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抚琴瑟

魔道沉迷曦瑶忘羡追凌晓薛其他请勿扰谢谢 不想撕只想好好看文产粮 对江澄不爱不黑就这样 群号看这里。群号码:901691976

暖浮生十一

             到了中午,蓝启仁想了许多最后还是决定同意了他们的事,不管前尘往事如何,可是如今曦臣已经决定了,孩子也快生了,事情已成定局已经无法改变了,也只能认了。饭菜不断上桌,众人也上了桌,吃了饭蓝启仁坐在了金光善和孟诗身边,又重新谈了曦瑶二人的事,并说定了聘礼的事,蓝启仁决定找到办法回去之后凑齐东西在送来。午后一群人都围在客厅聊天玩闹着,突然薛洋腹部一阵剧痛,一群人慌慌忙忙的赶去了医院,到了医院简单检查过医生说羊水已经破了,立即安排了住院,将人推进了产房,晓星尘在门外坐立不安,听着里面时不时传出的薛洋的喊声,面色一片惨白,蓝曦臣也有些变了脸色,心里想着生孩子居然这么疼的么…那阿瑶到时候生两个岂不是更可怕…众人就这么在门外等了三个多小时,孩子的啼哭声传来,几分钟后护士抱着一个孩子走了出来,对他们道是个男孩,要把孩子交给晓星尘抱着晓星尘却看也不看孩子,只是拉着护士问薛洋怎么样了?怎么还不出来?孟诗无奈先抱过了孩子,护士说薛洋等会就出来了正在缝合伤口,只让他们回病房等着,又交代了些新生儿的护理方式就回了手术室内。孟诗见叫不动晓星尘,只好放弃叫他,和其他人一起先回了病房,又过了十几分钟薛洋被推了出来,整个人就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满头的汗水,紧闭着双眼,晓星尘见人这样,只觉得整颗心都揪了起来问了护士才知道,人只是累极睡着了几个小时就醒了,才觉得放了心。回到病房,孟诗金光善都在逗弄着小宝贝儿,护士交代了晓星尘关于薛洋的注意事项,晓星尘事无巨细的记清楚,护士才离开。晓星尘按着护士的嘱咐打了温水准备给薛洋擦去身上的血痕,掀开被子前虽然已经做了有许多血的心理准备,可是掀开的一瞬间还是瞬间红了眼眶,这么大的出血量,还有一道明显的伤口,足有十几厘米,晓星尘怕人吹了风着凉不敢多耽搁,手抖着给人擦拭,孟诗逗着孩子也注视着他的情况,看他的状态实在是没法照顾人。只得走过来把孩子放进小摇篮里,拿过他手中的毛巾,对他说:你冷静点,先把手洗了去看看孩子,妈来给他擦,你这样也做不好,星尘听话,孩子很可爱,去看看。晓星尘木木的答应了一声,照着她的话挨个照做。洗掉了手上沾上的血污,走到孩子旁边,围着的众人见他过来都默默的给他留出了位置。晓星尘才看到孩子,孩子很乖,眼睛睁的大大的,眼睛很好看,和他的眼睛很像,灿若星辰,看他过来仿佛认出了爸爸一样,对着他咧嘴露出了一个笑,笑起来很好看,晓星尘忽然就被逗笑了,伸手抱起了小家伙,小家伙全身软软的,有一股奶味,晓星尘闻了闻像是平时薛洋爱吃的奶糖,宝贝儿的皮肤很白,和薛洋一样是奶白色,他不太会抱孩子,大概抱的小家伙有些不舒服,咧了咧嘴却也没有哭,晓星尘坐下来默默调整着手臂的姿势,不好有什么大动作怕会把小宝贝儿掉到地上,整个人僵硬着头皮,金光善看不下去,走过来默默帮他调整了姿势说:你这么个抱法几分钟胳膊就要酸了,不要那么紧张,放松点。晓星尘有些尴尬,平时金光善公司忙,很少和他们有什么交流,如今突然这么靠近还有些不习惯。给薛洋收拾好盖好被子的孟诗走过来,似乎看懂了晓星尘的想法说:你不要管你爸,他就这样,看着现在好像有经验了,当年阿瑶出生让他抱,抱了十分钟好几次差点把阿瑶扔地上,比你还僵硬,你已经抱的挺好的了,慢慢练吧,毕竟第一次当爸爸。