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抚琴瑟

魔道沉迷曦瑶忘羡追凌晓薛其他请勿扰谢谢 不想撕只想好好看文产粮 对江澄不爱不黑就这样 群号看这里。群号码:901691976

星落洋畔四

           他们旅游回来的第三个月时,林修琰和薛洋在一起了。他们再一次集体出去玩的时候宣布了这个消息,晓星尘也在现场,听完这句话就匆匆离开了。魏无羡有些担心的看看人离开的方向,把薛洋拉到一边小声问:你们是说真的?薛洋点头。魏无羡没再说什么就放开了他。

           自从在一起之后,薛洋只觉得生活中很多地方都变了,每天不管干什么都能看到林修琰,一开始觉得还不错可是渐渐地就有点烦了,毕竟每天不管干什么都有个人盯着你实在是一言难尽。晓星尘很少在出现在他面前,整个人每天除了喝酒就是喝酒,魏夫人终于看不下去了,去了人家把人骂了一顿,晓星尘一副颓废样子默默听着然后仍然没有变化。魏无羡无奈,又想了一个办法准备再帮他一次。晓星尘同意了。

           这天魏无羡把薛洋约出来,偷偷打通和晓星尘的电话,然后电话那边晓星尘和魏夫人大气不敢喘的听着,魏无羡也有些紧张的搓搓手,开门见山的问薛洋道:你对晓星尘到底怎么想,你…还喜欢他吗?薛洋听了这话向后靠坐在椅背上道:如果单说喜不喜欢,我确实忘不了他但是有些东西不是一句简简单单的喜欢就能解决的,魏无羡,你知道什么叫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吗?我现在不敢信他了…我从五岁认识他到当年二十三岁,整整十八年换来的就是一句恶心。你要我怎么办?晓星尘听了薛洋寥寥数语面上已经毫无血色,魏夫人心中不忍抬手挂断了电话。魏无羡看到已经挂断的电话偷偷收起手机又对薛洋说:好了,我们不提这些了,你最近还好吗?最近想见你一面都好难!薛洋无所谓的道:就还是那样啊,天天吃了睡,睡了吃,你天天忙着和你家蓝忘机窝在一起还顾得上想见我?说起来你们没准备生一个。魏无羡摆摆手说:不急不急,缘分到了再说吧。那我先回家啦。你一会什么安排?薛洋道:一会没什么事我也直接回家了。魏无羡嘱咐他早点回去见薛洋点点头魏无羡就走了。

          薛洋又坐了一会也觉得无聊,就起身回家了,然而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阴谋正在悄然地出现和酝酿着。那边魏无羡担心晓星尘的情况,急匆匆回了家和魏夫人一起劝着晓星尘,魏长泽和蓝忘机默默地看着他们,最后魏长泽实在看不下去问晓星尘:那你是不是准备彻底放弃薛洋了?就让你的那些亏欠永远存在?晓星尘下意识反驳:当然不是!魏长泽无奈看人:那你这不是有答案吗,既然有答案就把时间放在怎么补偿上。晓星尘正想再说什么电话突然响起,晓星尘接起来,是警局那边,晓星尘听了几句突然惊道:你说什么?越狱了?好的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回去。说完挂了电话道:师姐姐夫,常慈安越狱了,我要赶快回去一趟。魏无羡听了这话有些惊讶抬起头来说:常慈安不是洋洋那个案子的真凶?晓星尘点点头就走了。

         魏长泽夫妇有些担忧的对视一眼,魏长泽忽然道:你们在家待着,我也去局里看看,常慈安这个人心狠手辣,我怕这群孩子们经验不足应付不来。魏夫人看他一眼却没有阻止,给人拿了衣服道:小心。魏长泽点点头走了,魏无羡和蓝忘机把人送到门口。魏无羡回来道:妈你不去吗?魏夫人虽然很担心却还是摇摇头道:长泽和星尘可以处理好的。我需要做的是准备好一顿大餐等他们回来。魏无羡和蓝忘机对视一眼心下了然。

        暴风雨来之前的总是很宁静,直到晚上两个人终于开完会回来了,一家人坐在饭桌上沉默的吃着饭,没有人问他们开会的结果。不久魏无羡的电话响起来了,是金光瑶,魏无羡接通习惯性的调笑道:瑶瑶怎么了?想我啦?你说什么?洋洋一直没回去?他是不是和林修琰出去了?金光瑶几乎要急哭了和他道:我都问遍了,林修琰也没有和他在一起。他一个人能去哪啊。魏无羡先是安顿了金光瑶让他在家等他的消息毕竟有些事还得靠这几个警察然后挂了电话也慌了神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想着下午的事,他先一步离开了咖啡厅回了家,薛洋明明还答应他会早点回家的,片刻后魏无羡突然道:调监控,一定会有线索的。晓星尘他们几个早在听到第一句话就已经都围了过来,听到魏无羡这句话魏长泽迅速拿出手机拨了几个电话给曾经的同事们让他们帮忙查监控,挂了电话道:阿羡星尘你们别急,我认识的人多,肯定会找回来的。薛洋会没事的。现在你们在家等着,忘机你和我去看监控。晓星尘有些坐不住却被魏夫人拉住,星尘听你姐夫的。阿羡你也是,你们现在去了也帮不上忙。

