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抚琴瑟

魔道沉迷曦瑶忘羡追凌晓薛其他请勿扰谢谢 不想撕只想好好看文产粮 对江澄不爱不黑就这样 群号看这里。群号码:901691976

星落洋畔一

         是一位小可爱的点梗,私设ABO背景,蓝曦臣蓝忘机晓星尘A,金光瑶魏无羡薛洋都是O,江澄B,O都被被标记过了,洋洋在监狱流过产然后自行戒断了标记身体大伤,洋洋是金家养子,曦瑶忘羡都已经在一起了,主晓薛,虐晓星尘,结局会he,私设羡羡父母,江澄父母姐姐都在,父母定居国外,金光瑶不是私生子和金子轩一母同胞,母亲孟诗父亲金光善,温情后期会成为洋洋的主治医生,轩离已经结婚有了金凌,羡羡父母都是警察,已经退了休,因为不知道藏色散人的本名,就称呼为魏夫人了,晓星尘叫她师姐。晓星尘被羡羡母亲帮助过也成了一名警察,大体就这些。


          






            薛洋出狱是在一个夏日的中午,伴随着身后狱警官方的嘱咐让他出去好好重新做人的声音往出有些,身上还是一年前穿进来的衣服,薛洋出了监狱大门时看到久违的阳光有一种重见天日的感觉,对面不远处,金光瑶,魏无羡,蓝曦臣,蓝忘机四个人都在,除了那个他最想看到又最不想看到的人,薛洋抬步走了过去,魏无羡和金光瑶上前拥抱住人异口同声笑着道:洋洋,欢迎回家。薛洋笑着点点头,蓝家两兄弟同他点头示意,然后迅速把金光瑶和魏无羡各自拉回自己身边,薛洋有些无语又嫌弃的看了一眼就迅速扭过头去,却无意间看到站在不远处一颗树边看着这边的晓星尘,愣了愣神就转身上了副驾驶,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笑,心里想不通晓星尘还来做什么?靠在车座上,思绪飘回一年前晓星尘亲手把自己送进监狱时的场景还有那句薛洋…你真恶心,心中泛起一阵寒意,他和晓星尘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从小就认识,在一起整整三年,可是一年前,有一天薛洋路过一个小区时被监控拍下,当晚那个小区有一户人家一家五口被灭门都是一刀毙命,曾经和薛洋有过争执,作为警察的晓星尘看着所谓的这些证据坚持认为薛洋就是那个凶手并且亲手把人送上法庭,薛洋忘记自己当时说了多少句他没有了,但是只得到了了那人的一句在证据面前你还要反抗到什么时候?薛洋…你真让我恶心。当时薛洋放弃了所有的挣扎和抵抗拒绝了金光瑶为他请的律师,在法庭上点头承认了一切。可是当时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怀孕的事,监狱那种环境一个O本来已经处于弱势,况且又揣着孩子,再加上薛洋又万念俱灰连金光瑶他们都不见,完全放弃了一切希望,很快再一次单方面挨打的时候被一脚踹在肚子上,几乎血流成河,狱警很快给金光瑶打了电话把人送去医院却还是晚了,薛洋直到流了产才知道自己怀孕的事,他在医院住了一周,晓星尘听师姐说了薛洋住院却没有出现过一次,薛洋忽然就清醒了,决定戒断晓星尘的标记,每一次的发情期几乎把抑制剂当水喝,足足七个月终于成功了。他也配合了金光瑶和魏无羡的坚持努力把那天发生的所有事都说出来,金家蓝家江家不停的追查当天的所有发生的事,如今终于找到了真正的凶手,重新翻案,凶手也对自己做的事供认不讳,重开庭那天晓星尘也在现场,听完了凶手说的清清楚楚的杀人过程还有薛洋当时那模棱两可的回答,他终于发现自己错的有多离谱,直到宣布了结果薛洋才终于能够离开监狱。