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抚琴瑟

魔道沉迷曦瑶忘羡追凌晓薛其他请勿扰谢谢 不想撕只想好好看文产粮 对江澄不爱不黑就这样 群号看这里。群号码:901691976

忆平生一

       又名当他们看到了瑶瑶和洋洋的记忆,记忆有私设有孟诗,私设记忆略多,会复活瑶瑶和洋洋,大体遵循原著设定,大概会有ooc,cp曦瑶晓薛,后面追妻火葬场。小虐怡情,空间梗,不喜误入。就这样,开始。


       观音庙一事后,蓝曦臣始终在闭关,恨生被他藏在寒室中也已封了剑,日日问灵却不得那人丝毫踪影,却也不愿放弃。又是一日清晨,拜蓝家良好的作息时间影响,蓝曦臣睁开双眼却发现自己并不在寒室之中,心下有些惊讶面上却不显露,起身发现外袍在自己身边,穿好衣物整理好自己,才四处走动着,没走多远却看到了晓星尘道长也在独身走动着似乎寻找这什么,蓝曦臣走了过去,二人谈了几句便开始结伴同行,却再没有发现其他人。

        晓星尘在义庄中复活已有两年有余,复活时连带眼睛也一起回来了,更让他惊讶的是宋岚和阿箐都在他身边,且宋岚被割掉的舌头也回来了,仔细询问过后得知是魏无羡相助,他也知道了薛洋义城模仿他八年最后被魏无羡蓝忘机断了一臂后过了三个月来同宋岚抢回锁灵囊却被宋岚杀死的事如今大约已经死透了的事。心里只觉一阵欣喜还有些莫名的怅然却被忽略,只想着那魔头终于死了。对于他模仿自己一事却不愿深究,只当是那魔头一时兴起的游戏。宋岚和阿箐虽然有些许愧疚,但是想到薛洋曾经做过的事,还是坚持对晓星尘撒下这个谎。这对于所有人都好。

