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抚琴瑟

魔道沉迷曦瑶忘羡追凌晓薛其他请勿扰谢谢 不想撕只想好好看文产粮 对江澄不爱不黑就这样 群号看这里。群号码:901691976

暖浮生十四

            距离上一次薛洋作死已经过了半个月,薛洋在床上躺了几天之后就亲手把那几样东西都一起扔了,晓星尘心道可惜也不敢多言,毕竟这人想哄顺毛可真是不容易…
            六月的天气已经有些热了起来,金光瑶和薛洋想起许久没有开过的直播觉得有点对不起粉丝们,这天终于开了一次,直让粉丝们直呼活久见。而这次直播更重要的则是直播结束时宣布了退圈的决定,毕竟如今他们的生活重心已经逐渐转移向了家庭,再不像当年年轻时有那么多时间。说完之后就直接关闭了直播,二人都没有动,只是坐在那里用小号看着公屏上仍在表示不接受的粉丝们,都有些想反悔却都没有动作,蓝曦臣和晓星尘也在他们的直播间也听到了他们的决定,见两个人一直没有出房间,还是一起走了进去,将自家人抱进怀里无声安慰着,二人很快调整了情绪,洗了把脸,四人一起去了婴儿房内,如今糖糖已经快五个月了,曦瑶二人的两个小宝贝儿也三个多月了,糖糖和佩琼看到自己父亲和爸爸过来,都兴奋的伸着小手啊啊啊的叫着,衿睿仍然是一副冷静的样子,但是金光瑶他们逗他时偶尔也会给面子的笑一笑,笑起来和蓝曦臣很像。让金光瑶有些喊感慨未来自家儿子还不知道要有多少风流债。糖糖对薛洋总是挥舞着小拳头,一副不喜欢的样子偏偏薛洋要是不来逗他他又总是不开心,薛洋很奇怪他这毛病是从哪来的就见几人都盯着他,颇有些尴尬。蓝启仁没有办法回去,也只好先在这里住了下来,每天的生活就是逗孩子和看着魏无羡吹胡子瞪眼睛。
               又过了一个月,正式到了七月,魏无羡也怀孕了,虽然蓝忘机不想他做那个手术不过看着金光瑶和薛洋都没什么事,又架不住魏无羡要求,一过了年就只好陪他去了。如今孩子也怀了一个多月,魏无羡似乎没受什么影响,每天还是该吃吃该睡睡。而这件事最大的好处大概是蓝启仁不在看着他吹胡子瞪眼睛还有停下的天天。三个多月时,逐渐出现了反应,他的口味也变了,从嗜辣如命变成了爱吃苦的。蓝忘机只好每天变着样给魏无羡做蓝家的膳食,魏无羡有些苦不堪言的直叹这真是蓝家的血脉,从小就与众不同,却又将那些东西吃的一干二净。这一吃居然就吃了四个多月,孩子七个多月时他的反应才逐渐消失,恢复了嗜辣如命的曾经。江澄看着自家发小的惨样心里也觉得有点心疼,人家怀个孕都往胖长,他这天天吃蓝家那些玩意不但没胖还瘦了点,更显得肚子大。好在七个多月时开始养了回来。一眨眼就快到预产期了,蓝忘机为了防止特殊情况,提前一周就带人去办了住院,虽然是金光瑶掏钱。孩子却没搞什么特殊情况,预产期当天乖乖的出生了,是一个女儿,魏无羡给孩子取名为莫离。蓝忘机自然明白其中意,欣然接受。出院前一天魏无羡叫住江澄和他单独待在病房,沉默了许久才开口道:江澄…莫离…认你做干爹行吗?说完也只是逗弄着孩子有些不敢看江澄,江澄听了他的话整个人都僵住了,半晌才哑声道:只要你们愿意…自然是可以。魏无羡当即表示:我们自然是愿意的…那以后,你就是她的干爹了…说完声音已有了些哽咽。二人心里都有一句话未曾说出…但愿有一日,会出现下一代的…云梦双杰。
            魏无羡回家一个月后,从过去而来的他们一日醒来突然发现身处在一个从未见过的空间之中。蓝曦臣和晓星尘到处都找不到金光瑶和薛洋,都有些焦急,这是在他们面前,一个女子突然出现,众人都有些震惊,这女子分明是江厌离的脸,江澄和魏无羡跑了过去,大声道:姐/师姐!魏无羡还不忘拉了金凌一把。金凌只觉得自己如同在做梦。那女子眼中含泪却还是笑着道:阿澄,阿羡,阿凌。待几人认了一番亲之后,江厌离才招待众人坐了下来并开口解释道:今日带你们来此是因为你们在这个时代的任务都已完成了,当初我让我徒儿送你们来此只是怕蓝宗主和晓道长抱憾终身,如今大事已了,你们都可以回到过去的时代了,不过我会教你们一道咒文,你们可以自由在这两个世界中穿梭,自然也可以带他们前去过去,所以你们大可放心。魏无羡听了这话有些惊讶道:师姐你?江厌离道我本是天界月老,作为江厌离那一世只是渡了一场劫,劫渡完了自然就结束了。