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抚琴瑟

魔道沉迷曦瑶忘羡追凌晓薛其他请勿扰谢谢 不想撕只想好好看文产粮 对江澄不爱不黑就这样 群号看这里。群号码:901691976

年少有为

      忍不住脑洞还是写了这个…是半把刀子

       薛洋要结婚了,晓星尘从魏无羡口中知道了这个消息,手中的花瓶径直落在地上后碎片四溅,晓星尘慌忙蹲下去想捡起来拼好却被划破了手指,这个花瓶是他和薛洋当年在一起时出去旅游买回来放在他们的家里的,七年都好好的,今天终究是碎了。魏无羡看人样子有些不忍还想说什么就听到晓星尘说:我知道了…替我…祝他幸福。无羡,你先回去吧。魏无羡无奈只好转身准备离开,离开前还是没忍住说了句:婚礼是在半个月后…是当年…你们订婚的酒店。说完这句话忍不住落荒而逃。晓星尘听到最后一句话只觉得心仿佛被劈开一样尖锐的痛,让他几乎有些站不稳,可是这一切终究不能怪薛洋,是他亲手推开了对他最重要的那个人。

         晓星尘仍然在持续的工作和生活,只是不断出错而已。蓝曦臣看不过眼终于在第七天的时候给人放了假,晓星尘却不知道该做什么,只好每天窝在家里看着薛洋的微信不停的点开又关住,而另一边看着晓星尘微信不断显示对方正在输入有没有任何消息的薛洋心里不断想着mmp,时间就这么到了薛洋结婚前一晚,薛洋还是没忍住录了一首我等你到三十五岁发到朋友圈,本想着这下晓星尘那个闷葫芦听到最后也该明白什么了,但是偏偏晓星尘喝了个酩酊大醉压根没有看,屋子里还彻夜的放着那首年少有为。第二天睡到日上三竿才醒来,看看时间已经是十点半,苦笑着想大概薛洋的婚礼已经开始了。打开手机却看到一大堆的微信消息和未接电话,最近的是魏无羡的,晓星尘点开,只有三个大字外加一串感叹号:朋友圈!!!!!!!!!!!!晓星尘有些发懵一个一个点开全都是让他看朋友圈的,连蓝曦臣和蓝忘机两兄弟都言简意赅的发了一句:朋友圈。晓星尘打开朋友圈滑了几下这才看到薛洋昨晚发的动态,晓星尘点开,听着人明显吸烟过多有些沙哑的嗓音唱着歌,晓星尘眼角泪水滑落,直到听到最后薛洋说:晓星尘,我知道我们之间有曾经许多误会,但是我只和你说一次,明天中午在酒店我等你到十二点四十,如果你不来我就随便找个人结婚,小爷的婚礼绝对不会发生没有新郎这种事。然后就结束了。

          晓星尘翻身起来一个用力过猛翻在了地上手忙脚乱的看时间,已经十一点了,晓星尘爬起来把手机充上电,匆忙的收拾好自己闻到衣服上的酒味自己都觉得嫌弃又迅速地换了一身衣服,即使已经是最快的速度时间也还是已经无情的到了十一点半,他快速跑下楼发动了车子一路狂奔,心里默默庆幸着路上的畅通无阻,提前以自己腰在代价让蓝忘机想办法疏通了道路的魏无羡微微一笑深藏功与名。可即使这样停在酒店楼下的时候已经十二点二十五了,晓星尘上了楼时间已经到了十二点三十五,薛洋似乎已经准备上台说话了,晓星尘狂奔过去一把把人抱住气喘吁吁道:我来了…,薛洋就看着自己像个傻子一样等了一中午的人喘的和狗一样跑过来抱住自己,终于忍不住红了眼眶低声道:我以为你不来了…晓星尘平复了些呼吸才说:阿洋的婚礼我怎么能不来?况且主角之一还是我,好了,我们先把婚礼办了我在和你解释好不好。     

          薛洋这才想起台下还有一堆人脸色有些发红,瞪人一眼拉住人转了身对着有些懵的宾客们道了个歉然后宣布婚礼马上开始。很快晓星尘换好了衣服回到红毯上站定,同薛洋交换了戒指,是他们曾经去选好的那一对。婚礼很快结束了,下午一群人去了金光瑶为薛洋准备的酒店里的“婚房”备了一堆小道具什么的不可说不可说,想当初买回这堆东西被蓝曦臣发现用了个遍什么的…不提也罢,想想金光瑶都觉得腰疼。魏无羡忍不住埋怨道:小师叔怎么给你发那么多消息都不回。薛洋嗤笑一声道:还用问?一猜就知道喝多了。晓星尘有些尴尬的笑笑抱紧怀中的人。众人又闹腾了一番终于舍得把空间留给了他们二人。

          晓星尘抱着薛洋小声道:怎么会想到这个办法?万一我真的没来或是路上…薛洋连忙打断道:胡说八道什么呢?你要是真的不来,大不了我就自己过一辈子呗,反正也过了三年,不差再多三十年。说着有些委屈的哽咽出声。晓星尘心疼不已抱住人吻上去,吻着吻着气氛就变了,薛洋想管他什么恩恩怨怨爱恨情仇,都抵不过洞房花烛。想着抬起双臂环住晓星尘的脖梗轻声在人耳边道:晓星尘,要我…今晚一切都听你的。晓星尘本就有些忍得难受,听了这话不再忍耐,二人一夜缱绻旖旎。拉灯!然后薛洋在床上躺了一个星期。





           结束啦…撒花!车你们自己想象吧,反正是两个憋了几年的老男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如果想看的人多我会写一下,反正我专业给自己挖坑往进跳,想看的评论敲2。就是这么与众不同!晚安啦。

    


评论(24)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