        二人行了一段路,看到面前有一汪水潭,正欲前去观察一番,谁知走到不远处却被一无形屏障所阻隔,二人都有些惊愕。片刻后一女子从屏障中走来道:泽芜君,晓道长,抱歉,是在下失礼了,没能及时发现二位已醒。二人对视一眼,蓝曦臣道:此事无妨,只是不知姑娘芳名?为何让我与晓道长来至此处?那女子道:我本是一无名小辈,不配让二位知道,只是带二位来此地自然有要事,带你们前来是为了让你们看两个人的记忆的。晓星尘接道:姑娘若不愿告知名号我们不便强求,只是姑娘这天下众生平等,无高低贵贱之分,姑娘莫要妄自菲薄轻贱自己,不知姑娘所说何人?女子听了晓星尘的话,嗤笑一声道:果然是个道貌岸然之人,让你们看的是你们名门正派人心中不齿之人金光瑶和薛洋的记忆,只有你们看完我才能复活他们二人,所以你们最好配合一点,咱们也好好聚好散。听了前半句晓星尘有些疑惑,他与这姑娘素昧平生第一次见面,何来的怨气,正想询问就听了那个名字,霎时间面上血色褪尽,一片惨白。蓝曦臣却截然不同,听闻金光瑶能复活一事只觉得几乎欣喜若狂,当下开口道:姑娘若能复活阿瑶,此恩蓝涣愿倾尽一切来报答!她却许久才风马牛不相及的说了句还算你勉强达标便不再开口。晓星尘浑浑噩噩的站着,那一句复活在他脑子里如同翻江倒海,又听闻蓝曦臣的话心下诧异却没有问出口。那女子瞥他一眼不说话,手下结印翻起屏障破除,道了句过来吧,便率先走了进去,二人跟上,走到两把椅子边二人不由自主的坐下,那女子道:先从薛洋的开始吧,晓星尘,你可要一点点看仔细了,你的仇人有多惹人恨。说完手腕一动,那汪水潭上方出现了画面,空中飘着雪花,一个孩子赤着脚穿着破衣烂衫在地上走,时不时的搓着双手为得些热气却杯水车薪,那一对标志性的小虎牙很容易让人认出这是薛洋,大抵六七岁的模样,正在捡地上被人扒了扔下的烤红薯皮,吃着那为数不多的一点果肉吃,手脚上都满是冻疮,两个脸颊冻得通红,走了一截看到了客栈的大门,大抵是饿急了又极冷,纠结了许久才决定想进去碰碰运气讨一些吃食,可是才到了门口就被小二一把推倒在地,手上轰着口中念念有词道:哪来的小破乞丐也想进去讨饭,别脏了我们的地,还不走?找打是不是。说着就要伸手打他。薛洋倒在雪地中只觉得全身都冷透了,又怕挨打,忙爬起身来道了个歉就跑远了。脚上的伤口又流出脓血来也不敢停下,一路跑回平日夜里避寒待着的破庙中,把自己缩成一个团,有些委屈的抽噎,身边一个老乞丐见人又是一副凄惨模样叹了口气呵斥道:你个废物,连个馒头都捡不到,哭哭哭就知道哭。薛洋猛的听了呵斥声浑身一抖,连抽噎都不敢了。老乞丐看他一会终是有些不忍,掰了半个饼扔给他,早就已经冰凉甚至有些发了霉薛洋也不在意,接住就狼吞虎咽起来却没敢吃完,若是这一顿吃完了,之后还不知道要饿几天。晓星尘看着画面中薛洋的样子觉得有些心疼,又有些唾弃自己心疼那魔头,蓝曦臣却没有那么多复杂心思只道:原来这薛洋从小也是个可怜人。那女子眼眶已经通红,泪水不停打转的道:这就可怜了?还有更可怜的呢。他们面前画面一转,入了夏,薛洋站在墙角看着对面那张桌子上的点心咽着口水,晓星尘很快意识到这是断指前,浑身一僵,有些不忍看下去,很快对面那个男人看到了薛洋招手叫他,薛洋跑过去,穿着一双不知从哪找来的破草鞋,几个脚趾漏在外面,那男人拿出信让薛洋去送并承诺给他吃点心,蓝曦臣有些惊讶,认出了这人是常慈安。薛洋高高兴兴的去了,却挨了一顿打,好不容易跑回来,找到了常慈安,可是很快就被一鞭子打在头上头破血流,下一秒车轮重重碾过手掌,那一瞬间少年凄厉的哭喊声传来,晓星尘清楚的听到少年喊着疼的声音,不知不觉竟泪流满面。薛洋用右手拖着左手手掌向路过的人求救,可是却只有漠视,薛洋强迫自己站起来踉踉跄跄走向医馆,头上血流的太多已经有些头晕眼花,终于强行坚持走到医馆门前,却终究站不稳的昏倒在地,医馆小童看见他倒在门口不知该怎么办只好进去找了大夫,所幸这大夫还有些医者仁心,让他把人抱进来给人上了药,不过也只是最低等的止血药罢了。到了晚上薛洋才悠悠转醒,手上传来的疼痛让他知道白天发生的一切都不是梦。大夫看到人醒来道:小孩儿,不是我不愿意帮你,只是我也要养家糊口,白白给你用药实在是用不起不如这样,你留下给我做些杂活,我给你看病疗伤,等你伤彻底好了你再离开,伤口若是不好好处理,如今天气炎热,很快就会化脓发炎的。薛洋点了点头,因为手上的伤不能沾水,只好做些扫地擦桌子的营生好在能吃口饱饭,勉强过了一个月,伤见好了,薛洋和那大夫辞行,那大夫见他这一个月间手脚也勤快,做活也仔细有些不想让他走,无奈薛洋坚持,只好给人装了些干粮当工钱,薛洋道了谢就走了,可是天大地大他却不知道该去哪。看着残缺的手掌报仇的心思越发强烈,却又强行压下,毕竟如今的他不可能做得到。一路随着人群走走停停,到了一座城门口,走的这一路上,干粮早就吃完了,饿了足有三四日,已经头晕眼花看见什么都想吃了。走在路上一个不小心被绊倒在地,竟然就那么睡在了青石路边,很快熟睡。过了大概一刻钟,买好菜准备回家的孟诗看到了他,把人抱起回了家。蓝曦臣心道未来丈母娘果然是心善之人却没敢说出口。


评论(6)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