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抚琴瑟

魔道沉迷曦瑶忘羡追凌晓薛其他请勿扰谢谢 不想撕只想好好看文产粮 对江澄不爱不黑就这样

暖浮生七

          见二人离开,其余众人也都回去了,金光瑶拉着薛洋离开并阻止了想跟上的蓝曦臣和晓星尘,回了房间,给孟诗发了条微信,叫人过来只道有事要说,孟诗很快过来了。
          孟诗进来看到薛洋也在,以为他们是想说关于结婚的事,便坐下来了,毕竟他们才是婚礼的主角,开口问:你们是对婚礼有什么想法吗?和妈聊聊。可金光瑶要说的却是另一件事,金光瑶和薛洋对视一眼然后说:不是婚礼,我和阿洋是想出趟国,现在国外有一种手术,做了之后,男人也能怀孕…我和洋洋早就想过了,领养的再好也不如亲生的…所以我们想去做这个手术…但是妈你能不能先给我们保密别和别人说…孟诗听完没有理会他们的问题,毫不迟疑就说:我不同意,做手术是小事吗?何况还是这种手术,你们两个去,万一出了什么事我怎么交代,不行不行。说完就要走却被薛洋拉住,薛洋一向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可是现在的神情却像变了,是从没有过的严肃,薛洋把人拉回来坐好说:妈,我们已经确认过了,现在国外做这个手术是完全没有危害的,况且你想想,我们两个亲生的孩子抱着你叫奶奶什么的,和领养的肯定不一样啊,妈,你就算不信我也该相信瑶瑶,他查的很清楚的,你就放心吧。想着薛洋说的未来可能会有两个或者更多小家伙缠着她叫奶奶的画面,孟诗有些动摇,却还是不愿松口,金光瑶看出她的动摇趁热打铁说:而且我们也不是毫无准备的就去啊,你可以陪我们两个一起啊,就当是再去旅行一场,而且总共算上术后休养也只要一个月,你就答应了呗。看着两个孩子,孟诗突然有一种自己真的老了的感觉,叹了口气,最终点了头。问:你们还真是情根深种,什么时候走?我也好准备一下,刚回来又要出门我这真是造孽!金光瑶:…其实让你和我们去只是随口一说,三天之后走,一定要给我们保密啊,现在没事了,妈你回去吧!孟诗点头离开。三天后,孟诗还是没走成,以为真的只是单纯旅行一段时间的金光善硬是不让孟诗离开,孟诗心里担心却不能表露只狠狠瞪了金光善几眼,金光善莫名其妙,而临行前一天晚上,金光瑶和薛洋就身体力行的安慰好了自家老攻,所以离开没有任何的阻碍,顺利上了飞机。
           一个月虽然不长,却让他们过出了度日如年的感觉,金光瑶和薛洋都表示,虽然在一起时间不算长,但是都习惯了自家人形抱枕,现在没有了,总是睡不好,更何况还做了手术,虽然知道是自己的决定还是产生了一种男人都是大猪蹄子的想法。而地球另一端,两个人形抱枕则表示没有媳妇抱真难受啊,一时对天天肆无忌惮秀恩爱的忘羡追凌表示羡慕嫉妒,天天掰着指头过日子,孟诗拿出了几本珍藏的相册,是两个人从小到大的照片,被两个人翻来覆去看了无数次。在这样的压抑氛围中,过了半个月,魏无羡终于受不了了,毕竟天天和蓝忘机在一起时身后那两道目光实在让他芒刺在背。但是孟诗又不让他们去找人,于是魏无羡无奈,只好拉着蓝忘机一起数日子盼大嫂和小师婶回来。有天孟诗又找出一本相册,打开的第一张就是小瑶瑶可怜巴巴伸着缠着纱布的舌头躺在病床上,薛洋坐在床边的画面,蓝曦臣一下心疼的不行,问孟诗这是怎么回事?孟诗看了一眼道:阿瑶小时候很调皮还傻兮兮的,这是瑶瑶五岁洋洋六岁那年冬天,他爸和我带着他们两个去了东北谈生意,没时间管他们两个,让他们自己出去玩,他们认识了几个小朋友,阿洋去了洗手间,那几个小朋友和阿瑶说,落了雪的铁很甜,让他去舔,阿瑶信以为真,就去了,舔上去那一瞬间舌头就被黏住了,阿瑶一急,猛地退后几步就舌头被扯破了还流了一嘴的血,阿洋找到他们就看到阿瑶一嘴的血还哇哇大哭着而那几个孩子在一边笑的场景,我也不知道他当时是怎么做到的,他把那几个孩子全揍了一顿然后就背着阿瑶在雪里深一脚浅一脚的回来找我们,还一路安慰着阿瑶,可终究是孩子,看见那么多血哪有不慌的,再加上听阿瑶说了一路的疼又怕阿瑶舌头断了会死,硬撑着回来就开始哭,怎么都哄不好,到了医院医生说没事也不信,哭的一张小脸涨紫,几次岔了气,直到阿瑶伤口处理好,他又翻来覆去确认好多次没事才不哭了,那股认真劲我这个当妈的都自愧不如。毕竟听见阿瑶受伤的原因我先笑了二十分钟,这句话想了想还是没说出来,毕竟两个准儿婿的表情…都有点吓人。连魏无羡都不敢笑出声来,把自己肩膀憋的抖成骰子窝在自家二哥哥怀里,蓝忘机十分无奈。
           终于到了金光瑶和薛洋要回来的日子,蓝曦臣和晓星尘天几乎还没亮就爬起来等着,直到下午,两人终于回来了,孟诗先他们一步抱住了二人,听到金光瑶在耳边小声说了句很成功才把一直提着的心放下,送来二人把他们朝着蓝曦臣和晓星尘的方向推了一把,二人各自上前一把抱住自家的,蓝曦臣皱眉,阿瑶又瘦了,要多吃点补一补了。那边薛洋早就迫不及待吃上了晓星尘给的糖。抱了一会,金光瑶便从人怀中退出来,和众人打了招呼,将带回的礼物分了,就要回去睡觉。走了几步,又回身拉上了蓝曦臣,不理会魏无羡调笑的目光,心里只想着这次可以睡个好觉了。薛洋也拉了晓星尘离开,是同一个想法。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