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抚琴瑟

魔道沉迷曦瑶忘羡追凌晓薛其他请勿扰谢谢 不想撕只想好好看文产粮 对江澄不爱不黑就这样

暖浮生九

           不知不觉婚礼后已经过去了两个月,天气也已入了深秋,一天午后金光瑶躺在蓝曦臣怀里玩手机,蓝曦臣拥着他坐着,薛洋嘴里嘟嘟囔囔的从楼上下来,整个人都蔫蔫的,晓星尘跟在身后担心不已,又不敢说话,最近这几天薛洋这脾气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暴躁的堪比火药,一点就炸,薛洋下来坐下随手拿了块蛋糕放进嘴里,还没等咽下突然就泛起一股恶心,飞快跑去洗手间一阵吐,金光瑶看着他这样,心理渐渐起了怀疑,这症状明明就是…怀孕!薛洋吐完被晓星尘伺候着漱了口有点崩溃,那蛋糕是他曾经很爱吃的,这怎么突然抽疯吃了居然觉得恶心了。晓星尘扶着人刚坐下就听金光瑶问:洋洋你这样多久了?你这症状…话说回来咱们最近没去体检过呢,明天你还是去查一查吧,蓝涣我睡一觉,晚点叫我。蓝涣点头并默默调整了姿势让人睡得舒服些。扭头看到晓星尘和薛洋都是一副震惊的表情,说:你们现在没必要想这么多,明天去查过自然知道,明天我们一起去,最近阿瑶总是觉得疲乏困倦,我也有些担心。薛洋还是呆呆的,只哦了一声。晚上孟诗回来,蓝曦臣便提了一句,孟诗表示去去去!必须去!本想再把家庭医生喊来却被金光瑶拦住了,表示没必要大晚上折腾了。江澄坐在一边,听他们说薛洋可能是怀孕了,只觉得一阵头晕,男人居然能怀孕?魏无羡同学同样表示震惊,见瞒不住了,孟诗只好说出了他们两人做手术的事,蓝忘机本有些心动,听到这个方法瞬间放弃了,毕竟在他看来什么都比不过魏婴。
             第二天一早,一群人一起出了门,在医院检查了许久,最终确定,薛洋已经怀孕两个半月了,金光瑶也已经两个月了,孟诗脸色变幻莫测,看的晓星尘和蓝曦臣都觉得心虚,只好默默问医生记下孕期所有的注意事项和禁忌。医生看着眼前这一群人,干脆全部打印了给他们,洋洋洒洒四五张纸,一个多小时后,终于问够能离开医院,金光瑶和薛洋站起身拔腿就要走,蓝曦臣和晓星尘都几步冲上来就把人抱起,二人一阵无语,回了家之后,二人更是成了所有人眼里的瓷娃娃,几乎什么都不用他们干,走路有人抱着,衣服有人给穿,要东西有人给拿,就差吃个饭都有人喂了。薛洋的胃口越来越差,脾气也更加暴躁,有时好脾气如晓星尘也觉生气,可是看着每天吃什么吐什么瘦了一圈的薛洋,又觉得心疼不已,只好加倍宠着惯着忍着,孟诗都觉得有些看不过眼,有些替晓星尘抱不平,晓星尘却表示心甘情愿。薛洋虽然知道自己不对,却始终控制不住烦躁的情绪。有天,晓星尘找了许多地方都没见薛洋,最终看到人在房间阳台背对着门坐着,随手从房间拿了件外套快步走去有些不高兴的说:阿洋自己躲在这里干什么,还开着窗,着凉怎么办?让我…走到人面前,声音却戛然而止,眼前的薛洋…是在哭,晓星尘有些震惊,但还是快速把外套给人披上,又把人抱出去放到床上盖了被子,薛洋也不反抗,晓星尘把人放好就准备去关了窗户,却被薛洋一把拉住,抽噎道:你别走,呜。晓星尘心疼不已,轻声安慰:阿洋乖,我不走,我只是去关窗户,马上就回来好不好,乖,先松手。薛洋听了他的话送开了手,目光却一直盯着晓星尘,看到人走了回来才收回,眼泪仍旧无声地落着,晓星尘躺下用平时哄人的姿势把人抱住轻拍着人的背,说:阿洋,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告诉我好不好。薛洋却答非所问:我昨天梦到你不要我了,你嫌我烦了,可是我就是忍不住想发脾气,我不是故意和你闹的,以后我会控制的,你能不能不走。晓星尘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阿洋说什么胡话,我怎么会不要你呢,我知道的,阿洋最乖了,不乖的是我们的小家伙啊,阿洋,我是绝对不会离开你的,不哭了。安抚了许久,薛洋睡着了,晓星尘看着他却想起了义城一起生活的那几年,薛洋也是这样一副孩子心性,又想到未来要带两个孩子的日子,只觉得头疼不已。而比起这边的鸡飞狗跳,金光瑶却是很安静,一天二十四小时几乎都在睡,蓝曦臣看着很是担心,虽然医生说了这嗜睡是正常早孕反应,可这也太能睡了,偏偏看人睡得香他又不忍心叫醒。到了两个人都满了三个月之后,情况才慢慢的好转了,薛洋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很少再发脾气,金光瑶醒着的时间也逐渐长了。
