天。醒来时孟瑶和蓝曦臣在床边卿卿我我的,薛洋听了一会有些尴尬的咳了一声。孟瑶慌忙离开蓝曦臣去找了大夫。大夫把了脉说他已经没事了,再好好躺一段时日补补血气就好了。薛洋听到还要躺有些头疼,但是为了自己身体只好忍着了。

    他躺了半个多月,没有提过晓星尘的名字,晓星尘也从未出现过。二人就像是从没有过交集一样,薛洋偶尔会想起自己八年间的一切又有些嘲笑自己傻。终于被大夫批准了可以下床,薛洋一脸的兴奋。孟瑶本想带他直接离开却被薛洋几句话堵了回来。薛洋道:我是会走的,但是总要回义庄拿点东西,况且你要跟蓝宗主云深不知处,我又不去,所以你就放心的跟他先走吧。这么长时间蓝家的事怕是要堆成山了。你把我送到义庄门口就行了。孟瑶想了想只好点了头,扶着他走回义庄。到了门口薛洋就把孟瑶一把推向蓝曦臣的方向朝里走去对着孟瑶摆了摆手。孟瑶就和蓝曦臣走了。

    薛洋回去了,晓星尘正在打扫院子,宋子琛走了,他并没有跟着走。因为他想通了所有问题的答案。脑中正想着薛洋就看到人回来了。脚下无意正踩过他那天流下的血渍。晓星尘有些僵硬的开口:你回来了…如今身体可否好全了?可还有不适?你…话未说完薛洋就开口道:晓道长问的太多了,我只是回来收拾衣服准备离开的。日后天大地大再不相见。后会无期。说完抬脚走了进去。晓星尘听人要走一时有些慌乱扔了手中的东西就走过来一把把人拉住声音有些慌乱的问道:你要去哪?薛洋没有看他,反正也看不见。只是口中道:晓道长,麻烦放开,我去哪和你有什么关系?晓星尘听了这句话僵硬的放开了手,魏无羡在不远处看晓星尘一眼无奈摇摇头。

   薛洋进了屋摸索着收拾了些东西,其实他也没有什么东西,过去八年他多半是扮做晓星尘的样子,穿着他的道袍。如今摸索下来发现自己的东西几乎只有一把降灾了…苦笑一声拿起降灾准备离开。薛洋收拾的时候魏无羡在晓星尘旁边道:小师叔…薛洋可是真的要走。你真的想清楚了吗?晓星尘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门的方向站在原地。魏无羡无奈叹口气走开了,他和蓝忘机也准备走了。

   薛洋很快出来了,然后晓星尘又一把把他拉住了。薛洋一脸不耐的道:晓道长你到底想干什么?你要是想杀我直接动手就行了我又打不过你。你…话音未落就被晓星尘拉进怀里抱住了。晓星尘在人耳边道:我没有想杀你的意思。我…我喜欢上你了。薛洋不甚在意的道:哦…嗯?你说啥?晓道长这玩笑不能乱开…嗯唔…嗯。晓星尘突然就把人吻住了。半晌分开唇瓣道:我没有开玩笑…或许八年前我就喜欢上你了…只是…我不想在错过之后的时间了…薛洋,你留下好不好…

   薛洋有些无措。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也不知道该不该信晓星尘。只是心里有一点的喜悦涌出。想了一会他问:…晓道长,有糖吗?有糖吃…我就留下。晓星尘迅速掏出了几颗糖剥了放进人嘴里。薛洋嘴里含着糖由着人把他拉回去。

   魏无羡和蓝忘机和他们辞行离开了。晓星尘把他们送走。薛洋百无聊赖的坐在桌子边。晓星尘回来把糖放进他嘴里。似乎回到了薛洋还是无名少年的那些年。什么都没变却也变了。孟瑶知道了薛洋留下的事很是生气想去找他,然而并没能成功的从床上爬起来只好放弃。

   晓星尘和薛洋一直生活在义庄没有离开过。宋子琛回去过几次见劝不动晓星尘只好作罢。二人的生活中再没有曾经的恩怨情仇,只剩了柴米油盐酱醋茶。渐渐的明月清风晓星尘的名号渐渐被世人遗忘。二人安然度余生。

  


评论(12)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