薛洋从回忆中醒来,看到几人都已经上了车,车子平稳开动,从仍站在原地的晓星尘面前经过,晓星尘看到了薛洋,似乎瘦了很多,他知道他们要去哪,师姐也告诉了他金光瑶他们今天要庆祝薛洋回来,可是就连无羡都没有问他去不去…想想也是,他做的那些事足够让薛洋恨他一辈子,又怎么可能愿意见他,再加上金光瑶几乎把他当做眼中钉一样的防备着,晓星尘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悔恨包裹着无法自拔,明明当年薛洋一直对自己说他没有…可是自己却一直都没有相信他,还对他说了那种话…车子贴着晓星尘开过去,魏无羡也看到了晓星尘撇撇嘴却没有说话,毕竟当初的事是他做的太过分,也该让他受到点教训,就等一段时间再帮他好了,可是魏无羡却没想到没等他帮晓星尘薛洋就出事了。金光瑶看见晓星尘却只觉得一阵恶心,却没敢在薛洋面前提起只在蓝曦臣耳边悄声道:晓星尘这什么意思?一脸死了人的表情恶心谁呢?当年明明是他不分青红皂白定了薛洋的罪现在还一脸假惺惺!蓝曦臣轻轻把人拥住安抚着,又一手抚上人尚还平坦未见隆起的小腹一下下摸着。很快车子停在了金家门前,孟诗金光善金子轩江厌离藏色散人魏长泽江澄已经等在门口,薛洋一下车就被孟诗一把拉进怀里抱住泣不成声,薛洋一言不发任人抱着。众人都红了眼眶,毕竟这一年薛洋吃了太多不该吃的苦。金光善虽然也心里不是滋味但是毕竟一群人站在门口哭也实在不太好看,开口把所有人都叫进了屋里,孟诗把薛洋拉进去,让薛洋回房间去洗洗澡换衣服下来吃饭,薛洋点头上楼,推开房间门,一年没有人住过的房间却还是干干净净的,一切都和他离开那天一模一样,薛洋打开衣柜,衣服已经都换了新的,吊牌都还没剪,薛洋随手拿了一身去了浴室,水已经放好了,薛洋任由自己泡在水里,他想这一年的磨难终于到头了,他回家了。很快把自己收拾好换好了衣服下了楼,蛋糕也正好上了桌,有一个小孩子坐在儿童椅上,嘴里念叨着蛋糕流口水,被魏无羡抱起来戏弄了一阵终于把小家伙惹哭了被赶来的江厌离抱进怀里哄着,金子轩敢怒不敢言的看着,薛洋想原来金凌都这么大了,他走的时候金凌还在襁褓里呢。众人都上了桌坐下,一大堆人其乐融融的开着玩笑,没有人提起那些过去,只是安稳的守着现在。一直闹腾了一整个下午,晚上众人终于有些熬不住了,让佣人收拾了桌子众人都各自回家回房间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薛洋早早的就睁开了双眼,看了眼时间发现才六点多,天色已经大亮,薛洋想平时的这个时候就要起来去跑步然后抢早饭了,想了想摇了摇头,告诉自己该改掉那些习惯了。一直躺在床上想再睡一觉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心里有些烦躁干脆拿起了手机,手机屏保还是他和晓星尘的合照,薛洋打开相册准备换掉却发现大部分都是和晓星尘的合照还要单拍的晓星尘,薛洋有些自嘲的笑笑,以前都没有觉得原来这个人占据了他那么多重要的时间,就是到了现在看着这些照片他都能想起每一张的故事,想要删掉却又舍不得,一张张翻过去任由泪水迷了眼终于狠下心全部删除又按了确定,删除到一半却又手忙脚乱按下取消,还是有许多被删除掉了的。突然微信收到一条消息,是晓星尘的,薛洋猛的爬起身来点开,只有五个字:阿洋…对不起。薛洋没有回复,起身收拾好自己。下楼吃了早饭就想出门走走,金光瑶起来喝水看到他要走心里一惊忙把人拉住,听到人只是要出去走走有些尴尬,但还是没有松手把人拉回来说:你在这等我,我也要去。薛洋无奈点了头,于是他想出去转转的计划就成了看曦瑶忘羡轩离秀恩爱,薛洋:…mmp,这狗粮吃的我噎得慌。于是果断把江澄也拉来一起了,江澄:mmp,一群狗男男,除了我姐!