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抚琴瑟

魔道沉迷曦瑶忘羡追凌晓薛其他请勿扰谢谢 不想撕只想好好看文产粮 对江澄不爱不黑就这样 群号看这里。群号码:901691976

星落洋畔二

         晓星尘听了师姐的话坚定了信心,然后回了自己家找出当初和薛洋买的情侣装,准备第二日一早去医院,又做了些薛洋最爱吃的鲜花饼准备带去,折腾完已经半夜十二点多了,随意洗漱一把上好闹钟睡下。第二日一早起来收拾好自己把鲜花饼热了热就去了医院,下了楼才想起车还在商场停车场,不想多耽误时间取车只好打车去了医院。到了病房只有薛洋自己,薛洋听到门响声以为是江厌离和江澄买早饭回来了,一抬头就看到晓星尘走了进来,穿着那件他出狱当天的同款情侣装。很快移开视线说:晓警官怎么又来了?没有犯人要抓吗?晓星尘不在意薛洋找茬的话,想伸手揉揉人的头发却被躲开只好收回手来,打开饭盒说:你应该也饿了吧,我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鲜花饼,赏个脸尝一口吧。说着拿起一块递到人嘴边,薛洋想要拒绝可是闻着熟悉的味道,肚子不由自主的传来叫声,听到晓星尘的笑声恨恨的瞪人一眼然后就着人的手重重的一口咬下去,大半个饼进了嘴里,一时有些噎得慌,晓星尘看人噎住了慌忙把剩下的饼扔进自己嘴里腾出双手给人喂了些水。薛洋这才顺过气来,躺下身来不再理他,晓星尘不在意人的无视只是把饭盒盖好说:饼就在里面,你想吃随时告诉我。薛洋说:不用了你走吧,东西也带走,我不爱吃了。晓星尘却只是坐在那里也不说话,薛洋心里一阵烦闷,正要再赶人可是江厌离推门走了进来,看到晓星尘也不惊讶,说道:星尘来了,早啊,正好我买的早饭多,阿澄又临时有事回去了,你也一起来吃吧。晓星尘点点头走过去先拿起了薛洋的粥走回来把床摇起些许坐下道:阿洋,来喝点粥吧,厌离姐一大早辛苦买的。薛洋不想理他可是江厌离的一片好心又不能辜负,江厌离也不看这边只是自顾自吃着自己的那份。薛洋无奈只好又就着人的手张口喝起来,一碗粥很快下去了一半,薛洋推开人的手表示自己吃饱了。晓星尘有些担心,一个成年人只喝半碗粥怎么能够,可是薛洋执意不肯在动口,晓星尘只好无奈收回手起身去了江厌离那里吃了剩的一份早饭。三两口解决了饥饱问题薛洋想这人饭也蹭了总该走了吧,可是晓星尘却又一次坐回他身边。薛洋:…晓警官,你该走了吧,慢走不送。晓星尘晃晃手里的手机道:不用担心,工作我请假了。江厌离噗的笑出声心里想这晓星尘为了追回阿洋还真的不要脸面了。薛洋见说不过人,无语的转头不再理他。

              没过多久魏无羡和蓝忘机来了,和薛洋说了等他出院要带他一起去旅游的事,只说自己和蓝忘机和他一起没有提到晓星尘,只是偷偷对晓星尘使了个眼色,晓星尘表示了解,薛洋不疑有他的一口答应,恨不得现在就去办出院,两人一起兴致勃勃的讨论去哪的问题,蓝忘机和晓星尘被遗忘在脑后都有些无奈。金光瑶因为怀孕还总是到处乱跑的缘故被孟诗和金光善勒令不许出门,只好在家陪金子轩看着金凌,蓝曦臣就在家中处理些事物,金光瑶百无聊赖的陪着金凌玩了一会,又不想打扰蓝曦臣,转了几圈也没事可做干脆回了房间睡觉。

