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抚琴瑟

魔道沉迷曦瑶忘羡追凌晓薛其他请勿扰谢谢 不想撕只想好好看文产粮 对江澄不爱不黑就这样 群号看这里。群号码:901691976

忆平生三

          薛洋就这么暂时留下住了下来,孟瑶的学堂放了假,便每日同孟诗一起去思诗轩挣些外快散碎银子,虽然总是带着伤回来也不在意,仍日日如此,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薛洋白吃白住有些不好意思,本来也想去帮忙却被母子二人一致拒绝,只得放弃这想法。自己在家等他们,时间长了一来二去,也学会做些简单的饭菜,就把这件事揽了过来减轻些他们的负担。薛洋一住就是两个多月,生活一直很平静,直到这日,孟瑶病了,下午只是有些低热,孟诗便让他留在了家中,可是到了晚上,整个人都要烧的着起火来,薛洋有些慌了神,孟瑶躺在床上看了看钱袋子里那几两碎银心知肯定是不够请大夫看病抓药,便同薛洋道:没事,你收拾了睡下吧,我睡一觉就好了。声音虚弱的几乎要听不到,薛洋瞪他一眼,猛地想起了什么从怀里拿出一块玉佩来,这东西一直在他身上许多年,大概是他家人留给他的,他也一直想着或许能通过这玩意找回家,可是现在…比起那个虚无缥缈的家,薛洋转身跑了出去留了一句你好好躺着等我回来。孟瑶同他一起生活一段时间,自然知道那块玉佩的存在,大致猜到他要做什么,想叫住人却已经晚了,薛洋跑出去去了云萍唯一一家当铺,和那老板讲了许久的价也只当了十几两银子,拿了银子就跑去医馆请了大夫回家,一路拉着大夫抱起药箱狂跑回家,孟瑶还醒着,看到大夫累的只剩了半口气的样子有些好笑 ,缓了缓坐下搭上了孟瑶的脉,半晌开口道:我开个方子你随我去抓药,若是再烧下去怕是要烧坏脑子了。薛洋听了这话看了孟瑶一眼就随大夫走了出去。很快提了药回来默默熬了端了过去,孟瑶已经睡着了,薛洋坐在床边把人叫醒让人喝药。被叫醒的孟瑶也睡不着了,二人相顾无言,一会薛洋忽然道:我要走了。孟瑶一时没反应过来道:那你去吧,天色不早了:早点回来睡觉。薛洋道:我不是这意思,我是说我要走了。孟瑶反应过来问他:那你准备去哪?薛洋道:天大地大,总有个容身之处,我明天天一亮就走,你替我和孟姨说一声谢谢吧。现在睡觉。说完就脱掉外袍躺下闭了双眼。孟瑶扭头看他,薛洋仿佛已经睡着了,孟瑶把头扭回去盯着天花板微叹口气也闭了双眸。第二日,孟瑶一觉睡醒身边已经没了人,孟瑶伸手摸上身旁人安睡得位置已经冰冷,似乎人从没有存在过。孟瑶烧已经退了些,却还是没有起床。很快孟诗回来了,只见到孟瑶一个人,问道:阿洋呢?孟瑶回答道:他走了,去看这天地间了。孟诗也沉默了。晓星尘看到薛洋为给金光瑶请大夫不惜当掉可能是家传的玉佩后来却被金光瑶追杀,心里忽然有些烦躁,蓝曦臣却突然就明白了为什么金光瑶几次都要保住薛洋,他一贯都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的,但也有些疑惑为什么他会让人追杀薛洋?

