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抚琴瑟

魔道沉迷曦瑶忘羡追凌晓薛其他请勿扰谢谢 不想撕只想好好看文产粮 对江澄不爱不黑就这样

暖浮生六

          蓝曦臣和晓星尘不放心他们两个独自出门,而魏无羡等人表示好奇,也要跟着走,于是一群人浩浩荡荡出了门,很快到了他们一贯使用的录音棚,金光瑶和薛洋安顿了众人等他们,二人进了录音室开始录歌,众人就在门外听着,原本都是很正常的曲风,众人也默默觉得他们唱的很好听,然而随着第三首歌开始录制,众人面色开始变化,第三首歌…是青媚狐。蓝曦臣和晓星尘将黑人问号脸表演到了极致。金光瑶和薛洋同时觉得背后一股冷风吹过,录制结束出来休息的时候各自看着蓝曦臣和晓星尘的脸觉得更冷了。魏无羡看他们二人出来,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问金光瑶:已经结束了吗?还没听够…当然不是说刚刚这首。一瞬间蓝曦臣和晓星尘似乎脸色更黑了,金光瑶装作没看到这诡异的气氛,回答他:还有两首歌要录,之后的就是两个小视频,很快就能结束回家了,洋洋来吧,速战速决。二人又继续开始录。
          一切都折腾完之后金光瑶只觉得自己已经要被体温烤熟了,更不提还有酸痛到不行的腰和腿,薛洋表示嫌弃金光瑶的小身板,如果不看他奇怪的走姿就能信了呢。卸了妆离开录音棚天已经开始黑了,回了家的金光瑶吃了药就扔下一句晚饭别喊我就回了房间准备洗澡睡觉,蓝曦臣想跟上却被金光瑶拒绝,无奈只好放弃,很快佣人们将晚饭摆上餐桌,众人吃了饭就准备回房间,蓝曦臣不放心金光瑶,还是决定去看看,进去发现人已经洗好睡下了,蓝曦臣沉思了半晌,然后就自然的回房间取了换洗衣物来金光瑶房间洗了澡躺在他旁边把人抱进怀里了。而晓星尘也堂而皇之的去了薛洋房间并完全不理会薛洋的炸毛赶人,折腾够了的薛洋表示你开心就好。于是从这一天开始,江澄发现似乎只有自己还独自住一个房间了,愉快的表示了自己想回莲花坞不吃狗粮的心情却数次被无视并且吃到了四倍狗粮。金凌也早就搬进了思追儿的房间,并美名其曰表示不是想和他一起住只是不想天天收拾房间才搬来的,被蓝思追笑着应下。
          三个月转瞬即逝很快到了金光善和孟诗旅行回来的日子,金光瑶和薛洋想起金光善似乎让他们去看看公司并愉快的在下一秒继续抛之脑后。下了飞机的金光善回了家,孟诗独自先回了家,一进门就被金光瑶和薛洋拉到沙发上坐好,孟诗瞬间有一种他们要搞大事的预感,果然下一秒金光瑶和薛洋说:妈,我和蓝曦臣/晓星尘在一起了。极其了解自己两个儿子的孟诗知道这绝对不只是单纯的“在一起”了的意思,孟诗:…???阿瑶阿洋你们别闹。可是声音却越来越没有底气,最终无奈叹气,好吧,我知道了,那曦臣星尘你们过来谈谈聘礼的事吧,两个儿子我做主嫁你们了。蓝曦臣/晓星尘同时对孟诗行了一个大礼,并表示都听岳母的。目睹了一切的众人有些目瞪口呆。金光瑶/薛洋表示明明是我们娶他们,我们才是攻!却被孟诗一句:行了,我的儿子有几斤几两我还是清楚的,你们两个想当攻这辈子都不可能了,除非你们和女人结婚,然而你们不是直的,哎,这么看来金家岂不是要绝后?我可怎么和光善怎么交代。听着孟诗的话蓝曦臣和晓星尘都有些愧疚。然而孟诗的变脸速度让他们表示四川变脸都比不上,下一秒的孟诗开口:过几天去孤儿院领养几个孩子在你们名下吧!我都不用等十个月就能抱孙子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然而金光瑶和薛洋对视一眼决定了一件事。
           晚上金光善进门,就被孟诗以同样的待遇拉到了沙发上,然后晴天霹雳就砸了下来,差点把金光善砸懵,缓了缓本想大吼一声不同意却在孟诗的眼神下咽了回去,很小声的说了句不同意,坐在一边等宣判的蓝曦臣和晓星尘紧张到不行,正想起身就听孟诗说:行了,这事全票通过了,阿瑶和阿洋都嫁了。金光善:…又被无视,好气哦,就算是同意了也得见见他们父母长辈吧…他们不是这个时代的人谁知道哪天会莫名其妙的回去,到时候他们两个还得再离婚改嫁…太麻烦了。在孟诗一副我就看着你能说出什么的眼神中越来越小声的说完了。还没等蓝曦臣和晓星尘做出什么承诺,薛洋就不依了:爸,就算是他们不在了到时候要离婚也不代表我还得改嫁呀,没准我是娶呢,就算是没有好人选我和瑶瑶凑合过也行啊。金光瑶正点头默默同意就听蓝曦臣和晓星尘同时:不可能!我们就算离开也会带着你们一起的,绝不会扔下阿瑶/阿洋的。蓝曦臣想了想又道:我家中父母早已不在了,家中长辈唯独一叔父,日后若有机会,曦臣一定让岳父岳母和叔父见面。还不等人说话晓星尘又道:我自幼便无父无母,幸得一恩师捡回养大,只是恩师始终在山中不愿入世,若能寻得回去之法,我会回山请师父作为高堂与岳父岳母见面,聘礼无需担心,我定会尽数备齐绝不委屈了阿洋,岳父岳母放心。听这些一口一个岳父岳母孟诗突然就有些泪目,当年的两个小团子怎么就到了结婚的年纪了,想着就一把拉过两个孩子抱在怀里,有些哽咽着道:阿瑶阿洋,日后结了婚,有了自己的小家,便不能再任性了,偶尔逢年过节回来看看我们两个老家伙,这感觉昨天还抱在怀里的团子怎么一下就要结婚了呢?金光瑶和薛洋都觉得鼻子有些酸酸的又红了眼眶,蓝曦臣和晓星尘也很感动。魏无羡在一边偷偷和蓝忘机道: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上一世大嫂会那样维护他的母亲了。蓝忘机微微点了点头又抱紧靠着他的魏无羡,金凌早就哭成泪人窝在蓝思追怀里,江澄默默看着没有再阻止。孟诗平复了情绪便松开了他们二人,靠在站在旁边的金光善怀里笑着说:看我这弄的,结婚是喜事怎么能哭呢,聘礼也不用谈了,只要你们两个对他们好就够了,况且也不是真的嫁闺女,今天也不早了,都休息吧,婚礼具体细节和时间咱们明天在商量,行了,都去睡觉吧。说完就拉着金光善走了。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