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抚琴瑟

魔道沉迷曦瑶忘羡追凌晓薛其他请勿扰谢谢 不想撕只想好好看文产粮 对江澄不爱不黑就这样 群号看这里。群号码:901691976

暖浮生完结

  啊终于要完了…给自己鼓掌…
                离大婚之日越来越近,蓝曦臣这几日已然忙昏了头,却也心甘情愿。写喜帖之时,对请不请聂怀桑一事他纠结了许久最终还是请了来,毕竟他是如今的聂家宗主。搞的金光瑶有些怀疑这聂怀桑是不是蓝曦臣的前任还脑补了一出聂怀桑的抢亲大戏,爱的人结婚了新娘不是我什么的…好像哪里不太对?
               大婚前两日,金凌就来了云深不知处,还带了许多东西来,对金光瑶他们的说法是他受了金光瑶许多帮助一点小东西只当贺礼,可是蓝曦臣等人却是明白,这帮助二字实在太轻。终于到了大婚当日,云深不知处一改往日的素雅之风,到处张灯结彩挂满红绸,一派喜庆之风,膳食也终于不再是平日魏无羡眼中的的草皮树根,而来了的宾客们脸色却有些不知所措,因为在请帖之上这宗主夫人的名字…是金光瑶那个魔头啊。众人心里都觉得不可置信,这蓝宗主在观音庙亲手杀了那魔头,又怎么会娶他?蓝老先生也不会同意啊,况且那个金魔头是男子啊…但是想归想却没有人敢多问,毕竟这可是蓝家家事,谁敢多问?只是都带着好奇心和一探究竟的想法前来了。聂怀桑也收到了喜帖以及一封蓝曦臣的亲笔信,寥寥数语却充满对金光瑶的保护,字里行间都在告知他,金光瑶如今是蓝家主母,且前尘往事都已忘得一干二净,让他也不必再记起,也是蓝家拼尽全力也要保护的人,收到时看着这两样东西时他心里思虑良多,有自嘲,有不可置信,也有些…欣喜。百般思绪中却独独没有了怨恨,他心里清楚当年的一切真相也唾弃过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自己,但是当年的事他却不能后悔…为了大哥…也为了聂家,可是如今三哥能得到幸福,他是愿意送上祝福的。可是这些话说出去…怕是曦臣哥和三哥都不会信了,三哥忘记了也好…以后或许还能邀他们来不净世看看…虽然再不复当年。
                  不管众人心里有什么想法,晚间的大婚也正常举办了,因为金光瑶是男子,所以并未以红纱覆面。当众人看到金光瑶和他们印象中相同的面目时,心下惊骇不已,又看到在主位坐着的竟然是早就被金光瑶害死的金光善,更觉得不可思议,有些沉不住气的直接惊呼出声下一秒就被同在主位的蓝启仁瞪了一眼,想直接对金光瑶动手却又想起在入云深不知处时武器就以大喜之日不宜见冷铁兵器为由而拿走了他们的武器,众人都有些无语,这是早有准备防着他们啊,四下看了看却发现几大家族的家主们都围在金光瑶身边不远处,却分明是一副保护的架势,有眼尖的还认出了清风明月晓星尘也在那里怀中还靠着个人,众人本以为晓星尘有了道侣,正想凑过去恭贺一番,却见那人微微抬起了头…居然是薛洋!众人只觉得整个世界都被颠覆了,蓝曦臣走过来亲自引了众人坐下,不管心里怎么想,泽芜君的面子却是不能不给的,众人只好稀里糊涂的坐下了。很快时辰到了,大婚正式开始…三拜天地过后,金光瑶先是回了洞房,走了个过场就又回来了,毕竟就按蓝家人的酒量,这要是有人使坏想灌酒,蓝曦臣怕是药丸,其他人姑且不提,在金光瑶眼里魏无羡就是个最大的隐患,其次就是薛洋。金光瑶急匆匆赶了回来,果不其然蓝曦臣已经被灌了几杯,睡没睡他不知道,反正醉是醉了,蓝曦臣一看见他,眼睛瞬间亮了,冲着他就扑了上来,还大喊着阿瑶!