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抚琴瑟

魔道沉迷曦瑶忘羡追凌晓薛其他请勿扰谢谢 不想撕只想好好看文产粮 对江澄不爱不黑就这样 群号看这里。群号码:901691976

忆平生四

        这边的晓星尘看着那老者支持薛洋报仇有些不解,而那边薛洋刚来时见到的那少年也同样有所不解问那老者为何支持薛洋报仇?那老者驻足窗边看着薛洋离去的方向问了一句:我为何要反对?那少年道:正常情况不该是化解他的仇恨,让他放弃报仇,即使报报仇,找常慈安一人便是,何必找常家满门的麻烦?老者仍旧站在那里看着道:薛洋的恨,无可渡之法,况且他想报仇本就无错,那常家家主当年对一个稚儿出此毒手,足可见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凭什么薛洋就要忍气吞声,我是盼着你们行善济世救人,但是你们不能让一个善字压死,你以为薛洋从七岁断指后坚持活着是为什么?努力把我所教授的东西都学会学通又是为什么?报仇是他刻在脑子里的执念,他又如何放弃,况且你说让他找常慈安一人报仇,的确是冤有头债有主,但是他找了常慈安一人,常家其他人会放过他吗?斩草必要除根啊。那少年还有些不解想要顶嘴,就听那老人继续道:你若是还有不懂,那不如我送你回到你七岁那年碾断你的手指体会一番?你未曾真正的入过世,自然不会懂这世间的阴暗和龌龊,可薛洋是一路摸爬滚打过来见过真正的黑暗和人心的,对他而言,恶就是他的善啊。他是真正懂这世间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不愿你入世的原因。好了,薛洋能闯到那一步就看他的造化了,你去修炼吧。少年行礼退下。晓星尘听了老者的这些话,与他所认为之道截然不同,但是心里却掀起了惊涛骇浪,是了,薛洋没有被断指打垮不过是一个恨字支撑,他当年也曾让他找常慈安一人便是,如今却惊觉自己的蠢,若他只找常慈安一个,常家人必然当他是眼中钉肉中刺除之而后快,只怕他仍是没有什么好结局。到那时或许会…死无葬身之地也说不准。晓星尘被这个想法惊出一身冷汗。蓝曦臣听到这一席话也陷入沉思,对于薛公子而言,恶就是善吗?是不是…阿瑶也一样?

            薛洋离开之后不知道该去哪好,想了想拿出了地图,找到了夔州城的方向御剑飞起,三日后到了夔州城门前,收了剑朝着那家饭馆走去,进去却发现老板已经换了人,薛洋有些失望,点了碗酒酿圆子,吃了几口却觉得甜度不够,第一次掀了摊子,老板又惊又怒跑过来道:你你你,你这人怎么这样!薛洋抬眼看他:谁让你家圆子不甜呢。然后起身往外又走去从腰间摸了几文钱向后扔去,精准的落在老板手中。从那之后,薛洋时不时地便来掀一次摊子,老板被逼无奈之后每次看到薛洋来吃圆子都放大半罐子的糖才算合了薛洋的心意。也渐渐和薛洋熟悉起来,一日薛洋又来了,进去却看到躺了一地的桌椅板凳,老板正被人按着蹲在地上要钱,薛洋熟视无睹的走进去拉起平日做的那个位置上的桌子又走到老板所在的位置把鼻青脸肿的人拉起来道:还是一碗酒酿圆子,多加糖。那几个要钱人看到薛洋不过是一个少年,对视一眼怒道:哪来的小屁孩也敢来坏大爷好事?说完几人一起冲了上来,却被薛洋几下都打翻在地,薛洋看着那几人道:你们几个杂碎连让我拔剑的资格都没有,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我告诉你,这夔州的铺子只能我能掀,你们给我滚远点。说完一脚把人踹飞出去,不再看那几人坐回了桌边看着老板还傻傻的站在原地,不耐烦的啧了一声道:老板,我的圆子还没好吗?老板回过神来,忙道:马上马上。很快圆子被端了上来,薛洋几口吃完就准备走。走了几步又调头回来放了点银子道:下次别这么窝囊。然后就离开了,没过几日,那几个男人带着几十人找到了薛洋的住处,在门口叫嚣着,薛洋正在睡觉被他们吵醒,眼中露了几分凶光,舌尖舔过小虎牙,随便套上了衣服,拿起立在一边的降灾走出来,那些人见人出来,几十人都蜂拥而上,可终究是一群武夫,哪里打得过薛洋,很快东倒西歪躺了一地。薛洋手中提着还在滴着血的降灾道:我告诉过你们都给我滚远点,以后别让我在夔州城看见你们,否则见一个杀一个。一群人一句话不敢说屁滚尿流的跑远了,从此薛洋这夔州小霸王的名号也渐渐传开了。

