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抚琴瑟

魔道沉迷曦瑶忘羡追凌晓薛其他请勿扰谢谢 不想撕只想好好看文产粮 对江澄不爱不黑就这样 群号看这里。群号码:901691976

梦回客姑苏完结

           在金光瑶的助力之下,金凌很快把整个金麟台大换了一次血,再没有对金凌不恭不敬的,金凌终于是坐稳了这家主之位,金光瑶活过来的消息,也传遍了百家,可是有异议者虽多,却没有几个敢在搞一次围剿的,连那个哪都有他的姚家主也保持了沉默,一切似乎都尘埃落定。金光瑶按着和薛林的约定回了枉死城,除了薛洋和晓星尘都一同随行去凑热闹了,到了之后发现这里和人间集市想差不多,金光瑶轻车熟路的先去了一家糖铺子买了许多糖准备回去时带给薛洋,铺子老板一看到金光瑶就眼前一亮,毕竟金光瑶每次买糖的大手笔就代表着发财啊,所以一看到人进来就迎上来却没发现薛洋的身影有些奇怪也没敢多问,金光瑶随手挑了几种糖,金凌有些奇怪道:小叔叔你经常买吗?感觉你好熟悉。金光瑶道:薛洋很爱吃他家的糖,所以来的次数多了些,阿凌可有想吃的?去挑些吧。金凌点了点头就去选了。很快选好了结了账金光瑶带众人去了城主府找薛林。薛林见了他们忙让人嘱咐厨房多做些酒菜,又让人去准备房间,执意让他们多住几日。众人不好拒绝只得应下。一连住了十几日,期间在薛林的指导下蓝曦臣也成功为金光瑶压制了体内的寒性,金光瑶还睡着,蓝曦臣实在不忍金光瑶受这份苦问薛林如何能够完全压制所有的寒毒。薛林脸色却有些变幻莫测,纠结了许久才有几分的视死如归开口:法子是有,但是…最方便和简单的一个…是行房…。蓝曦臣瞬间就红了脸,不知该如何作答。一时气氛有些尴尬。魏无羡看了半晌有些看不下去了道:大哥反正你也要和敛芳尊在一起,这有什么好尴尬的?难不成你还准备一直和他分房睡?这话说的口无遮拦了些却也是事实。江澄习惯性的怼他道:你以为泽芜君和敛芳尊和你一样不要脸,什么都大庭广众之下谈?魏无羡想到方面的观音庙那句天天上床也有些尴尬缩回蓝忘机身边不敢反驳,蓝忘机耳根也有些发红看了江澄一眼也没有说话。蓝曦臣突然道:我要娶阿瑶。众人…???怎么突然说这个。想了想突然明白了,却更觉得不知道怎么接话了,毕竟成了婚方便行房什么的…他们不想懂。蓝曦臣却是个行动派,金光瑶刚醒来就被蓝曦臣的这个决定说的有些发蒙,却没有拒绝。蓝曦臣得了人的点头更觉得干劲十足,本想大办一场却被金光瑶拒绝,只得无奈同意。眼见已经住了半个月,再加上婚礼一事,金光瑶等人同薛林辞行却被拒绝,薛林看他一眼道:你没有长辈在,就由我来充这个数吧,你若是不介意可以把我当成干爹。金光瑶有千百思绪笼于心间,最后却只是眼眶微红的叫了句干爹。薛林点点头,众人一同回了云深不知处,三日后婚礼举办,只请了江澄薛洋晓星尘等几个熟人,蓝启仁也被请了出来,婚礼很简单,只是拜了天地,云深不知处只是简单做了些装饰,二人也并没有身着婚服,只穿了蓝家的校服,金光瑶那一件还在袖口和衣摆出绣了些金星雪浪,是蓝曦臣找了姑苏最好的绣娘赶制而成。

             婚后的生活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除了金光瑶常按着的腰还有防备魏无羡带坏蓝曦臣的可能,而让他没想到的是,带坏蓝曦臣的不是魏无羡和他的春宫图,而是蓝忘机,毕竟读弟机非同凡响。今天的蓝家妯娌也在一起揉着腰研究蓝氏双璧的交流方式呢。晓星尘和薛洋仍然定居在了义城。阿箐还是选择留下了,那个早上听了晓星尘的话大受打击,却发现已经无力回天,虽然不愿与薛洋同住一屋檐之下却终究不舍晓星尘,只好随便找了个房间住下,三人都维持着难得的和平,谁都不提往事。金凌不甘心多次来云深不知处想让金光瑶回金家哪怕住几日也好,金光瑶却是心里清楚他如果回了金家难免会落有心人口舌,况且金家公务出奇的多,实在是处理的怕了,因此每次都扔给金凌一句他是蓝家主母不便回去,金凌欲哭无泪只觉得小叔叔已经不爱自己了,每次都赖着住几日才走,虽然是和蓝思追同住。

            一晃两年过去金光瑶和薛洋旧疾都被调理好了,甚至远超当年。忘羡二人仍然四处游历遍访名山大川,蓝曦臣因为身份在肩无法抛下云深不知处心里有些歉疚,金光瑶却不在意的表示在这里也很好,每日吃了睡,睡了吃,简直已经很幸福了,除了总是腰疼起不来这件事。蓝曦臣莫名心虚,又一次外出游历回来的忘羡二人此次留下多住了几日,魏无羡几日都没在人面前晃悠,待好不容易出现了却是瞅了金光瑶睡觉的时间给蓝曦臣送了一个香炉,夸的天花乱坠就是没一句对的,蓝曦臣有些无奈只好收下,晚膳用过后无意同蓝忘机提了一句那香炉,魏无羡背后一凉不敢看蓝忘机,蓝忘机也不在意,只同蓝曦臣对视上目光,蓝曦臣看懂了蓝忘机的脸色,脸色有些微红心下却一亮,金光瑶本来并不在意他们说的话,只觉得天下香炉都想差不多,却突然只觉得突然有一股极为不好的预感,虽然看不懂蓝忘机的意思却也有了思量想来不是什么好物,默默地想回去先把那玩意扔出去才保险…却没能找到。而蓝曦臣也没有拿出来用的意思,金光瑶也暂时放了心,将此事抛于脑后。

          义城之中,晓星尘简直把薛洋宠的要翻了天,薛洋说出的话几乎说一不二指东不往西,除了反攻会变成翻过来攻其他在薛洋眼里简直完美至极。阿箐一来二去的也不想再计较,就这么平静的住着。薛洋偶尔睡不安慰被梦魇了,晓星尘就把人抱住一遍遍的哄,直到怀中人平静下来。

          日子就这么平淡的度过着,蓝思追和金凌也办了大婚,二人都不舍对方两地奔波,却又不远聚少离多,蓝思追最终决定入住金麟台,蓝曦臣点了头,而后几年将宗主一职交给了蓝景仪,带着金光瑶也一同去游历人间,偶尔会碰到忘羡二人却只是打个招呼小聚一场继续各走各路。直至青丝转白发,容颜渐苍老。


评论(4)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