           薛洋独自走在还没有人的路上,不知道该去哪,只孤身一人向城外走着,出了城随意寻了条乡间小路边走边看着周围,行至中午腹中传来叫声才想起自己似乎并没有准备干粮,当掉玉佩请了大夫剩的银子都多数留给了他们母子二人,身上只留了二两,又看看这有钱也没处花的野外有些无语,怀念起了孟姨做的饭咂咂嘴只觉得更饿了,又嫌弃自己才走一个早上就想回去,一时又感慨自己已经许久没有挨过饿都有些不适应了。原地站了半晌,被毒辣的阳光照的心烦意乱,往一边树荫下走去,看到了一直窝在原地的兔子,眼前一亮眼疾手快揪了兔子耳朵抓起来,刚想着午饭有着落了就被那兔子一口咬在手指上,手一抖就一下甩了出去,兔子一下跑远了,薛洋气不过,甩了两下手指追上去,可是兔子没追到,他却跑的更饿了,心里觉得亏,只好停下脚步。往周围看了看,入目一片绿油油,薛洋仔细看了看发现这是一片瓜田,一颗一颗的大西瓜圆滚滚的躺在地上…等着他偷。薛洋看了看瓜农似乎不在,大概回家吃饭了,就跑了过去,他也看不出那一颗甜,只随便挑了颗最大抱着跑远了些砸开就开始吃,边吃还边一脸嫌弃的嘟囔着不够甜,却也没有扔掉再去偷,很快一整颗瓜进了肚子。薛洋满意的擦了擦嘴又拍了拍吃的圆滚滚的肚子,随便找了根木棍挖了个坑把瓜皮毁尸灭迹继续走了。看的蓝曦臣都有些好笑道:这薛公子当真是个少年心性。晓星尘却不知在想什么,一脸的沉思。薛洋就这么走走停停足足五日,夜里就以天为被地为床的胡乱睡上一觉,一时之间放佛回到当初流浪的日子。五日后,到了一座城门前,薛洋看了许久也没有认出那是个什么字,只好随便拉了个人问这是什么城,那人对他道:这里是夔州城。薛洋胡乱点点头让那人走了,抬手把衣上的野草拍掉进了城,先找了个饭馆吃了碗面,几口吃干净连面汤也喝了个干净,腹中才算是安静下来。薛洋结了账正要出门就看到老板正拿着招聘告示要贴在门外,忙过去问道:老板老板,是要招聘吗?那老板道:是啊,招个小二,你有兴趣?薛洋忙不迭点头,那老板看他几眼,觉得还算机灵,就开口道:可以让你试试,我这包吃住,一个月五两银子,试用期一个月,接受就留下。薛洋听了这条件只觉得要乐开花了,于是就这么留了下来,他人长得俊俏,又机灵,让那老板十分满意,就这么寒来暑往的过去,薛洋在这店里干了已经两年多。身量如同雨后春笋一样拔高起来,配着那对小虎牙,也总是逗得店里来来往往的客人眉开眼笑。

            有一天,有一位老者走了进来,薛洋来给他点菜,他忽然道:你心中有仇恨,但却不知如何报仇,而且你的仇人是以整个家族,我说的可对?薛洋心里一惊盯着人看,那人拂拂胡子道:你不用这么看我,我只告诉你,我一时兴起想收你为徒,教你报仇的本事,愿不愿意来随便你,你有三天时间考虑,现在我要二两酱牛肉一壶清酒。薛洋收了心里又摆出那副平日眉开眼笑的样子去了后厨给人拿了酒菜,老者却没再理他。三日很快过去,那老者果然又在同一时间走了进来,坐在了同样的位置点了同样的菜。薛洋端上来的时候,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走不走。薛洋看着人,心里想到小指,想到常慈安和他背后的常家,重重的点了头。那老者道:收拾东西,我吃完我们就走。薛洋点头转身去向老板请了辞,老板不想放人却无奈薛洋去意已决,只好点了点头又拿了些银子硬塞进薛洋怀里,薛洋拒绝不得只好收下向人重重鞠了个躬,回了住处把自己为数不多的几件衣物一装便没了东西。薛洋跟着那老者一同离开,老者御剑带他离开,薛洋一脸惊奇,这还是他第一次飞在天上,更坚定了要跟着老头学本事的想法。老者带他到了一座山中,离得近了薛洋看到有两座竹屋还有一片竹林,环境十分清幽。二人降落,一个少年走过来目光扫了扫薛洋全身见怪不怪道:师傅又带人回来了啊,倒是个好苗子。老人但笑不语。

          薛洋在这里一直住到十四岁,结了金丹,得了降灾,如今已长成了郁郁青葱的少年,身量挺拔,腰身笔直。一日那老者道:如今的你,有了报仇的实力却无法保证全身而退,因此我要你出世历练两年,你切记我的话,要到两年后的今天才能去报仇!薛洋闻言撇了撇嘴却也承认自己如今的确是缺实战经验。只好默默点头说是。老者放下心来,毕竟薛洋只要点了头就一定会管住自己,这孩子答应了就不会反悔这一点他是很喜欢的。对他道:既然你答应了,那你下午就出发吧。说完转身离开。薛洋站在原地看着老者离去的背影心知自己这一走恐再无相见之日,想了想屈膝跪下磕了三个头,心里默道:多谢师傅。然后站起身来。下午果然带着降灾只身离开了。晓星尘知道,只怕自己很快就要出场了…蓝曦臣却有些兴致缺缺,很久没看到阿瑶了…

    


    

       这章略长…我想到洋洋断指后到灭门前那几年的空白忍不住开了这个脑洞,毕竟一个孩子从什么都不会到结金丹得降灾也是要有一个过程…并不想写什么劝洋洋放弃报仇的剧情因为个人认为洋洋报仇灭常家满门本就是理所应当。不喜勿喷。


评论(13)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