金光瑶被人抱了个满怀,有些头疼的和蓝曦臣牛头不对马嘴的搭着话,只小酌了几杯,至于原因嘛,毕竟他是金光瑶,灌金光瑶酒的,也只有江澄魏无羡这几个人了,众家主看见他都恨不得退避三舍,虽然他并不知道原因但是也不想知道,乐得清静,再者他若是也喝多了今天蓝曦臣怕是要翻天。酒过三巡,金光瑶借口有些微醺不再喝了,而这时让他更觉得可怕的事发生了,蓝…坚持雅正几十年如一日的…启…天天因为自家白菜被拱了而吹胡子瞪眼睛…仁…误喝了放在桌子上的天子笑…醉了…所有人都有种想哭的冲动,这蓝曦臣和蓝忘机喝多了好歹有个金光瑶和魏无羡能管住,可这蓝老先生…没人能管也没人敢管啊…众人只好干看着蓝启仁怒发冲冠的…背家规…全场几乎鸦雀无声,连魏无羡都不敢笑出声来,只听蓝启仁背着家规,五千多条家规…金光善和孟诗都有些惊呆了…这蓝家是个什么神奇的家族…蓝启仁背完第三遍,或许是终于觉得自己背的累了,就那么坐着睡着了。蓝忘机眉头微蹙,找了两个还清醒的蓝家门生,将蓝启仁送回了房间,蓝曦臣也醉的不成样子了,金光瑶也带着人溜回了婚房,留了蓝忘机主持大局,蓝忘机将众宾客的武器还了又一一送走,众人皆知,今日金光瑶和薛洋还活着的这事若是他们再想搞一场围剿,只怕就要围剿云深不知处了,只好默默作罢。可这毕竟是蓝曦臣和金光瑶的大婚,不出三日就传遍了江湖,还有晓星尘和薛洋的事,也传了出来。而有两个人也听到了晓星尘和薛洋在一起的事,只觉得又惊又怒,直接朝着姑苏的方向出发了,这二人自然是宋岚和阿箐。二人许久没有晓星尘的消息本就一直在四处寻找,如今终于听到,可是他怎么会和薛洋在一起,一定是那魔头用了什么办法逼他就范,一定要把他从那魔头的手中救出。二人本就距姑苏不远,再加上几年的修炼,阿箐也有了灵力,二人轮流御剑,不过一日半就到了云深不知处。大婚过去不过三日,蓝家弟子带二人上了山,二人道了谢便直接沿着二人所指的路去寻了晓星尘和薛洋,很快寻到了二人所在的院落,院内,晓星尘怀中的人不是薛洋又是何人?二人看到薛洋怀中还抱着一个婴孩,只以为他不知从谁家抢了个孩子,对他的厌恶又多了几分,而二人对面金光瑶懒懒的窝在蓝曦臣怀中由着人给他揉腰,二人身边有两个摇篮,里面是两个孩子,正在自己玩闹着。看到这个场景宋岚觉得有些奇怪,似乎并没听说过金光瑶腰部有疾?阿箐却是个沉不住气的,再加上听过了金光瑶曾经做过的恶,只觉得他和薛洋一样该死,先是直直冲向了晓星尘和薛洋的方向,也不忘拔出宋岚的拂雪刺了过来,晓星尘看到一闪而过的剑光本欲用霜华挡住,可是怀中抱着薛洋和糖糖,本就动作不便,再加上他看清那剑是拂雪,霜华竟一把掉在地上,幸而蓝曦臣眼疾手快用朔月挡住了这一击偏了剑的走势,可即便如此,薛洋也还是手臂中了一道剑气血流不止,怀中的糖糖许是也被凌厉的剑光闪了眼又或者是感受到薛洋受了伤,竟大声啼哭了起来,薛洋顾不得处理自己的伤口忙哄着他,看着仍在愣神的晓星尘,冷笑一声站起身来。一时间小院中竟乱作一团,金光瑶不知道晓星尘的想法,只看到薛洋要被刺杀时晓星尘不护着他还弃了剑,由着薛洋被伤,只觉怒极道:晓星尘你这是什么意思?若不是蓝涣动作快,薛洋就要丧命于此了!阿箐见一击不成,想再出手可是剑却被蓝曦臣紧紧压制着,又听了金光瑶的话怒道:你一个…唔唔唔。听到第一个字蓝曦臣就手指微动给她施了禁言术,阿箐自然也听说话禁言术,愤愤的看了蓝曦臣一眼就转头看着晓星尘,刚刚回过神的晓星尘感受到她的注视,正想开口却突然想到金光瑶刚刚的话,一回头看到薛洋还在滴着血的手臂,瞬间一惊,忙过去把还在抽泣的糖糖抱过来放在一边道:阿洋对不起,是我不好,没护住你,伤口疼吗?我去找东西给你包扎你等我。