众人出去这一走就走了一整个早上,商场被逛了个遍,全程被围观着仿佛是什么珍惜动物,江澄脸黑的不成样子,江厌离回头看到他的样子被逗笑了走过来安慰了几句,薛洋走到商场糖铺子前再不肯挪动一步,金光瑶无语的给人买了一堆人这才眉开眼笑的继续走。又逛了一会正准备去吃午饭的众人,碰到了迎面走来的晓星尘,魏无羡看到金光瑶盯着他仿佛要喷火的双眼,耸耸肩表示不是他,金光瑶将信将疑的盯着他又一次得到了同样的答案,视线扫过蓝忘机看到人微微点头,心里更加疑惑这人怎么来的,蓝曦臣点点他手机,金光瑶拿出来看到薛洋发的朋友圈,是拍的他们几对的背影,配了一句狗粮吃到撑死,还有定位!一时有些恨得牙痒痒,可是薛洋当时确实是一时忘记了。薛洋站在原地当做没看到一样吃着糖,晓星尘走过来到他身边声音有些发抖的说:阿洋…糖吃太多会牙疼的,你…薛洋忽然开口:晓警官,我和你很熟吗?我吃个糖你也要管?晓星尘听到人冷漠的声音还有眼中的冷漠面上瞬间血色全无,低声说:我不是那个意思…薛洋也不理他,气氛一时很尴尬。魏无羡看了一会摇摇头道:那个…反正也是要去吃饭,小师叔就一起吧…声音一个字低过一个字,只觉得要被金光瑶的视线射成筛子了,怂巴巴缩进蓝忘机怀里不敢动,晓星尘听了魏无羡的话正要点头就被金光瑶一句不欢迎怼的有些尴尬,江厌离终于看不下去出来打了圆场又一次邀请他一起,这下金光瑶也不好再说什么,江厌离心思细腻自然没错过薛洋看到人出现的那一瞬间眼神亮了一下,心里想着这解铃还须系铃人果然没错。薛洋见江厌离同意了只好不再发表意见,众人去了薛洋曾经很爱吃的一家餐厅找了个包间,金光瑶刻意把晓星尘安排在离薛洋最远的地方,薛洋不在意的坐着,很快菜上齐了,薛洋曾经最讨厌吃的一道菜被摆在了他面前,众人都知道他讨厌那道菜到看一眼都不肯好好吃饭的地步,金光瑶正准备换一下位置就被薛洋按住金光瑶不解的看人摇了摇头说:不用折腾了,就这么放着吧,现在也没那么讨厌了,毕竟在里面有的吃就不错了。说着还往嘴里塞了两口,金光瑶看人这幅样子,扭头红了眼眶瞪了晓星尘好几眼,江厌离都忍不住看了晓星尘一眼有些斥责,可是看着晓星尘也惨白的脸色又觉得无奈,毕竟在座的众人里晓星尘绝对是那个最心疼薛洋的,毕竟当年他宠薛洋的程度有目共睹,可是好好的一对情侣怎么就被晓星尘搞成这幅鬼样子,忍不住对薛洋的心疼没忍住瞪了晓星尘一眼…江澄却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站起身来就把那盘菜拿远了又把薛洋最爱吃的摆在他面前说:别废话了,以后饿不着你,以前不爱吃什么以后也不用爱吃。薛洋无奈点点头,然后埋头猛吃,魏无羡有些看不过眼说:你慢点吃,别噎着。然后下一秒薛洋低头一阵猛咳,一张脸咳了个涨红抬起头说:魏无羡你这个嘴是不是开过光???魏无羡…怂巴巴不敢说话低头吃饭。晓星尘听着薛洋刚刚一阵猛咳的声音有些担心,下意识想起身想到了什么又坐了下来。众人开始吃饭,吃过饭都有些困乏,决定在餐厅包间里小憩片刻。薛洋看着成双成对有人靠的众人还有早就霸占了唯一的沙发的江澄心里一阵mmp无奈的靠着椅背睡了过去却有些靠的不舒服皱皱眉头,晓星尘看到人皱着的眉想过去可是却心知自己如今已经没有这个资格了,只是目不转睛看着薛洋渐渐入睡的脸庞,却忽然发现有一丝不对劲,薛洋脸色忽然有些发红,晓星尘悄声走过去手摸上人额头,果然是发起了烧,晓星尘看看睡得东倒西歪的众人不敢再等把人一把抱起走了出去,嘱咐了在门口的服务生屋里人如果醒了问他们去哪了就说去了医院就走了,薛洋迷迷糊糊间感觉到熟悉的怀抱,不停的往人怀里蹭,口中呢喃着:晓星尘,我难受…一如当年每一次生病时的样子,晓星尘哄着怀中人脚步不停出了商场也没有去开车,打了个车直奔医院。