说话间小宝贝儿突然哭了,晓星尘一惊差点一把扔地上,幸好魏无羡在一边眼疾手快接住了孩子,在孩子嘴边点了点说:他应该是有点饿了,小师叔这可不能扔啊!孟诗笑了笑把早就冲好泡在热水里保温的奶瓶拿了过来让魏无羡抱着孩子举着奶瓶放进孩子嘴里,果然是饿了。孟诗有些惊奇道:你带过孩子?居然还能看出他饿了。魏无羡想着乱葬岗上带阿苑的那些日子说:的确是带过的。想起被种的那些时间,蓝思追只觉得一言难尽。孟诗看出人不太想提也没在多问,第一顿奶不能吃太多,所以只冲了十几毫升,小宝贝儿喝了个精光,孟诗把奶瓶拿着叫晓星尘一起离开。魏无羡轻轻拍了拍孩子的背,让孩子打了嗝出来,吃饱喝足的孩子有些犯了困,魏无羡轻轻把孩子哄睡,待睡得安稳了,放回了小摇篮里晃悠回蓝忘机身边又恢复了一贯吊儿郎当的样子。蓝忘机看他几眼确认人没有因为那些记忆而受影响才放心,任由人靠在自己肩上。见孩子身边终于没有人围着了,金光瑶走了过去,看着睡得很香的小宝贝儿,只觉得可爱不已,一连拍了许多张照片,孟诗和晓星尘回来,看大人孩子都睡着也没敢发出什么声音,生怕吵到他们。小孩子的觉总是时间不长,过了不久小宝贝儿就醒了,金光瑶伸手指放在他手心,他就狠狠攥住,金光瑶笑着道:是个有力气的,名字有想过吗?晓星尘有些尴尬的说:还没想过这个问题…等阿洋醒了一起讨论吧。金光瑶点点头又说:这孩子我可是定了要当干儿子的啊!晓星尘就笑说:好啊。又逗弄了一会孩子,孟诗众人就先回了家,表示晚上再来,魏无羡看这孩子可爱的很,也留了下来,蓝忘机自然是随着他。金凌觉得小孩子软软的很好玩也要留下,于是蓝思追也陪他留了下来,病房里就只剩了晓星尘和忘羡追凌几个人,还有睡着的薛洋和孩子。孩子被魏无羡逗得玩的很开心,时不时咧嘴笑着。中途护士来了一次给薛洋检查了一下,又给薛洋换了医疗垫按了肚子重新换了伤口的纱布才离开。又过了一个多小时,薛洋才悠悠转醒,一醒来就感受到腹部传来的疼痛,皱了皱眉,晓星尘见人醒了,忙按铃叫了护士,又坐在一边握着人的手,护士来了检查了一下,没什么特殊情况,让晓星尘给他喂点水,不能喂多润润唇就行了,12小时内只能吃流食,只喝点粥就好,过了十二小时可以吃点半流食,面条什么的。晓星尘一一应下。护士离开晓星尘就给人先喂了点水,薛洋恢复了些精神,问他孩子呢,魏无羡忙把孩子给他抱过来放他身边,薛洋看着孩子撇撇嘴开口就是一句好丑,孩子许是听懂了他的嫌弃,哇一声就哭了,薛洋和晓星尘都有点发懵,晓星尘把孩子抱起来哄着也没有效果,正想求助魏无羡就见孟诗急匆匆推门进来还问着:怎么了怎么了?大老远就听见宝贝儿哭了,呀阿洋醒了啊。薛洋默默点头,孟诗走过来把手中东西放下接过孩子抱着哄,孩子却还是哭着,问了句怎么回事?是不是没给喂?就听金凌把刚刚薛洋醒了说他丑的事一说,孟诗只觉有些好笑,让晓星尘把床摇起来一点又确认了薛洋没有不舒服,才把孩子放进人怀里说:孩子这是不高兴了,哪有你这样的,一醒来就嫌孩子丑,这孩子多好看啊!你惹哭的你来哄!薛洋:…妈你开玩笑吧…刚生几个小时怎么可能听懂我说话?虽然自己说的也没有什么底气。看着孟诗的神色,默默地看着孩子说:那…你最帅?你不丑?孩子很快止了哭声。薛洋:…这孩子怕是要成精。晓星尘也有些震惊。孩子却不管那些,又自己在薛洋怀里自娱自乐玩的开心。孟诗把带来的饭打开,招呼他们吃饭,又把单独给薛洋带的粥拿出来喂他喝了。