门外的宋岚看到晓星尘对薛洋的紧张只觉得不可思议,他自然看得出来晓星尘此时完全是自己的意识,走了进去想拉住准备进屋找药晓星尘却看到晓星尘急得赤红的眼,却还是站在门口没有动,晓星尘只看到有人站在门口挡住了他找药的路,完全顾不上看那人是谁,走过来一把重重推开进了屋,宋岚被他推得一个踉跄,默默站稳后就走了过来,收了阿箐手里的剑拉着阿箐走到另一边坐了下来,对蓝曦臣写道:蓝宗主可以先收剑了,阿箐不会再动手,禁言先不必解也可以。蓝曦臣看了仍然不服的阿箐一眼点了点头收了剑坐回金光瑶身边将人紧紧揽入怀中,金光瑶感受到蓝曦臣微有些颤抖的手臂蹙了蹙眉却没说话,只回抱住人,蓝曦臣心里却有些后怕,阿箐摆明了要说出那些他连午夜梦回都不敢想的曾经毁掉他如今难得的平静和幸福。晓星尘直到找齐了东西给薛洋包扎好了伤口又把人抱在怀里才回复了平静,薛洋又把糖糖抱进怀里才开口:晓星尘,他们两个和我有仇吗?晓星尘僵硬半晌,点了点头。薛洋又道:那你以前也和我…或者说另一个我有仇吗?和你住的地方有关吗?晓星尘小声嗯了一声。薛洋叹了口气把头放在人肩上道:那你如今还恨我吗?我想应该是不恨的吧,晓星尘,我有点疼,你给我块糖我就不生气了,要不然你就去睡地板吧。晓星尘眼眶有些湿润,剥了块糖放进人嘴里。薛洋道:好了,如今你也补偿我了,我也不生气了,我们之间,还有瑶瑶和蓝曦臣之间或许都发生过很多事,但是对于我和瑶瑶来说那大概是我们两个的上辈子,我们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所以你们大可以放心,只要是你们不想告诉我们的我们都不会问。蓝曦臣,刚刚谢谢你啊。蓝曦臣只道一声不用。宋岚坐在那里听到薛洋的话,又看着紧紧相拥的晓薛和曦瑶还有门口听到动静来看热闹却手下防备着他和阿箐的忘羡二人,忽然就有一丝释然,对着几人拱了拱手权当行礼便取出拂雪带着阿箐御剑离开了,阿箐不满,却被他点住了穴道,二人的身影就这样消失了。
                   不管世间如何议论纷纷,他们的生活却总要过下去,蓝曦臣本欲带着金光瑶两个世界一边住半个月,可金光瑶却舍不得蓝曦臣这般操劳,终于狠下心做了决定一直留在蓝家,晓星尘和薛洋二人选择了两边来回住,也时常带孟诗金光善二人过来同金光瑶一家团聚。一眨眼,几个小豆丁都三四岁了,小莫离也天天跟着 糖糖他们三个胡作非为,简直是魏无羡的翻版,蓝启仁虽然气不过每次都要罚她,但是架不住小莫离每次都能把蓝启仁哄的没了脾气,无数次逃过抄家规的命运,顺便一提,经过蓝启仁的不断思索,蓝家家规更上一层楼,成了六千条,其中五百条的大致意思都是一样的:远离魏婴!又一年春暖花开时,金光瑶又怀了孕,这次害喜反应比起当年的薛洋确实有过之而无不及,而每吐一次蓝曦臣就面无表情的偷偷记下一笔小家伙抄家规的次数,一来二去已经攒了三百多次,一次被金光瑶发现,面无表情的一把火烧了然后继续吐。终于满了十个月,小公子顺利降生,成了众人的眼中宝。金凌和蓝思追大婚之后也去了现代做了手术,如今也有了二人的血脉,金凌的性子越来越沉稳,江澄也娶了一位仙子为妻,诞有一女,同莫离的关系果然自幼就极好总是黏着莫离,有时连江澄这个爹都比不过,让人哭笑不得。
               时间就这么安安稳稳的过着,宋岚终是放下当年仇恨,同阿箐结为师徒一黑衫一白袍一同行侠仗义,没几年竟也有了新的明月清风傲雪凌霜重现于世的传闻。晓星尘只觉欣慰,然后继续带着薛洋四处吃着酒酿圆子桂花糕糖葫芦再扫荡所有的糖铺子。
            正是岁月安稳,时光静好,与君不离分。

评论(2)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