             很快两年过去,薛洋算算日子发现到了说好的时间,打听到常家在距此地甚远的义城,提前半个月动了身,一路走走停停终于到了义城。随便吃饱了肚子,找了个破庙睡到了子时睁开身伸了个懒腰,朝着常家走了过去。很快常家内血流了一地,薛洋也伤的颇重,不管自己身上的伤,把人数了三遍却还是少一个,薛洋浑身是血的笑了笑,一时竟如同从地狱中爬出来的厉鬼,小声道:早晚会找到这个漏网之鱼的。然后就踉踉跄跄的走了出去,走了一截终究是失血过多倒了下来,却被那位老者一把拉起来,看着人叹了口气,把人抱着掉头去了常家随便找了个常家的还干净的房间给人处理了伤口,人昏睡了两天一夜,醒来就看到那老者坐在床边,自己身上伤口也被处理过了心下了然,说了句谢谢。那老者叹口气道:薛洋,以后就当我从没教过你吧。薛洋面色一僵道:为什么?那老者又道:因为你看不到最重要的东西,好了,休息够了就起来吧,我带你离开这,然后你就自己去闯吧。拿好这些药,每日早中晚按时敷三次,不要拒绝,你需要这些东西。薛洋无奈只得收下,出去才发现是在常家。老者把人拉上剑离开了义城,刚出了义城就对他道:你走吧。薛洋也不多言,默默拔出降灾站上去忽然道:如果你的问题我有一天想到答案了还能去找你吗?老者但笑不语的离开了。薛洋笑笑朝着夔州的方向先一步离开。