            又是一个多月过去,金光瑶刚刚满了四个月,却已经有些显了怀,众人都有些担心,这四个多月也未免太早了点,薛洋已经五个多月了才显了样子,众人都有些担心,金光瑶却没什么表示,仍然该干什么就干什么,直到有一天被盯着肚子盯得有些烦了,表示这有什么好担心的,下次产检问医生不就好了,总不可能是三头六臂。 蓝曦臣仍然有些不放心,看看日子,离产检还有十几天,干脆直接抱起人准备去医院提前做产检。孟诗默契的拿了东西跟上,让其他人在家里等着。金光瑶也不反抗,只是在人怀里笑了笑,惊喜这种东西早晚是要被知道的。很快到了医院,一路顺畅的做了检查,三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b超屏幕上的画面,结束了医生说,他身体没什么问题,两个孩子也发育的很好,以后产检按着日子做就可以,以后家属方便就陪着一同过来,上次孕夫一个人过来看着怪可怜的。金光瑶听到心里就暗道一声不好,默默的想这医生怎么这么大嘴巴…偷偷看向蓝曦臣和孟诗,果然二人有些生气了却还是和医生询问着两个孩子的事,医生惊讶道:上次孕夫查完我就和他说了啊,他回去没有告诉你们吗?金光瑶看到二人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伸手抱住蓝曦臣的腰,把脸埋在人的腰腹处,小声说我们回家吧。蓝曦臣把人抱起来,和医生道了谢就面无表情的走了出去,上了车把人放下坐好也不说话,孟诗虽然生气他瞒了这么大的事,但毕竟是自己的孩子,也能明白他的想法,只是还是没有准备帮他说情,毕竟曦臣生气是应该的,他也该有个人好好管着了。
              金光瑶看着蓝曦臣的脸色,想着本来是自己的错,就凑上去道歉,服了许久的软,也不在乎前排孟诗和司机吃了多少狗粮,可是这蓝曦臣的脸色却还是那样,金光瑶说了许多都不见变化,金光瑶便有些烦了,又想到自己本来是想给他们一个惊喜,却没想到那医生话那么多,一个人去检查有什么好可怜的…看着蓝曦臣还是那样的脸色,仿佛比蓝忘机还冷,金光瑶也生了气,坐回了原处开口:是是是,是我不好!那怀两个怪我咯!我也只是想给你们一个惊喜啊!那天自己去检查也是闲得无聊啊,再说了又没什么事,蓝曦臣你有完没完!就这么点事至于吗!就知道欺负我!说着越来越觉得委屈,声音也带了一丝哭腔,眼眶有些发了红。蓝曦臣一下变了脸色,挪过去坐在人身边把人抱在腿上,不住地说:阿瑶不哭,我错了我错了,是我不好,但是阿瑶,我也是担心你啊,你说你怎么能这样不乖呢,怀两个不怪阿瑶,当然是怪我了。但是阿瑶,你说你自己跑来做检查,万一一不小心磕碰一下,惊喜不就成了惊吓?我是真的害怕啊,阿瑶别生气了,气大伤身,对孩子也不好。金光瑶的头靠在蓝曦臣的肩上,看着窗外悄悄勾起嘴角,计划通!声音却还是闷闷的说:那你以后不许凶我了!你要保证!蓝曦臣听着人带着孩子气的话有些头疼,果然还是让他离薛洋远一点吧…嘴里道:我答应你,只要以后你不胡闹我什么都答应。我的小朋友现在开心了吗?说着把怀中人往前送了送看着人的脸,看着人早就没了委屈还笑着的样子才发现自己似乎被套路了。有些无奈的对着人的双唇吻了上去。金光瑶顺从的回应着这个吻。坐在前面吃了一路狗粮的孟诗表示…这两孩子实在是…见二人难分难舍的样子和司机一脸尴尬的样子,实在忍不住咳了两声,金光瑶和蓝曦臣听到立马分开,金光瑶脸色瞬间爆红把头埋进蓝曦臣怀中不肯出来,蓝曦臣的面上也有一丝红霞,耳垂红的仿佛滴血。车很快在院子里停稳,他们刚下了车司机就绝尘千里,颇有些落荒而逃的意思。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