很快赶到医院,抱着人进去挂了急诊,薛洋已经有些神志不清,医生检查了一番说:又是他啊,他没什么大事,这是强制戒断标记的后遗症,每个月都会这样,先打了退烧针等人醒过来熬吧。说完就要走,晓星尘听到强制戒断标记有些心疼,又恨自己做的那些蠢事,见医生要走连忙叫住医生问道:强制戒断标记会有什么后果?要怎么彻底解决?医生说: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找个A再次标记,不过最麻烦的不是这个,而是他流产之后没养好身体就强行戒断,发情期大概也只是靠着抑制剂度过的,对身体损伤极大,你是他的A吗?晓星尘听到流产两个字猛地想起了薛洋方面住院的事,又听到医生的问题正想回答就听金光瑶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他不是。下一秒快步走过来,动作快的让蓝曦臣有些惊慌生怕人摔倒,众人也都走进来,晓星尘没有理会金光瑶的话,只是涩声问医生:他流产是怎么回事?医生看了他一眼猜到了什么说:你和我来办公室吧。说完转身往外走,晓星尘让薛洋躺在床上给人盖好被子跟了出去。到了办公室,晓星尘听医生说:这事大概有一年了,他那天是被警察送来的,好像是在监狱挨了打被一脚踹在肚子上了,病人当时也不知道自己怀孕了,抢救了三个多小时也还是没保住那个孩子,他当时身体状况特别不好,长期挨打加上营养不良,我们检查过发现他全身骨头都断了好多根,病房里那个金先生当时是准备保释他住院的,可他只住了一个星期就回了监狱。大概就是这样的情况,也不知道从哪找的这么不负责任的A。晓星尘听完医生的话只觉得整颗心传来剧痛,当时他知道薛洋住院,但他并没有在意,再加上知道金光瑶他们在照顾他更是没在关注这件事,可是他不知道阿洋流了产,阿洋在监狱里到底吃了多少苦…医生看人一眼说:如果你认识他之前A可以告诉他一声,病人因为强行戒断标记导致发情期彻底紊乱了,虽然让别人标记也可以,但是仍然由他来给人这个标记是最好的选择,病人如果再这么靠着抑制剂面对发情期下去,身体会彻底垮掉,现在好好配合找个A养几年以后保不准还能要孩子。行了没什么事了,你回去吧,我要工作了。晓星尘浑浑噩噩的说了句谢谢就起身往出走,到了门口一头撞在门上才恢复了些思绪,回到病房门口,蓝曦臣他们几个都在门口,晓星尘有些奇怪却只是打了个招呼没有多问,薛洋似乎还没醒,晓星尘忽然就想通了,所有的想法都变成一句话,不过有多难,有多少拦路虎,他也要追回薛洋然后和当年一样宠着他的阿洋。晓星尘坚定了内心想法走了进去,却闻到一丝甜腻的气息,晓星尘知道这是薛洋的信息素的味道,想走上前就被金光瑶拦住,面色不善地问他:你干什么。江厌离上前轻轻把他拉开说:阿瑶,稍安勿躁,你先出去,我和他谈,听话。金光瑶虽然不甘心但是江厌离还是可信的,再加上魏无羡拉着他只好走了出去,病房里只剩了他们三个人,江厌离说:星尘,这一年薛洋受了太多的苦,阿瑶一时紧张也正常,你别介意,当初他在监狱里时,一开始是根本就放弃了所有希望的,不管谁去他都不见,在里面打不还手,直到那次流了产,我们接了电话赶去医院,你知道他当时流了多少血吗?其实那个孩子本来或许还是有希望保住的,可是阿洋扒着手术室的门不进去,一直念叨着等等,拖了半个小时终于放开手了,他一直在等你可你始终没露过面,你明明知道他住院了为什么不来!失去了那个孩子薛洋才开始配合我们的帮助调查,直到抓住真凶,薛洋要强行戒断标记的时候我们都不同意,可是他还是坚持了,你知道监狱有多少A吗?薛洋却撑了足足七个月,每次发情期都靠大量抑制剂撑着,你知道对于一个O而言有多难吗? 