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抚琴瑟

魔道沉迷曦瑶忘羡追凌晓薛其他请勿扰谢谢 不想撕只想好好看文产粮 对江澄不爱不黑就这样 群号看这里。群号码:901691976

忆平生五

          那年三月中旬,薛洋正式进入金家成了金家客卿,着手研究鬼道和阴虎符,颇有一番成效,被金光善所重视。日子就这么风平浪静了一段时间,这日是金子轩的生辰,金麟台一片热闹,薛洋拉着金光瑶一同上了街,又一次掀了摊子,金光瑶跟在人身后赔了钱,就这么东走西蹿的的逛了一整日,直至黄昏时,薛洋把人带到一间小屋前示意人进去,金光瑶伸手推开门走进去发现,这屋中所有的摆设都和当年云萍时的家一模一样,唯一多出来的就是孟诗的牌位,是新刻出来的,薛洋跟在人身后进去,二人都一言不发。薛洋也不管他自己去了厨房煮了两碗面端出来放在桌上道:嗯…我也不知道该准备什么给你,想了想这个似乎最合适,为买这房子我可是花了好多钱的!你…可不能嫌弃啊。过来吃面吧…没有孟姨的好,也给不了你一大桌子菜,凑合吃吧…寿星,生辰快乐。金光瑶低着头坐在那吃了起来,似乎是刚刚出锅的面太热了,金光瑶只觉得自己的眼眶被热气打湿了,红了起来,很快一碗面吃完也没有抬头。薛洋见人吃了才端起另一碗往嘴里扒拉着,气氛很静。薛洋吃完了准备去洗碗,金光瑶忽然道:谢谢,虽然面…还是没有我娘的好。薛洋头也不回的道:那你也吃了。二人忽然就同时笑出声。薛洋洗了碗出来,金光瑶已经铺了床准备躺下,薛洋问:不回去了?金光瑶沉默点头。薛洋走过去从怀中摸出一把钥匙放在人手里道:那就住下吧,以后也随时可以回来。看着当年往事的金光瑶忽然道:其实当初我是想过什么都不要了就住在那里过完这一生的,可始终是天不遂人愿。这边的薛洋道:只要房子不塌,你随时都能回去,塌了我就再给你弄一个。蓝曦臣看着金光瑶,心里有些涩然的想:原来从始至终,我都似乎并不真正了解阿瑶想要的是什么。其实那个生辰,他也有给金光瑶准备礼物可是他的礼物比起薛洋的,实在是太过微不足道,又一天都没见到人,也问过门生却无人知晓,不过如今想想也是,金子轩的生辰谁会在乎金光瑶在哪呢…记忆里的二人相依而眠一夜无梦。

            第二日二人起来,回了金麟台,金光瑶刚进去就被金夫人迎面砸来一个茶盏,砸到了金光瑶额头上,又听人道:昨天子轩生辰你去哪了?为什么不来招待宾客让人看笑话?当真是没有教养!金光瑶习以为常正要道歉被薛洋拉住,薛洋道:金夫人这话好奇怪,你们金家没有下人吗?要让他招待宾客?让金家二少爷招待宾客就是金夫人的教养?金夫人从未被如此顶撞过一时有些气急败坏,可是知道薛洋对金家的重要性又不敢骂他,再加上闻声赶来劝她的金子轩,最终还是作罢了。薛洋拉着人回了自己的住处一把摘掉人的帽子,头上已经一片淤青,无语道:你怎么都不躲一下的?金光瑶摇摇头没说话。薛洋给人随便擦了点药就又把人拉出去道:你回去吧,我要去炼尸场了,金光瑶点头,二人分开。平静的日子过了不久,他们就遇到了晓星尘和宋子琛二人,闹了一番不愉快,这件事很快被薛洋抛之脑后,晓星尘却有些尴尬。可是好景不长,很快晓星尘三省擒薛洋,薛洋屠白雪观,晓星尘挖眼。在座的四人都沉默的看着,那女子终究有些不忍心,将这一段草草而过。之后金光善死去,金光瑶力排众议成了仙督,再各地建瞭望台护一方百姓。而百家对薛洋的不满声越来越大,金光瑶有些焦头烂额,薛洋主动来找了他道:有什么好愁的,杀了我不就行了。金光瑶看着他不说话。薛洋又道:反正他们要的是世界上没有薛洋这个人存在,你满足他们就是了。