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抚琴瑟

魔道沉迷曦瑶忘羡追凌晓薛其他请勿扰谢谢 不想撕只想好好看文产粮 对江澄不爱不黑就这样 群号看这里。群号码:901691976

忆平生二

         孟诗把人抱了回去脱了人的外袍嗅到人身上还有些药味,只当人是个药铺小伙计,睡梦中的人也左手也紧紧攥拳,微皱眉头,孟诗一时有些心疼,这孩子看这和阿瑶年纪相仿,却不知在这世上吃了多少苦,不知他父母如何忍心。轻叹口气给人盖了被子就转身去了厨房做饭,薛洋是闻到饭的味道醒来的,掀开被子下了地,有一丝警惕的走了出去,孟诗正好端着出锅的饭菜走出厨房,见人醒了笑道:我是孟诗,你叫我一声孟姨就好,小友既然醒了,便穿好衣服吃饭吧,你的衣服磨破了许多我刚刚洗净晚点干了给你补,我先给你拿我儿子的衣服你将就穿一下,你等等我啊。薛洋顺着她的手指的方向看向院子里,医馆给的那件布衫果然挂在那里滴着水,衣摆随风微动,薛洋忽然就没了那一丝戒备,心里想不过是个女人罢了,正想着孟诗已经拿了衣服过来给他道,你快去穿吧。薛洋接过点头回了屋里,很快换好走了出来,还算合身。孟诗道:来吃饭吧,饿了吧。薛洋早就饿得饥肠辘辘,走到桌边坐下却不敢动筷子,孟诗开玩笑道:吃吧,放心,没有下毒。薛洋面上有一丝尴尬,忙摆手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孟诗笑出声来:好了,逗你的,快吃吧。说着自己先吃了起来,薛洋也动起了筷子,只是两个很简单的素菜,孟诗有些尴尬的说:你别见怪,家里不太富裕,菜吃的多一些。薛洋摇摇头,很小声的说了句很好吃。孟诗笑笑给人夹了些菜,忽然注意到人始终没有把左手拿上来,想了想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啊,你今年多大了?你父母呢?怎么会到云萍来?为什么一直藏着左手啊?听到最后一个问题薛洋愣住了。孟诗看人反应以为有什么隐情不便说出,正欲解释就听薛洋道:我叫薛洋,我没有见过我父母,今年八岁,我是流浪到这里来的,至于我的手…薛洋缓缓把左手放上了桌子,孟诗看过去见人手上只有四指,小指和手掌的连接处一块肉已经完全坏死,孟诗惊呼出声薛洋见了人的反应就要把手收回却被孟诗一把按在桌上说了一句一定很疼吧?薛洋听到这话,右手握着的筷子从手中滑落掉在桌上看着孟诗脸上做不了假的心疼傻坐在原地,孟诗松开了手起身,薛洋又攥起了拳把手藏起来,孟诗很快回来,手中拿了一副手套放在人面前道:傻孩子,别攥着了,手心掐破虽比不过断指剜心之痛但是也是会疼的,你若是不想把手露出来就戴上这个吧。快吃饭吧,一会冷了。薛洋呆呆的看着那副手套,半晌终于拿起来戴在了手上,眼泪滑落又一把擦去往嘴里扒着饭不抬头。断指一年多,无数人都把他当成另类看待,无数的猜忌和指责落在身上,人们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却自作主张的说他是偷东西才被人打断了手指,打他骂他说他恶心,孟诗却是第一个问他疼不疼的。晓星尘坐在那里听到孟诗的话又看到薛洋那句话,一时间只觉得胸口闷痛,耳边仿佛又听道手掌被车轮碾过时那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又想起义城时薛洋同他讲的那个故事,他当时在指责他…指责他恶心…薛洋…应该是恨极了他吧?不知为何,想到薛洋可能很恨他竟觉得心慌。记忆还在继续着,晓星尘继续看去,二人吃完孟诗撤下碗筷洗净了,薛洋还坐在原地,孟诗道:若是累了就回床上躺着吧,阿瑶在学堂下午回来,你们二人年纪相仿想来是能玩到一起的,你想上学吗?薛洋想都不想就说不去。孟诗无奈却也不好多言。很快孟瑶回来了,蓝曦臣看着当年小小的孟瑶,心里有些欢喜。孟瑶和孟诗讲了今日学堂夫子教的东西,孟诗听完又嘱咐他好好温习就去了厨房温晚饭。孟瑶准备回房间温习却看到坐在一边穿着他的衣服看他们的薛洋,走上前道:是我娘把你带回来的吧,我叫孟瑶,你叫什么名字啊。薛洋看着面前的人,笑起来样子很好看,一身衣服洗得已经发了白,对人道:我叫薛洋。孟瑶笑笑道:那我先去温习今日课业,一会就能吃饭了。薛洋看了眼尚还亮的天色奇怪道:这么早就吃晚饭?孟瑶闻言声音低落了几分背对着人道:嗯,我们晚饭一贯吃的比较早的,娘要去…去工作了。薛洋点点头有发现人背对着他看不到又答了一声知道了。果然如孟瑶所说不过一刻钟孟诗就喊他们吃饭了,多半是中午剩的菜,只多了一盘鸡蛋,薛洋正想动筷子就见孟瑶快他一步夹走了半盘的鸡蛋放进孟诗碗里,孟诗夹出来一些放进孟瑶碗里道:那么多娘吃不了的,你们两个孩子都在长身体,你们吃吧,阿洋也不要客气。说着就把剩的那一半分了两份给了薛洋和孟瑶,薛洋碗中的多些,他也没在推辞吃完了饭,孟瑶自觉把碗筷收入厨房,孟诗说了一声就准备出门去楼中。孟瑶和薛洋将人送出家门,就回了厨房洗碗筷。薛洋蹲在厨房门口看他忙前忙后,孟瑶回头看到他问道:我刚刚就想问你了,为什么要戴着手套啊?薛洋道:因为我少一根指头啊。孟瑶一愣忙和他道歉,薛洋不甚在意道:这有什么好道歉,你又没有打我骂我。孟瑶看他一眼有些无语的想打你骂你的难道还会给你道歉么?洗完碗筷又开始揉面,薛洋有些发懵问他:不是刚吃完饭?你怎么又开始揉面了?孟瑶头也不抬道:这是明天早上去学堂前要吃的,而且晚饭吃得早,夜里难免会饿。薛洋道:可是你弄了也没用啊,又不会做。孟瑶终于忍不住用看傻子的眼神看他说:我当然是会才弄啊。薛洋:…我记得你比我小?居然会做饭。孟瑶却不答。薛洋也没在开口,很快孟瑶做好了一切准备,就叫了薛洋准备睡觉,薛洋早就蹲的脚麻了转移到了桌子边坐下,听人喊他慢悠悠站起来走过去同孟瑶一起洗漱了,孟瑶道:家里只有两张床,就麻烦你和我挤挤了。薛洋一脸的无所谓的躺下了,孟瑶很快也上了床。两个少年相依而眠一夜好梦。


评论(12)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