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抚琴瑟

魔道沉迷曦瑶忘羡追凌晓薛其他请勿扰谢谢 不想撕只想好好看文产粮 对江澄不爱不黑就这样 群号看这里。群号码:901691976

忆平生六

        见他们都开始了闲聊,那女子翻了个白眼走上前说道,如今要准备看瑶瑶的记忆了,瑶瑶你要一起看还是先离开。金光瑶正想说离开就被蓝曦臣又握得紧了些,只好选择留下。

       很快那处水潭之中瑶瑶的身影出现了,大约三四岁的模样,看到邻舍许多小朋友们一同玩耍,眼中有些羡慕,想了一会还是迈着小短腿跑过去想一起玩,可刚一过去就被一个孩子调笑道:呦,这不是那个没爹的娼妓之子吗。那群孩子们笑作一团。彼时的孟瑶尚还年少听了人言红了眼眶反驳道:我不是…说话的那个孩子听他反驳一时气不过上来一把把他推倒按在地上打了一顿。

       小孩子们下手不知轻重,孟瑶很快被听到声响赶出来的大人们救起,可是得到的也他们对自家孩子的那一句离那娼妓之子远点,脏死了。孟瑶默默回了家,孟诗已经回来了。看他一身脏兮兮的样子正想训斥孟瑶就扑了过来大哭着问她为什么没有爹。孟诗身体就是一僵,她心下清楚那个男人只怕早就忘了她,她抱着孟瑶哭出声来,心里又是不甘心她的儿子这般惨兮兮的样子。孟瑶见她哭了一下慌了,小手随意抹去眼泪,手上被打了一顿留了许多小的伤口,沾了发咸的泪水一时有些抽痛却顾不得,对孟诗道:娘,我不问了,你别哭。孟诗终于止住了眼泪再一次拿出那套编好的谎言告诉他,什么金光善是个好男人好父亲,一定会来寻他们。可是渐渐的,孟诗哭的次数多了,孟瑶也没再问过。而彼时的孟瑶还专注的听着听了无数次的内容,尚不知这是毁掉他人生的最粗鄙漏洞最多的谎言。

         又是几年莺飞草长,孟瑶六岁了,深秋这天一大早他拿着一大盆衣服去了河边,一件件洗净,洗完准备回家时意外突生,他蹲了太久腿发了麻,一时没站稳直接栽进了水中呛了几口,岸上许多人在,自然而然看起了笑话没人愿意拉他一把。孟瑶也不在意,自己奋力游回岸边爬上来,身上湿了个彻底被冷风一吹就是一个激灵。他却一声没哭,原本拧好的衣服又湿了个彻底,孟瑶只好重新拧了端着盆回了家。几人注意到孟瑶的手上许多大大小小的伤痕…还有几处冻裂。

       回家之后他先是爬上凳子把衣服一件件搭好,又回了自己房间换了身衣服,把湿了的衣服放在一边准备下午洗,然后随意擦了擦头发就去了厨房,孟诗快回来了,要提前准备好午饭。孟瑶动作熟练的切菜洗菜,又生起火来,待锅热了将菜下锅一阵翻炒,有些费力,但终归是炒熟了,饭菜出了锅孟诗也刚好进屋,孟诗将饭菜端出来二人吃了孟瑶又收了碗筷去洗。到了下午洗衣服时上午落水的弊端终于展现出来,孟瑶还是没忍住生了病,整个人昏昏沉沉的。孟诗见他样子不对一摸额头发现整个人都快熟了。手上却还重复着洗衣服的动作,心疼不已的把人抱起来跑去医馆。大夫说了一大堆什么身体积劳成疾,营养不够等等。孟诗听的心焦又忍不住想,她的阿瑶该是人中龙凤,怎么就成了如今这般模样。想了一会脑中又浮现了一定要让孟瑶认祖归宗的想法。因为孟瑶生病的缘故,孟诗放不下心来只好同楼里告了一晚的假。