我言尽于此,如今阿洋又到了发情期,我不想在看他用抑制剂,你可以给他临时标记但是你要想好他醒来之后怎么面对他,当然前提是你愿意,如果你不愿意我就再去找个A来。薛洋身边不是非你不可,你要明白。晓星尘听着她的话想到薛洋靠在另一个人怀里的场景只觉得刺眼,毫不犹豫的说:不会的,我想好了,我一定会追回阿洋,我犯的错我不会否认,但是我会努力弥补的!江厌离看他一眼说:话说的天花乱坠也没用,就看你的表现了,我先出去了。说完就离开了病房,晓星尘看着薛洋,苦笑一声把人抱起来一个临时标记很快完成,薛洋呼吸渐渐平稳,晓星尘一直坐在病床边想着曾经和薛洋之间所有的回忆,到了晚上人终于醒了,一扭头看到晓星尘脸上就是一黑,感觉到自己身上那一丝熟悉的信息素的味道,声音发抖地问他:你标记我了?晓星尘原本看到人醒来的喜悦瞬间消失了,轻声道:只是一个临时标记…你不用…薛洋忽然开口轻声道:你走吧,我不想看见你,滚。晓星尘还想说什么,薛洋却不给他这个机会,手指着门的方向说:你走吧…算我求你了。说完就闭住双眼不再理他。晓星尘说了句你好好休息吧就走了出去。薛洋听到人走了的声音睁开双眼一直盯着门的方向。晓星尘出去后,外面只有江厌离和江澄姐弟两个在了,江厌离看人出来走上前问他薛洋怎么样了?晓星尘给她说了,江厌离听到薛洋让他出来然后他就真的出来了,一时忍不住怀疑这人怕是个傻子却没有说出口只是点点头说那你走吧,阿羡走的时候让你去他家,魏伯母找你,你快去吧,今天我和阿澄留下。晓星尘点头离开,江厌离看人走的干净利落摇了摇头推门进去,薛洋还没来得及收回视线,看到是江厌离,有些失望的扭过了头看着天花板,江厌离笑道:别看了,让他先回去了,你说你何必呢,赶人走的时候那么干脆,然后自己又舍不得。薛洋梗着脖子嘴硬道:谁舍不得他个大猪蹄子了?江澄冷笑一声说:那刚刚是谁望门欲穿的?薛洋:…反正我说不过你们。

            晓星尘回到了魏家,先去了他平时住的房间洗了澡换了衣服下楼看到师姐和无羡都在沙发上坐着在等他,走过去坐下和人讲起了今天发生的所有事,听人说完之后,母子二人都有些无语,魏无羡道:所以他让你走你就真走了?晓星尘有些迷茫,魏夫人看他一眼说:阿羡你先回去睡觉吧,再不回去忘机一会要出来抢人了,我和他聊吧。魏无羡点点头上了楼。魏夫人起身拿了几听啤酒回来放下坐在人身边打开给人一个,看人接过忽然开口道:星尘,对不起,当年我是知道薛洋流产的,我故意没有告诉你是因为我不想让当时的你为难,当时你一心认为薛洋是凶手,谁说什么你都不肯听,可是我没想到薛洋会直接选择戒断标记,那时候听阿羡说了我是想赶快告诉你让你去阻止的,可是刚说出薛洋的名字你都不愿意再听下去我只能看着你一步步走错,当时我知道你会后悔却没想到来的这么快。你现在对薛洋到底是什么想法?愧疚还是爱?晓星尘听了这些话恨不得打死那时候的自己,听到最后一个问题不假思索道:更多的是爱,但也有愧疚。魏夫人看他:星尘,既然你知道自己心里的想法就不要再迟疑,如果你还想薛洋回你身边那以后就不要那么听话,就算是临时标记也一样是个标记,被标记的O总是需要A陪着的,可你倒好,他一句话你就真的走了,你不能这么傻乎乎的听话啊,你听我的,明天早上起来就去医院,薛洋会赶你三次五次甚至十次八次,但是他不会赶你走一百次,我可是听说诗诗和阿瑶都在准备给他安排相亲,你年纪也不小了,别等到看着薛洋要结婚了才知道后悔,过几天薛洋身体好一点我会让阿羡带他去旅游,你也一起去,自己把握机会,我也只能帮你这么多了现在。晓星尘默默点头。


评论(20)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