           就这么过了半个月,薛洋习惯性的掀了摊子,出了铺子却看到一张熟悉的脸,是一袭金星雪浪袍眉间一点朱砂的孟瑶。蓝曦臣忽然就正襟危坐的凝了神。薛洋和金光瑶都认出了对方,朝着彼此走过来,金光瑶看到人背着的剑和如今的样子先开口道:看来你在这世间看到了不少东西啊。薛洋道:孟瑶你怎么还这么矮啊?孟姨呢?你怎么来夔州了?听人提到孟诗,金光瑶脸上的笑不见了。过了许久才说道:我娘…不在了,我是沿途为金家招揽门生的,以后…莫要再叫孟瑶了,我如今是金光瑶。薛洋一惊,有些语无伦次道:你…还好吧,节哀…你怎么改了姓…而且我刚刚就想说,你现在笑的这个样子很假很难看。金光瑶瞥他一眼,拉着他走到桌边坐下,同人讲了这几年发生的事包括射日之征和他此番招揽门生的目的,薛洋一直默默听着,听完之后薛洋道:能不能带我去祭拜孟姨一番…还有那鬼道和阴虎符真有那么厉害吗?是不是…能帮到你?金光瑶听他的话只沉默点了点了头,薛洋不假思索道:那我们出发吧,先去看孟姨,鬼道我也要学,阴虎符我也会想办法拼的。金光瑶几番拒绝却只得薛洋坚定的眼神,只好放弃,二人并肩前往兰陵。金光瑶带薛洋去了芳菲殿,随手打开一到机关一条地道出现,二人走了下去,走了足有百步有余,视线开阔起来,正中间摆着一章桌案,孟诗的牌位供奉在上面,不远处还有一张小塌,薛洋猜想那是金光瑶的歇息之处,薛洋走上前点了香拜了三拜,插入香炉之中,跪在蒲团上口中道:孟姨,薛洋来看您了,当日一场不辞而别却未想自此天人永隔,是我来迟了。又在心里默默道:孟姨您放心,从此之后,我会护着金光瑶的…只要有我在,人世间的刀枪剑戟都不能再伤到他分毫,只当是报了您当年十分之一的恩。二人一同起了身离开了这里,回到地上。到了殿中金光瑶突然想到了什么对薛洋道你在此处等我,然后转身向内殿走去,很快走了出来,手中似乎握着什么,走到人面前拉起人一只手,把手中的东西放进去,薛洋低头一看,是当年被他当掉的那块玉佩。他抬头看金光瑶,金光瑶笑着道:终于物归原主了。薛洋看着那个笑,很熟悉,是当年在云萍孟瑶还是孟瑶时常见到的笑容。薛洋看了看手中的玉佩,抬手戴在了金光瑶的脖子上道:这东西既然是你找回来的就送你了,好好收着。金光瑶看人一眼,见无法拒绝,只好收下,薛洋得手还搭在金光瑶肩上,二人相视一笑。蓝曦臣看着这一幕,只觉得头上多了些牛羊,只觉得二人的笑都碍眼得很。又看到旁边的晓星尘的表情无奈摇摇头。晓星尘看着这一幕只觉得自己心里很不舒服,却又说不清是为什么,脑子里只是不停闪过一句话,薛洋把那块玉佩给了金光瑶…薛洋把那块玉佩给了金光瑶…薛洋把那块玉佩给了金光瑶…整个人都快泡在醋缸里了却还不自知。那女子却不管他们两个的表情,自顾自叫出声道:洋洋也太会撩了!!!嗷嗷嗷,好想洋洋赶快娶瑶瑶回家!蓝曦臣一惊正要开口就听晓星尘大声道:不可!吼得蓝曦臣一时有些发懵,那女子道:不可?为何不可?晓道长管的可真宽,难道就因为洋洋曾经做过恶就要一辈子孤家寡人不能有家人吗?听到自己的话被曲解,晓星尘匆忙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可是自己却也愣住了,不是那个意思…自己是什么意思呢?晓星尘有些茫然。蓝曦臣看了一眼人的茫然叹了口气心想,虽然晓道长茫不茫然与他无关,可是为了阿瑶不被薛公子娶回家,还是适时的帮他一把吧。思索半晌开口道:虽然薛公子是该有自己的家人,寻一道侣共度此生,可是阿瑶是不行的,阿瑶是我认定的蓝家主母,待他归来,我定会求他原谅,娶他回家。那女子道:蓝宗主好生大言不惭,求他原谅娶他回家?你拿什么和洋洋比?洋洋在孟诗面前承诺过保护瑶瑶,可你在孟诗面前杀了瑶瑶,你觉得如果孟诗泉下有知会更放心把瑶瑶交给谁?蓝曦臣哑口无言…忽然就有种自己活该一辈子孤家寡人的悲壮感,只觉得自己怕是要自闭了。晓星尘听了二人的对话只觉得大脑有些反应不过来,更茫然了。女子看了二人一眼叹了口气道:洋洋的记忆已经快结束了,我就破个例,先复活二人回来,你们四个一起看吧。说着抬手在空气中划出一阵涟漪,片刻后二人一前一后的走出来,二人的手臂都好好的在身上待着,那女子走过去拉起薛洋的左手道:对不起…你小指断掉太多年,我无法恢复了。薛洋却不在意的摆摆手道:没事没事,没有那东西我也习惯了,长回来反倒不适应了,小矮子走吧,去坐下。说着拉着金光瑶的袖子走了过去,经过蓝曦臣和晓星尘身边二人却都熟视无睹。快走到椅子边时金光瑶突然一时不察左脚拌了右脚向前跌去,本以为要脸着地了,却被薛洋一把接住倒在他怀里,薛洋抱着人道:怎么连个路都走不好?说要把人打横抱起,而金光瑶只是道幸好你在,就靠在人怀里手臂环住人脖子由人抱着。原本也要出手的蓝曦臣:…?????阿瑶…金光瑶听到人的声音身躯有一丝僵硬,薛洋感觉到了,开口道:蓝宗主,你已经单方面和阿瑶割袍断义,这声阿瑶你就不必叫了,以后只有我能叫。说着也走到了椅子边,把人放下让人坐好后自己又走到一边坐下,问那女子要了颗苹果,削了个兔子苹果同金光瑶分食了。蓝曦臣看到金光瑶始终没有反驳整个人一副阿瑶不要我了的可怜兮兮的表情坐了下去。晓星尘看到薛洋始终无视他还有那个兔子苹果觉得心里憋闷不已,不经大脑的道:薛洋,你怎么还敢回来?蓝曦臣…!!晓道长这么会做死的吗?????薛公子怕是要彻底忽视他到底了,我的阿瑶啊…果不其然薛洋开口道:晓道长这话好生奇怪,我怎么就不能回来了?我回来碍你事了?吃你家大米,喝你家水了?你可真是管的宽。说完就再不看他一眼扭过头去,可是在晓星尘看不到的角度,眼眶却有些红了,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笑容心里想,果然他是恶心自己到极点的。金光瑶有些担心的看着他。可是从蓝曦臣的角度就像是金光瑶含情脉脉又有些担心的盯着薛洋,更觉得扎心,不由得狠狠瞪了晓星尘一眼,又继续目不转睛看着金光瑶。晓星尘话一出口就后悔了,却无法收回,听了薛洋的话想要反驳却看到人已经回了头不再理他。心里有些气不过自己总是搞砸气氛,正想求助蓝曦臣就看到人瞪了他一眼,晓星尘……,我好像树敌有点多????



       


emmmmm,感觉这章偏恶友,但是cp是不会变的!!坚定曦瑶晓薛不会变,这个会正回来的,但是追妻火葬场就是要货真价实的火葬场!说点题外话,个人觉得魔道里情商最高的就是汪叽了…


评论(18)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