反正你又不会真的杀了我对吧,对了,你知不知道这世上最重要的是什么?金光瑶道:我自然不会杀你,既然如此,我会安排好这场戏的,以后的日子…你自己小心,最重要的东西?不知道,阴虎符你先拿着吧。薛洋奇怪道:你不要吗?金光瑶沉默半晌道:我希望永远用不到。薛洋也沉默了一会道:那你也小心,还有那个聂怀桑,最近小动作颇多,你要当心。金光瑶闻言笑了笑道:我也很好奇怀桑能做到哪一步,我是没什么好怕的,就算真的有事不还有你薛客卿保护我吗?薛洋无奈摇摇头道:你就仗着我宠你为所欲为使唤我吧,走之前…再给你束一次发吧,金光瑶点头坐到了梳妆台前,薛洋把人束好的发解开拿起了梳子开始梳,很快发束好了,薛洋忽然道:你有白发了,金光瑶随意点点头,薛洋看人不在乎的样子翻了个白眼道:既然如此你就好好活到八十岁,你可不能…比我早死。金光瑶突然就笑出声来没有说话。薛洋看他一眼道:我走了。金光瑶只道:再见。这话出口说者无心却听者有意。蓝曦臣又看看面前互相投喂水果的二人,再也忍不了了,起身站起走过来一把把金光瑶打横抱起回了自己的位置,金光瑶不断挣扎却不敌蓝家人的臂力。薛洋站起身抽出降灾对准蓝曦臣道:蓝宗主把阿瑶放下。蓝曦臣却不在意对准他的降灾意有所指道:这次我绝对不会在放手,死都不会。薛洋怒道:那你就去死好了!说着就要提剑刺来,电光火石间被霜华挡住了攻势。薛洋看到霜华更觉得悲愤,身子一抖喷出一口血来向后倒去,晓星尘心里一惊一把扔了霜华跑过去把人接住抱在怀里,薛洋已经昏倒了,唇边还有些血痕,晓星尘想给人擦去,可是直到擦了一手血污也没有擦净,反倒让人脸上花了一片。蓝曦臣实在看不过去了,抱着金光瑶不松手走上前来从袖中掏出一方手帕递给了晓星尘。晓星尘接过给人擦干净了。金光瑶仍是一脸的不放心道:蓝宗主,麻烦你把我放下来,请晓道长也离阿洋远一点吧,我们这等罪人,莫再脏了你们的手。蓝曦臣听了这话,心里有些难过,果然阿瑶是不愿意原谅自己的…这也在所难免,可是如果放开或许就彻底无法挽回了…想起曾经和金光瑶的种种以及可能会彻底失去金光瑶,蓝曦臣道:我不会放开你的,阿瑶,我不奢求你现在就原谅我,但是我只想要一个和你重新开始的机会。金光瑶听着蓝曦臣的话,心里思绪万千,却还是道:你先把我放下来我就考虑答应你。蓝曦臣一喜就把人放了下来。金光瑶反手一剑刺向人胸膛,却是终究不忍心刺向心脏的方向只在无关紧要之处浅浅刺入一个剑尖随即拔出收剑,问道:蓝宗主疼吗?随后转身走向薛洋身边从怀中拿出一瓶药放入薛洋口中一粒就要把人带走,晓星尘却不肯放手,一时气氛有些尴尬。蓝曦臣站在原地没有处理伤口,任由血不断流出心里想起曾经…每次同金光瑶一起夜猎时,他受了伤金光瑶都是急急忙忙给他上药又叮嘱他小心,可是如今…真的好疼…被信任的人一剑刺入胸膛…又想起金光瑶那句话,只觉得心脏传来一阵剧痛,一时支撑不住身躯倒在地上。晓星尘和金光瑶听到声响扭头看过来,就见蓝曦臣胸口仍在出血却仍然看着金光瑶的方向,胸前的衣物已被尽数染红。晓星尘想过去给他处理伤口又不想放下薛洋,只好对金光瑶道:敛芳尊你就过去给泽芜君处理一下吧,血在这么流下去人会撑不住的。金光瑶却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只是看着蓝曦臣心里想,他从未见过这人这幅狼狈模样,便是曾经受了伤也仍是一副翩翩公子的不凡气度,渐渐的所有的思绪都成了一个念头,金光瑶想什么杀身之恨穿心一剑…都无所谓了,他只想让眼前人好好的,和从前一样。金光瑶快步过去把人拉起来拿出了伤药给人敷上,蓝曦臣看着金光瑶忽然就一把把人拉进怀里紧紧抱住。