             薛洋住了一个星期终于可以出院了,这一周晓星尘天天雷打不动的来陪他呆一整天,薛洋见赶不走人也放弃了,晓星尘心里想果然师姐的计划还是有效的。直到薛洋出院回了家收拾东西,金光瑶才知道魏无羡要带他去旅游的事有些怀疑也要跟着去,可是毕竟是孕期,蓝曦臣又走不开,孟诗最终也没有同意让他去,金光瑶有些郁闷但也知道他们的担心有道理,况且要是让他一个人走了没有蓝曦臣在身边他也是提不起什么兴趣的只好作罢。

            出发前一天薛洋在魏家住了一晚方便第二天一起去机场,薛洋上了车就看到晓星尘坐在驾驶座上冲他笑,出院这几天他一直没有见过晓星尘,就以为他终于被无视够了回去上班了,可是没想到会在这时候见到他,还有什么想不明白的,转头瞪了魏无羡一眼扭头回来就准备下车,可是车子却已经发动了,晓星尘说:这会再不走要赶不上飞机了。薛洋无语又不敢跳车只好安稳的坐着闭目养神。几人的目的地是法国南部一个安静祥和的海滨小镇,在飞机上度过了漫长的十几个小时终于站在了地面上,那边正是下午,魏无羡找到了提前找好的向导带他们先去了旅店准备好好睡一觉倒时差,分好了三个房间就各自回去睡觉了。这一觉就睡到了第二天早上,四个人碰了面一同吃了早饭就收拾了东西去了海边,清晨的海滩人并不多,薛洋兴致勃勃的换好泳裤租了冲浪板就下了水然后被几个浪花打翻狼狈的回了岸边,魏无羡看人这个样子笑得直不起腰来,晓星尘也忍不住笑出声来。薛洋黑着脸躺在躺椅上不再起身,魏无羡终于笑够了和蓝忘机下了水,晓星尘想叫薛洋一起却被人一句不去拒绝,只好自己去了。薛洋原本只是躺在那里看着海平线,可是大概是阳光太舒服,很快就睡着了。薛洋是被一个声音叫醒的,他下意识以为是晓星尘想都不想的开口道:你是不是有毛病?叫唤…睁开眼却发现是一个陌生的男生,那人见他醒来不好意思的笑笑道:抱歉吵醒你了,主要是因为现在海滩上只剩你旁边这个躺椅还空着,所以想问问能不能用一下。薛洋下意识想拒绝,但是最终点了点头。也不在意那人的道谢声视线看向海上,发现晓星尘仍在海上,魏无羡和蓝忘机早不知道跑去哪疯了。有些嫌弃的收回视线,身边那个男生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什么,薛洋有些心烦的想拿出手机看看时间突然想到手机还锁在柜子里,开口对旁边人道:现在几点了?那个男生看他终于理自己了虽然只是问时间也有点高兴看了一眼手机回答道:现在已经十点多了,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叫林修琰,是假期来这里玩的,你呢?薛洋无所谓的回答道:薛洋,我也是和朋友一起来的。二人聊了几句颇有些相谈甚欢,又知道了都住在同一个旅馆更觉得有缘。那边晓星尘终于从海里出来超薛洋走过来走的近了就看到薛洋旁边有个男生两个人聊的很开心的样子忙走过来做出一副熟稔样子问薛洋:阿洋,这位是?薛洋回头看他一眼,刚从水里出来的人身上还滴着水,薛洋不自然的撇开视线盯着手边的果汁没有计较他的称呼回答道:林修琰,也是来玩的。晓星尘看向那个男生,有些出乎意料的捕捉到一丝敌意又见人意有所指的看了薛洋一眼,晓星尘下意识想着…还没追回来的媳妇儿魅力太大给我找了情敌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但始终也没有太放在心上,却没想到就是这一个轻敌让他差点彻底和阿洋永远成为路人。