魏无羡听完却不知该说什么好,江澄亦然。江厌离看了看他们,笑着道:好了,如今我便将这咒文教给你们,教给你们后,我就先送蓝老先生他们回古代了,蓝宗主晓道长你们回去同他们二人说清再自行决定吧。众人点头,他们都很快学会了那一道咒文,江厌离见状抬手,瞬间几道白光闪过,只有蓝曦臣和晓星尘还站在原地。江厌离道:好了,如今他们都回去了,我这就送你们回去。正欲动手,就听蓝曦臣道:江姑娘且慢。江厌离有些惊讶停了手。就见蓝曦臣和晓星尘同时对她行了个礼道:多谢江姑娘相助,才没让我们遗憾一生,永失所爱。江厌离道:不必谢我,谁让我是月老呢,好了,他们快醒了,你们回去吧。说完就将二人送了回去。这空间也逐渐消散。江厌离也转身回到了月老殿中。
             这日下午,蓝曦臣同他们大致讲了他们找到回去的方法了一事,并表示其他人已经先一步回去,他们两个想带他们同去住几日,孟诗欣然同意。于是众人一同动了身,都到了云深不知处中。蓝家小辈们见到许久没出现的泽芜君虽然惊讶却也还是正色行了礼,待看清泽芜君身边抱着孩子的那人只觉更为惊讶,居然是敛芳尊!但因为蓝家家规未敢发出疑问,只匆匆散去。蓝曦臣将人们先带去了寒室,又去找了蓝启仁,同蓝启仁谈了他要在这云深不知处,再办一场婚礼,迎娶阿瑶过门一事,告知天下他的心意,这次定要护他周全。蓝启仁听过之后,听了蓝曦臣的想法沉默许久最终还是点头同意了,虽然这一举动会让蓝家成为众矢之的被推上风口浪尖,可是蓝曦臣言语间的坚定注定此事无法回转,谁让蓝家出情种呢。蓝启仁问道:你想让叔父做什么?蓝曦臣回应道:曦臣想请叔父向岳父岳母下聘结亲,共议成亲之事。蓝启仁点头起身道:那便走吧。蓝曦臣起身跟上前往寒室。
                 因为二人已经结过一次婚,金光善本想拒绝此事,却又想到蓝曦臣既然是一宗之主,这宗主夫人也不能不明不白的就有了人,况且那场婚礼蓝启仁这个长辈也并不在,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因为有了金光善和孟诗的同意,这事就算是定了下来,最终婚礼定于一周之后,虽然时间有些赶,但最近的良辰吉日便是一周后,再等就要三个多月了。晓星尘和薛洋并没有参与他们的商议,只是坐着听。晓星尘等他们都商议好之后,才拉着薛洋走了出去,有些紧张的问薛洋道:阿洋可愿同我去找家师,待寻得,也与阿洋再办一场婚礼。刚说完就听薛洋道:我不愿意。晓星尘的眼神瞬间暗了下来,有些失望。就又听薛洋道:你和蓝曦臣不同,他是一宗之主,所以必须要在折腾这一次,可你我不同,你只是个闲散道士,所以不需要搞这么复杂,你记着,我薛洋在意的不是婚礼有多盛大宾客有多少,我在意的只有身边的人是你就好了啊,只要你不会不要我,就足够了,至于婚礼什么的自然是要办的,不过等他们办完之后你我随便寻个日子就可以了,什么良辰吉日美好吉时我都不在乎,和你一起,每天都是我的良辰吉日啊。晓星尘,我在意的只有你,就这么简单。晓星尘看着人认真的神色只觉得感动,将人紧紧抱住道:好。薛洋回抱住人说:那晓大道长,带我去看看你之前生活的地方可好。听到这话晓星尘僵住了,只觉得从头到脚蹿出一股冷气,他之前住的地方…是义城啊,那个地方…有太多他和薛洋的恩怨了,虽然如今的他不记得,可他出于私心还是不愿带他去。想了想还是说道:阿洋,今日天色不早了,我还是带你去山下逛逛这山下的小镇好不好。薛洋抬头看了看太阳还高高挂着的天空,感受到人的那一抹僵硬点了点头同意了。晓星尘同蓝曦臣拿了一枚通行玉令又拿了些钱就带着薛洋准备下山,听到他们回来了的魏无羡也晃悠了过来拉着蓝忘机和晓薛二人一起下了山,把彩衣镇逛了个遍,终于找了个机会让晓星尘去给他买东西,才有了时间问魏无羡道:你们知不知道之前晓星尘住哪啊?让他带我去看看他居然不带我去!魏无羡听完这话也有些尴尬,毕竟当年…在义城他们还断了薛洋一臂,几乎杀了薛洋。想了想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薛洋看了一眼明显就是在撒谎的魏无羡,撇了撇嘴也没再说话。到了晚上吃了饭终于回了云深不知处。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