金光瑶感受到自己肩上的衣物湿了一片,迟疑了半晌伸出手把人从地上拉起来坐到椅子两把椅子上沉默不语,只是手却一直握在一起没有分开。晓星尘也把薛洋抱到一边坐下,让人靠在自己怀里,看着薛洋晓星尘有些迷茫,有些不知自己为什么要接住他。薛洋悠悠转醒看到身边的晓星尘突然就飞奔跑开了。想回金光瑶身边就看到蓝曦臣坐在那,薛洋:…???我就睡了一觉世道就变了,小矮子你??金光瑶抬头看他。薛洋瞪他一眼不再理他无语的看着这里的四把椅子,晓星尘旁边他是绝对不去的,这两人又分不开,只觉得自己又无家可归了,干脆直接躺在了地上。金光瑶:……姑娘可否给他张床,躺在地上实在有些…那女子只觉得好笑点点头一张床出现在薛洋身边,薛洋起身躺上去。晓星尘本来被薛洋跑开的动作弄的有些发懵,又看到人宁可躺在地上也不肯坐到他身边心里有些莫名的失落和烦躁。而记忆中的画面一转,已经到了薛洋被围攻的场景,薛洋并没有多加抵抗就遍体鳞伤的倒在地上,被金光瑶派去的人扔到了去义城的必经之路,很快被晓星尘救起带了回去,义城三年相伴,安稳平和而幸福,可是很快宋子琛出现了,平静的生活被打破,薛洋模仿他的那八年,连晓星尘本人都觉得太像了。八年的独守义城无数次尝试复活他却始终失败,直到后来忘羡带着一群小朋友们出现,薛洋被断臂又救走。晓星尘看着他手中的那颗糖忽然就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接住薛洋,他…喜欢上薛洋了…他想压下这个诡异的想法,他怎么能喜欢薛洋…那是他的仇人啊…可是不管他怎么想记忆还在继续,薛洋被苏涉带回了他送金光瑶的那个房子里,金光瑶已经在屋里等着了,见人回来忙把一大堆伤药亲自给人敷上并让苏涉离开,就坐在床边等人醒来。可薛洋这一睡就睡了足足七日才醒来,薛洋醒来时金光瑶就坐在桌边处理公务,准备双手撑住坐起来才注意到左臂不在了的事,金光瑶听到声响一抬头看到人醒来了,忙放下手中的爱笔走过来把人扶起来喂了每日都会重新熬好温着的药,薛洋闻到药味皱了皱眉想说不喝却被金光瑶硬灌了下去,又迅速往人口中放了一颗糖,薛洋吃到了糖也没在计较金光瑶的粗暴。薛洋几口把糖咬碎咽下去问道:宋子琛那个傻逼的消息你有吗?金光瑶道:你找他有事?薛洋沉默了半晌道:这你不用管,你就说有没有?金光瑶有些不高兴道:我就不明白了你何必呢?你这几年试了那么多次都救不回来还不放弃吗?薛洋道:这次这个办法一定能成功…你就帮帮我,这次之后我和他就两不相欠了。金光瑶有些怔然,片刻后道:这可是你说的,我会替你打听宋道长的消息,不过最少也要一个月,你也需要时间养好伤。薛洋无所谓的点点头,毕竟金光瑶言之有理,想想又道:你在帮我寻一对眼睛来。金光瑶点头离开。薛洋又看向自己空荡荡的左袖苦笑一声。金光瑶言出必行,一个月后带来了宋子琛回了白雪观的消息还有一堆眼睛,薛洋如今伤已大好,除了独臂还有些不适应,薛洋收拾了东西就准备去白雪观要回锁灵囊,金光瑶也没有什么反应,薛洋出门前又想起当年师傅问他的那个问题,摇摇头心想或许到死都不知道答案了…终究是不能再回去见一面,就上了降灾赶去白雪观,到了之后夺回了锁灵囊却并没有离开而是先控制了宋子琛接了他的舌头找到了还没有被火化的躯体,又救活了阿箐,点了二人的穴道控制住,休息了一夜第二日一早起身在地上画了一个阵法,将锁灵囊和躯体放与正中央,独臂做这一切颇为费力,薛洋低声骂了几句,累出一头汗总算做好了准备。坐在了阵眼处。宋子琛和阿箐都一脸防备的盯着薛洋,薛洋也不理他们,就这么一日一夜过去,似乎终于成了,薛洋松了口气,压下喉间的腥甜,自怀中取出一个盒子,打开是一对眼睛,薛洋给人安入眼眶中,起身活动了一下发麻的双腿,看着早就自动解开穴道的二人道:他过几日就能醒了,我先走了,不必同他说和我有关。