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抚琴瑟

魔道沉迷曦瑶忘羡追凌晓薛其他请勿扰谢谢 不想撕只想好好看文产粮 对江澄不爱不黑就这样 群号看这里。群号码:901691976

暖浮生十

              深秋十月,天气渐冷了起来,薛洋一贯畏寒,早早地将自己裹的严严实实,衣服左穿一件又穿一件,配上肚子,整个人像是个皮球,却还是天天喊冷,被金光瑶和魏无羡妯娌两个好一通嫌弃,虽然魏无羡并不敢明目张胆的说出来,毕竟是小师婶。这天,日子到了万圣节,孟诗心血来潮提前几天就开始营造过节的气氛,金光瑶表示不甚在意,其他人却有些兴奋,这还是他们来到这个时代过的第一个节日,其中最兴奋的就是薛洋,毕竟万圣节有糖吃。于是到了这天早上,薛洋一大早就爬了起来,兴冲冲的洗漱完就开始挨个敲响房门去要糖,晓星尘跟在身后看他时不时地小跑觉得心惊胆战,薛洋第一个敲响了金光瑶的房门,金光瑶睡得正熟,蓝曦臣开了门,拿了金光瑶准备好的糖给了他就想关门,却被薛洋顶住钻了进来去了金光瑶床边坐下开始喊人起床,蓝曦臣阻拦不及,只好拉着晓星尘也走了过来默数三二一,然后就见金光瑶黑了脸起来,把薛洋一把扔进晓星尘怀里又给了他一个再来就打死的眼神,又回去睡下,蓝曦臣趟回人身边顺路让晓星尘带人出去。晓星尘默默的把作死失败的薛洋带了出去。薛洋还不甘心,想起刚刚金光瑶的眼神又有点怂了,自言自语的说:以前和瑶瑶睡得时候他起床气没有这么重啊…出了房间又纠结了一会被晓星尘喂了颗糖就把这事抛在脑后,又去了下一个房间,继续敲门要糖,比金凌他们这几个孩子都兴奋,一整天收获颇丰,晓星尘想把糖要下不让他吃太多却失败了,最后只好放弃,毕竟薛洋撒娇卖萌什么的让他实在无法拒绝。
                快到中午金光瑶才睡醒,仍躺着不愿起身,想起早上薛洋似乎来过,问蓝曦臣得到了肯定答复,慢吞吞的点点头爬起身来,蓝曦臣辅助人洗漱完下了楼,金光瑶得到了薛洋的几个眼刀也不在意。日子继续过着,很快竟然快要过年了。众人来到这个世界已有快半年的时间,也不知道那个世界如今怎么样了,蓝曦臣和蓝忘机都有些担心云深不知处还有叔父,他们离开这么久,也不知道如今如何了。默默关注这边进展的那位仙友在暗处笑了笑深藏功与名的准备搞事情。到了过年当天,一大早起来帮忙准备下厨的蓝曦臣和蓝忘机还有晓星尘看到面前突然出现的蓝启仁一脸懵。蓝启仁看到莫名其妙消失了许久的两个侄子穿的奇奇怪怪的在自己面前出现就想发火,却还是忍住了,只是先问了蓝曦臣这是什么地方?他们为什么在这?蓝曦臣大致讲了讲他们来的原因和发生了的事,还没等说完,在厨房等不到三人的孟诗和金光善走了过来,看到蓝启仁愣了愣问蓝曦臣:曦臣,这老头是什么人?和你还有忘机当初的装扮很像呢,是你们的家人吗?听到蓝曦臣说这就是他们的叔父,孟诗忙拉了金光善问了句亲家好,听到亲家二字,蓝启仁认出了金光善却不认得孟诗,听到亲家二字,脸色有些发黑,却还抱着一丝侥幸地问不知你们的女儿姓甚名谁?孟诗愣住了半晌才有这尴尬的表示:我们没有女儿,是儿子,叫金光瑶,如今已经…听到金光瑶三个字,蓝启仁顿觉一口气上不来下不去,大怒道:我不同意,曦臣,你怎么能做出这种大逆不道之事,你怎么能…怎么能…本想说怎么能和十恶不赦的大魔头在一起,可是想到曦臣说不能提及那个世界的事,还是强行咽了下去。蓝曦臣正要开口却见金光善黑着脸站了起来说:亲家这话好生有趣!