               很快过了一周,薛洋恢复的很好,孩子也很健康,得到了医生的准许让他们出院,金光善亲自找了院长把这个病房预定了下来,毕竟金光瑶也快到日子了,提前准备好总要更安心些。回家后他们讨论了许久,孩子的名字最终决定叫晓澜瑾,小名糖糖。又过了十几天,金光瑶也要生了,有了薛洋的经验,没有了手忙脚乱,蓝启仁也跟着前去了医院,这次在产房门口等的时间足足六个多小时,才终于听到了孩子的哭声,孩子被抱出来之后,孟诗和金光善一人抱一个,蓝启仁想抱抱孩子却又不愿意过凑过去,只跟在众人身后回了病房,蓝曦臣也在门口等了金光瑶出来才一同回了病房,金光瑶一直强撑着没有睡,回了病房,又看了看两个孩子才放心睡了过去,擦拭血迹时,蓝曦臣手抖的比晓星尘还厉害,却拒绝了孟诗帮忙,还是坚持自己亲手做完了这一切,孟诗也不坚持。眼见孟诗离开了两个孩子身边,蓝启仁心里松了口气,终于能看看两个孩子了,故作不经意的走了过去准备抱起。却不知他这幅别扭模样早被魏无羡等人看在眼里,魏无羡只觉一阵好笑,刻意拉着蓝忘机大步走过去先蓝启仁一步抱起一个孩子放进蓝忘机怀中,蓝启仁气的吹胡子瞪眼睛,正想着抱另外一个就见魏无羡抱起了另一个还拉着蓝忘机转了个身,刚好背对着他挡住了孩子,又和蓝忘机说:蓝湛蓝湛,小侄女眼睛和嘴长得像大嫂,你快看看小侄子像谁?蓝忘机依言低头看着孩子,片刻后道:眼眉像兄长,鼻子像兄嫂,嘴…还看不出。魏无羡看着蓝忘机一件正色抱着孩子的样子心里忽生了几分异样,突然就想知道如果蓝忘机抱着他生的孩子是什么样。想了想又把这念头甩出脑海。魏无羡抱了一会就把孩子放了回去,毕竟蓝启仁的目光一直盯着他,实在让他承受不住。金光瑶睡了只有一个多小时就醒了,醒来看着坐在床边的蓝曦臣和躺着的两个孩子,只觉心满意足,想了想让蓝曦臣把床摇起了些,把两个孩子抱到同一边放好,将两个孩子的手分别放在他和蓝曦臣手心,让魏无羡帮忙拍了照发了微博,配字是很简单的等式:1+1=4。这时护士进来了,看到摇起的床连忙又放平训斥了一番,检查了伤口又再三叮嘱一定要平躺,得到保证才离开了。孟诗看他已经恢复了精神就准备回去了,毕竟家里还有个薛洋再“坐月子”于是除了金凌和蓝思追,其他人也都离开了。金凌看着两个小奶娃娃只觉得十分好玩,逗完这个逗那个,说来也怪,这对兄妹,哥哥十分乖巧可爱,妹妹却像个小混世魔王,说哭就哭。金光瑶看着女儿有些头疼,蓝曦臣给金光瑶喂了些水,金光瑶突然想到孩子还没有名字就问道:蓝涣,孩子的名字是我们定还是让叔父定?蓝曦臣道:这些你我商议决定就好,不过你如今的身体还虚弱,此事也不急于一时。金光瑶却摇摇头:不要,我就要现在定。你陪我想!想了许久又拿出手机敲敲打打半天后道:女儿叫佩琼,儿子叫衿睿怎么样?蓝曦臣笑着表示阿瑶想的都是好的,金光瑶有些不满道:你不要应付我!蓝曦臣见人不高兴了,忙道:我没有应付,我的确是这么想的啊。金光瑶看他一眼说:那名字就定了,女儿姓金,儿子姓蓝。蓝曦臣点头。金凌看着他们两个,心里默默为小叔叔感到开心。金光瑶见大事敲定,又睡了过去。
                金光瑶住了一周后也成功出了院,薛洋身体已经养得差不多了,糖糖又长开了许多,三个小朋友白天都在婴儿房内,众人是不是去逗弄一番。小衿睿还是十分安静的样子,让金光瑶总是感慨自己有个早熟的儿子。一眨眼就到了糖糖的小百岁,薛洋和晓星尘都没准备大办,只是家里人随意庆祝了一番就过去了。十几天后金光瑶和蓝曦臣也做了相同的决定,并没有为两个孩子大办,却也闹腾了一整天,晚上回了房间,孟诗把两个孩子抱了过去,让他们好好休息,金光瑶表示今晚不用受魔音摧残很是幸福了。却没看到身后蓝曦臣盯着他意味深长的眼神。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