          画面外的金光瑶看着只觉得嘲讽,认祖归宗…蓝曦臣看看那个小小的孟瑶只觉心疼。薛洋默默感慨一句:难怪小矮子你做饭味道不错。金光瑶只默默回了一句:成美,你且住口。薛洋脸色一黑,但也没再说话。

          记忆中的孟瑶喝了药烧终于逐渐褪去,没躺多久就又要起身被孟诗拦下,孟诗久违的拥他入眠,让他睡得安稳些。孟瑶倚在母亲怀中沉沉睡去,第二日一早,孟诗已经不在屋中,孟瑶下地去寻看到人正在厨房烧菜。孟瑶才安下心来。

          时光飞快,很快孟瑶到了上学的年纪,孟诗省吃俭用强迫他去了学堂同夫子学习,又乱七八糟买了一堆剑谱回来让他练。孟瑶几次阻止未果,只好由她去,偶尔夜里闲暇时就去思诗轩跑堂挣些外快补贴家用。这日,孟瑶又去了,却被一脚从楼上踹下去,小小的少年跌的头破血流,母子二人被思思扶起。孟瑶始终没有抬头。再后来薛洋出现,几人共同生活了一段时日,薛洋离开。

         孟诗和孟瑶的生活并没有什么改变,蓝曦臣也清楚的看到了自己被孟瑶救回去那段时日,还有那些洗破又被补起的衣服,不觉面色微红。

        直到后来,孟诗忽然病了,病来如山倒,孟瑶每日想尽办法给人请大夫开药治病,坚持了半个多月,孟诗终究还是走了,临走前那晚紧握着孟瑶的手断断续续让他一定要认祖归宗。见了孟瑶点头终于放下心来永远阖了双眸。孟瑶小小的身躯,沉默的处理了母亲的后事,却在头七这一日于床畔痛哭一场。

        几日后就走上了去兰陵的道路,口中虽然只字未提,可心中对金光善到底是有期待的,临行前他赎回了薛洋的玉佩藏好。自此一个少年走上了不归之路。

       因为身上银两不多,一句省吃俭用勉强撑到了兰陵,孟瑶想,到了家中,爹一定会给他吃一顿饱饭的。然后就看到金麟台张灯结彩好不热闹,还未等他看清自己哥哥的面容已被一脚踢下去。孟瑶知道,娘和自己的梦都该醒了,他几乎身无分文,没有钱找大夫,所幸这许多年间认得些许止血的草药,他起身顶着满面的血走出城外,到了山中终于找到了几味草药随意按在伤口上面无表情。

       他想到一路上听到的消息,最终决定朝着清河聂氏的方向走去。入了聂家麾下,那日被一脚踢下金麟台的传播速度却比他的脚程快,却没有将众人的指指点点放在心上,在一番努力和算计终于得了聂明玦赏识,他也的确真心敬重聂明玦,可是好景不长,因为聂明玦发现了他杀了几名修士终究得到了那句娼妓之子。孟瑶跑了,去了温家。侥幸的了温若寒赏识,收为徒弟教了他许多还给了他恨生。可是最终还是还是被他一剑穿了心,其实那一刻的孟瑶是不忍的,平心而论温若寒对他真的很好…可他没有办法。温若寒那一刻脸上的错愕是让他有些愧疚的。那句轻声的师父,抱歉也终究飘散在风里没有人注意到。

        射日之征的大功,让金光善动了心思把他接回了家,取名金光瑶,换上了那一袭金星雪浪袍。可是有些东西已经变了。比如金光瑶的心态,比如金光瑶的笑容。云萍的那个小小少年,终究是死在了被踢下金麟台的那一脚中。

       薛洋忽然道:我早就和你说过的,你离那个位置越近只会死的越快,你不听我的,最后果然食言了没有活成老头子。金光瑶没有看他只是口中道:我是后悔的,可是我没有别的选择…薛洋道:这世间总是造化弄人的。没必要后悔,你活过。金光瑶闻言转头看他,薛洋也看着他,二人忽然相视一笑异口同声道:你我都活过。

      蓝曦臣和晓星尘看着二人心里想虽然知道二人只是单纯的好友但是我还是觉得头上有点绿…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