           晓星尘四下看看没有了位置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的把薛洋抱起来躺在他的位置让人靠在自己怀里。薛洋:…你干什么!晓星尘委屈巴巴看人:阿洋…冲浪好累的。薛洋看着人这个表情一时有些思绪飘忽,他见过晓星尘各种各样的表情但始终最怕看人这幅可怜巴巴的样子,面对着这个表情他没有一次不会心软的,即使现在…也一样。薛洋无奈的由着人去了,林修琰…情敌段位有点高怎么办…想了想站起身来说:…阿洋那你来我这里吧,我站一会儿。薛洋正准备同意就看到不远处蓝忘机扶着一瘸一拐的魏无羡走过来,魏无羡虽然没看懂这个局面但是看到空着的那张躺椅还是不假思索的躺上去了,蓝忘机蹲下身来给他按摩小腿。薛洋有些尴尬的对林修琰道:不好意思啊,这是我朋友,魏无羡你没事赶紧起来…魏无羡看了晓星尘一眼对薛洋道:你有没有良心啊洋洋,我腿抽筋了差点淹死你说有没有事,还好二哥哥在。说着冲蓝忘机扬了个笑脸。又转向林修琰道:不好意思啊占了你的位置,一会就还你。林修琰原本有些生气可是听了薛洋的话只好无奈作罢表示:没事没事,伤者为大,你抽筋了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吧,正好我也想站会。晓星尘看这个局面心里暗笑面上却不显,只是拿起果汁递到薛洋嘴边,薛洋随意喝了几口。

           过了一会蓝忘机终于站起身来抱起魏无羡,魏无羡喊薛洋二人一起去吃午饭,四人换好衣服一起去了餐厅,只有魏无羡和薛洋一句有说有笑。下午四人没有再去海滩,而是随意的在街头走着四处看,街头有许多流浪者,身边总是或多或少的摆着乐器或者画板,薛洋一时兴起还看了几场街头表演,多半是法语的民歌,薛洋不懂法语只是默默听着歌曲的旋律觉得很好听。曾经的薛洋也是很喜欢唱歌的,可是却已经很久没有再唱过了。薛洋听够了拉着魏无羡继续逛,走了不远看到一个小小的礼品店,在街角有几分神秘而静谧的气息,让薛洋想起了哈利波特,一时好奇走了过去,推门进去,店主是一个留着一把大胡子的老爷爷,看人进来也没起身只是点点头,薛洋看向柜台,摆着许多东西,每一件东西旁边都写着价格,魏无羡他们三个也走了进来,看了看没有什么想要的又不好空手离开,只好随意挑了一两件东西结了账等着薛洋,薛洋却收获颇丰的买了许多。

           几个人终于逛够了,看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决定回旅馆休整一番晚上去这小镇的唯一一家酒吧看看。入了夜,整个镇子都陷入了安静之中,几人去了酒吧,刚一进去蓝忘机和晓星尘就皱了皱眉,同样身为A的他们自然感觉到了这里面浓郁的A的信息素的味道,魏无羡和薛洋都有些不舒服,蓝忘机将魏无羡抱在怀里同样散发出信息素的味道魏无羡才觉得好受些,不怀好意看着魏无羡的那些A们感觉到并不输于自己的那个冰山男还有已经被标记过得魏无羡只好放弃对魏无羡关注。可这一下同样是O的薛洋就惨了,虽然晓星尘也第一时间就把人护在自己身边,但毕竟他给薛洋的只是一个临时标记,算不得什么,越来越多的人朝着薛洋走过来,薛洋被众多味道熏得阵阵恶心下意识靠在晓星尘身上闻着那抹熟悉的味道才觉得好些轻声道:你先带我出去。晓星尘不敢耽误一把把人打横抱起往外走,蓝忘机也抱着魏无羡紧随其后准备离开,晓星尘走到门口却被拦住,几个法国男人走上前来说着蹩脚的中文道:你可以走,O留下,华人的O还没有玩过呢,众人一通哄笑。晓星尘听到脸上一黑想硬闯出去却怕薛洋受到伤害,正纠结着就听一个女声传来:你们在我的地盘为难人问过我的意见了吗?众人听到这个声音似乎有些惧怕的四下散了,有两个强撑着留下堵着门的下一秒就被飞来的两个酒瓶准确的砸在头上。

             那两个人却不敢反驳什么捂着脑袋落荒而逃,很快一个女人从楼上走下来口中说道:现在他们两个都安全了,你们可以…晓星尘?薛洋?魏无羡?蓝忘机?居然是你们四个???听到人精准的叫出他们的名字蓝忘机脸色微沉,下一秒看到人的脸放下心来,魏无羡已经恢复了精神想起这个声音的主人惊讶道:温情姐???

           


评论(18)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