然后就离开了白雪观,二人没有顾得上阻拦他就去了晓星尘身边。薛洋出了观中口中呢喃道:晓星尘,这次你我就彻底两不相欠了,但愿宋傻逼机灵点不要提到你复活和我有关系,你要是再死一次,我就真没办法了…薛洋往前走了不远,金光瑶就站在一棵树下等着他,薛洋忽然就笑了,就像是当年在云萍时一样,然后跑向了金光瑶,然后再距离金光瑶两步时向前倒了下去,金光瑶把人接住就听薛洋道:小矮子…我累了,带我回去…说完就缓缓闭了双目。金光瑶泪水涌出轻轻点点头把人抱上了马车,三日后回到了兰陵小屋,薛洋醒了,精神好了很多,醒来第三日中午突然对金光瑶道:我要吃糖。金光瑶点头出了门去买。薛洋躺在床上道:老头,我终究还是没能想到那个答案…来不及再去见你了…糖终究也吃不到了。就这么闭了双眸,金光瑶拿着糖回来推开门,就看到薛洋安睡的模样…手中糖罐子掉在地上糖零零落落散了一地。画面戛然而止。金光瑶蓝曦臣晓星尘三人都没有动,薛洋却没心没肺的道:行了,我记忆没了,换小矮子吧,赶紧看完就能离开这地方了。那女子早已泣不成声斥道:好歹死的是你自己,你怎么这么不当回事?薛洋无语道:那你要我怎么当回事??我抱着他哭一场?你怕不是有点病。众人:……。晓星尘看着薛洋死去的样子,只觉得心里一阵阵痛意传来,他想他在也不能否认自己喜欢他的事实,他一贯是一个坚定的人,既然无法改变就只好承认,当即站起身抬步朝薛洋走去,薛洋听到脚步声以为是金光瑶也没有多在意,然后就被从身后一把抱住,薛洋???挣脱出来猛一回头看到是晓星尘,冷笑一声道:晓道长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疯了…你…唔。晓星尘不想听人说出伤人伤己的话低头吻住了人,薛洋不断的挣扎却推不开,无奈在人嘴上咬了一口,晓星尘吃痛才松开,贴着薛洋的额头把人抱进怀里道:薛洋,我心悦你…薛洋身躯僵硬了一瞬就把人一把推开道:晓道长别开玩笑了!心悦我?是你说的我让你恶心,是你…自己选择自刎的…晓星尘被人推了一个踉跄,刚站稳就听人这话,又一步走上前把人抱进怀里急声道:不是的!当年我只是…我只是一时没有明白自己的想法,你原谅我好不好…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你了,阿洋…我们都回来了,就不要再想起当年那些伤害了好不好…薛洋在人怀里抬起头看着人也注视着自己的双眼,鬼使神差的就点了头,下一秒就想反悔却已经晚了,晓星尘一把把人抱起来,傻笑道:阿洋愿意和我在一起了!薛洋看人这幅样子有些嫌弃却还是勾起了嘴角靠在人怀中。金光瑶想上前救下薛洋却被蓝曦臣拦下,蓝曦臣悄声道:阿瑶,薛公子的想法你应该也能明白。你还是不要从旁阻碍了,由他们去吧,晓道长难得明白了自己心里的想法,你应该祝福他们的。金光瑶白他一眼道:我自然明白,可是晓星尘…我不敢信他,但愿他不会伤了薛洋…蓝曦臣笑笑握着人的手不说话。





       关于晓薛这么快就在一起这件事,不用担心,后面还会虐晓星尘的,洋洋这么好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抱回家。接下来要准备看瑶瑶的记忆了,曦瑶会越来越甜的!最近一两天会缓更先写香炉的那两篇,就这样,明天写香炉二蒙眼,晚安啦。


评论(6)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