是你家侄子和我们说求娶我家阿瑶,我们才给他们办了婚礼,如今孩子都快生了,你居然说什么大逆不道?那干脆你让他和阿瑶离婚好了!两个孩子我们也养得起,诗诗你去叫阿瑶,这亲家不结也罢。蓝曦臣急忙开口:爸妈,我是不会和阿瑶离婚的,你们相信我!蓝启仁被金光善的话砸的有些头昏脑涨,怀孕?两个?男人!怀孕?正想再问就听道一个声音传来,一大早怎么这么吵啊?晓星尘,我饿了。晓星尘在第一个字发出的时候就跑了过去,蓝启仁回头就看见薛洋一手扶着大的摇摇欲坠的肚子慢慢的下着楼。孟诗也急迫地跑了过去,连金光善都瞬间变了脸色站起身来却没有过去。如今薛洋身子已经九个多月,预产期很快就要到了,得到了所有人的高度关注,简直是捧在手心都怕摔了,挺着那么大的肚子下楼简直是挑战他们的忍耐极限,别说走的稳不稳了,单说看见楼梯都费劲啊,这万一一脚踩空掉下来可不是闹着玩的。蓝启仁只见晓星尘三步并作两步跑上楼一把把人打横抱起,缓缓走下来,下来站稳之后嘴里说着:阿洋怎么这么不听话,不是和你说了醒了就喊我,怎么能自己下来,万一一个不小心摔倒了可怎么办?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一边说一边也不忘剥了颗糖放进人嘴里。薛洋一脸敷衍的说着知道了知道了。余光瞥到蓝启仁又问道:这老头谁?也穿着蓝家的衣服,蓝曦臣你亲戚啊?对了刚刚我路过看到瑶瑶好像醒了,你不去…话没说完就感觉面前一阵风过去,再一看蓝曦臣已经跑上楼了,蓝启仁…,好气,这侄子没法要了。薛洋…哦豁,速度好快。
            蓝曦臣回了房间就看见金光瑶委屈巴巴的坐在床边,看见蓝曦臣回来,眼眶瞬间红了,猛的跑过来扑进人怀里带着些许哭腔道:你去哪了?一大早就不见人,我以为你不要我了,呜…蓝涣。说着又将人抱紧了些。蓝曦臣感受着怀中人有些发抖的身躯心疼至极又有些愧疚,轻拍着人的背安抚怀中人不稳定的情绪,待人不在发抖才开口:小傻瓜你忘了吗?今天是除夕,我一早起来是去帮忙做饭的,怎么会不要你呢,你这么好,我不要什么也不会不要你的,阿瑶…有件事我要告诉你,我叔父也来了这里,刚刚知道了我们的事,心情不太好,也许一会看到你说话会不好听,你就当听不到好了,你只要相信我就好,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离开你们,你就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我一定会一直在你和宝宝们的身边。金光瑶听到人说叔父不太接受脸色就有些发白,听到人后面的话有安下心来,开口只说了几个字:我相信你,蓝涣。听到这句相信他,蓝涣却勾起了些不好的记忆,观音庙那一夜…他却没有相信他的阿瑶。整个人陷入了回忆。得不到人回应的金光瑶把头从人怀中抬起些许问:蓝涣,蓝涣?我们下楼吧?别让叔父久等了。蓝曦臣这才缓过神点头答应,给人穿好了衣服把人抱起来下了楼。蓝启仁看到二人的样子还有金光瑶高耸的腹部,心里知道已经没了回转的余地…不禁反思,为什么两个侄子都是这样,爱上男人也就算了,还都是大魔头,连清风明月晓星尘都爱上了十恶不赦的薛洋,当真不懂现在的孩子了。本想再刁难金光瑶几句可是看着高耸的腹部,想到那是蓝家的血脉,终究无奈的表示:算了,孩子生下再说吧,只有一点,孩子必须都姓蓝,且都由我蓝家抚养,金光瑶不得与孩子接触。听到这句话,刚刚过来的金凌蓝思追和魏无羡都觉得有些过分,金凌更是为自家小叔叔抱不平,准备开口却慢了一步。