         晓星尘和魏无羡只好在家等着,魏长泽和蓝忘机出了门赶去了警局。监控一幕幕的闪过,蓝忘机看到了薛洋的身影告诉了魏长泽,魏长泽赶忙又让人放大从看到薛洋开始的画面。不久,众人看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身影,是常慈安…很快他们就看到常慈安把薛洋弄晕带走上了不远处的一辆车。常慈安还挑衅的冲着最近的监控笑了笑完全不在意自己暴露的身影。

        魏长泽慌忙又开始想办法让人查那辆车的信息,可是车是套牌车,再加上很快就出了城,一时有些无处追寻,魏长泽心里庆幸幸好没有让阿羡和星尘一起来,可是心里却想不通为什么常慈安要找薛洋的麻烦。监控看完已经是半夜三点多,魏长泽干脆决定不回去就留在警局,蓝忘机也没有回去。

        他们几个在家等了一宿,连魏夫人都有些坐不住了,几个人一起来了警局,魏无羡又在电话里安慰了金光瑶一番让他放心等着,毕竟他怀着孩子不宜忧思过重。魏长泽看到他们出现心里知道瞒不住了,只好把薛洋被常慈安带走的事告诉他们。晓星尘几乎要急疯了。温情也动用了自己的力量去想办法找线索。

       另一边的薛洋昏迷了许久终于醒了,睁开眼睛就看到自己在一个似乎破仓库里,手脚被绑着在地上躺着,有三个在看着他的男人。一人见他醒了和另外两个说了一声就走了出去似乎要去告诉什么人,另外两个人仍然盯着他。薛洋偷偷小幅度活动活动手脚,被绑的太久麻的厉害,薛洋暗想这个情况实在不适合打架,也不知道他们发现自己被绑架了没有,又想到晓星尘叹了口气。很快一个人走了进来,薛洋眯起眼看了看认出来居然是常慈安。心里很是惊讶,他和常慈安早年曾经有过一些恩怨,但是常慈安现在应该是在监狱才对啊?怎么会在这里绑架了他?疑问盘旋在脑中还不等他问出口常慈安就先开了口:好久不见啊薛洋,被绑着的滋味怎么样啊?薛洋不搭理他。

        常慈安看着薛洋的漠视冷笑一声一脚踢在人胸口,薛洋闷咳了一声嘴角沁出丝丝血迹心里暗骂常慈安这个王八蛋下脚还挺狠。常慈安见人的样子冷笑一声招招手那两个男人走过来对着薛洋一阵拳打脚踢,过了很久常慈安制止了他们,薛洋已经被打的遍体鳞伤躺在地上,常慈安忽然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杀那家人吗?是因为你呀,我看到你和他们起争执了,所以我就顺手把他们杀了准备嫁祸给你,可是你身边还真是有几条好狗,一直不放弃要查,不过幸亏晓星尘是个傻的还是把你送进监狱了,可是最后还是被他们查到我了,你说如果我把你这幅样子拍下来发给你的那几个好朋友他们会不会疯啊?薛洋闻言心里一阵阵紧张可面上还是不显,张嘴吐出一口血沫说:狗这个字可不能在魏无羡面前提起来,他能跑出八十条街去。说完忍不住笑出声来。常慈安见人这幅样子也笑了笑然后拿起了放在一边的相机。

       薛洋这才发现刚刚自己挨打的过程似乎也都被录了下来,常慈安又把他如今的样子拍了几张照,然后用手机发了出去,薛洋清楚的看到他发给了金光瑶,魏无羡还有…晓星尘。薛洋终于忍不住有些慌了。他想到金光瑶现在还怀着孕,万一出了什么意外…还有魏无羡怕是也要担心了。至于晓星尘…薛洋不想承认自己最担心的就是他,他太了解晓星尘,晓星尘责任心重又爱多想,这也是他不愿意和晓星尘复合的原因之一,他怕晓星尘一辈子都活在自责里。这次他被绑架,晓星尘怕是又要胡思乱想了。

      但是不管薛洋怎么想,他们几个都收到了这段视频,果不其然收到了视频的三个人瞬间都有些撑不住,孟诗和江厌离也看到了。一时间整个金家兵荒马乱,蓝曦臣忙着安慰金光瑶,金子轩忙着安慰江厌离,金光善忙着安慰孟诗还要安排人手查常慈安。幸而温情还算清醒的把被无意间拍到的仓库背景一点点截出来让人去想办法找。另一边的警局里,晓星尘双目赤红的一遍遍看着,魏无羡靠着蓝忘机一阵懊恼,当时他如果再多待一会开车把薛洋送回家…而魏长泽也在安排人手做这和温情同样的事。

      四五个小时过去,终于找到了具体的位置,晓星尘迫不及待就想去救人却被魏长泽拦住,魏长泽道:我不反对你去,但是你不能自己去,晓星尘,你要知道你还是个警察,你面对的是一起绑架案,你必须服从组织纪律!晓星尘听了这话面色一僵,第一次痛恨自己警察的这个身份但却没法反驳,魏长泽看着也算被他一手带出来的人如今的样子终究有些不忍再训他,叹了口气软了语气道:你听话,我已经打电话掉了警力,很快就会有许多援助来了,如今虽然知道了位置但是毕竟不知道常慈安还有什么后手,你一个人去了薛洋只会更危险。再耐心等一等。魏夫人也劝道:是啊星尘,你就听你姐夫的,你想想如果你去了把薛洋救回来了但是你出事了,你让薛洋怎么办?晓星尘终于平静下来。


评论(12)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