听蓝启仁这话薛洋直接开口说道:老头你不要太过分,瑶瑶为给你家侄子做了手术,手术的时候就差点大出血没了命,又怀胎十月,好不容易快生了你说孩子生下来和他没关系?你当种西瓜呢?熟了就摘走。做梦吧你,我告诉你别和我吵啊。说完就靠在晓星尘身边,下一秒感觉孩子状似不满地在肚子里踢了他好几脚,力气不小,让薛洋脸色有些发白,拉着晓星尘的手摸上小家伙踢过的地方,调笑道:看来这小崽子等不及想出来了,嘶。晓星尘看着人疼的发白的脸色,直觉心疼,低头对着肚子说:你再折腾,出来看我怎么收拾你。孩子居然真的就乖了下来,薛洋觉得好笑,这小屁孩还挺机灵。而那边金光瑶听到蓝启仁的话却还是按着蓝涣的嘱咐当做不在意,反正他不会把孩子给任何人的。蓝曦臣看到金光瑶没有受到这话的影响才放下心起身行了个礼道:叔父,孩子是我与阿瑶的,我与阿瑶早就商议过,两个孩子一个姓金一个姓蓝,阿瑶是我命定之人,既已办了婚礼,便不会放手,叔父不必再费心了,今日是除夕,叔父若愿意可以一同留下过,若不愿曦臣也不强求,爸妈,我们去做饭吧,我先送阿瑶回房间就去厨房。蓝启仁听到蓝曦臣的话只觉得要气蒙了,还送回房间,这是怕他吃人吗?心里默默想着,却又不知该如何回云深不知处,也只能先留下了。这时又看到了蓝思追和金凌一同走进来,蓝思追行了个礼就把金凌护在身后,身后还有个直接扑倒蓝忘机身边喊着二哥哥的魏无羡,看到魏无羡更生气了。魏无羡扑过来站稳后,也规规矩矩给蓝启仁行了个礼,没有得到回应也不在意。只自顾自的起身和蓝忘机腻在一处偶尔还同薛洋斗斗嘴。蓝忘机同人说了几句话也准备去厨房帮忙,魏无羡想跟上却被阻止,江澄在一边慢悠悠的说:你还是别去厨房祸害大家了,你做的那东西也叫人吃的?魏无羡表示不服,却还是不敢再蓝启仁面前太过放肆,毕竟让人不满了蓝忘机就又要平白受许多训斥,蓝老头不心疼,他却是舍不得的。晓星尘将薛洋安顿给魏无羡和江澄帮忙照看这些,刻意嘱咐了不能给他糖吃得到薛洋的不满笑了笑也不在意,也去了厨房给孟诗他们帮忙。薛洋半躺在沙发上准备小睡片刻。魏无羡随手拿过晓星尘带来的毯子给人搭上,也玩起手机不在说话。江澄话本来就少,魏无羡不理他,他更是无事可做,也掏了手机出来。金凌和蓝思追两个孩子腻在一处,金凌因着刚刚的话心里有气刻意忽视蓝启仁,蓝思追不知该怎么劝毕竟错在蓝先生,只好只陪着金凌。蓝启仁看了半晌忽然觉得不对,曦臣忘机也罢了,可是思追的抹额…心下暗暗祈祷千万不要是他想的那样,声音有些发抖的问道:思追你的抹额呢?蓝思追听到这个问题,还没等开口回答就看到金凌把叠的整整齐齐的抹额拿了出来说了句:他抹额在我这里。蓝启仁听到后心里想…!!!这是天要亡我蓝家啊,怎么好白菜都长成断袖了…?蓝思追看着蓝先生一副受了暴击的模样有些不忍,但是与金凌在一起也是事实,抹额送出去就不可能要回来。只好还是坐在抱着收起抹额歪倒在自己怀里的金凌没有动。这是晓星尘和蓝忘机一同端了许多早饭走了过来,对他们道:你们先吃点东西,中午就有大餐吃了。说完又把薛洋叫起来喂了些早饭,听人说饱了才又让人躺好继续睡。魏无羡和蓝忘机一起吃着,突然想起什么问了句大嫂吃了吗?蓝忘机说:兄长已经端上去了。魏无羡点点头继续吃,时不时喂蓝忘机几口又被蓝忘机喂回来。江澄只觉得吃狗粮已经吃饱了,如今的江澄在众人的影响已经默许了追凌二人的事,也不再计较从前的许多事,竟觉得自己心境旷达了许多。如今的金凌也不在恨魏无羡,偶尔也会叫他一声舅舅,一切似乎都在变好。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