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抚琴瑟

魔道沉迷曦瑶忘羡追凌晓薛其他请勿扰谢谢 不想撕只想好好看文产粮 对江澄不爱不黑就这样

梦回客姑苏九

        江澄将二人护送回到金麟台,金凌为金光瑶随便编了个新门生的身份,将人安顿下来,住的离金凌很近,平日同出同进,而落在他人眼里,则表示着金凌很在意这门生,其他想要欺负他的也就歇了心思。而近期的金麟台却发生了几件不大不小的事,几位长期与金凌做对的长辈,竟然都被发现了许多背叛金家的证据,金凌雷厉风行的下令,将那些人以及他们的的亲信都连根拔起,毫不留情的杀之,那些人还没来得及对于自己藏的很深的那些东西被人发现而感到恐惧就已经丧了命,一连几日,金麟台竟已死了数百人,金凌也一时之间名声大噪,昔日不愿承认金凌这个家主的人没有了那些大树的庇护,竟然完全变了脸开始拥护金凌,也改变不了被架空了权利的事实,从此成了空架子,却不敢有不满,毕竟还活着,却又对于金凌这突然变了的样子感到很疑惑,以前金凌虽有心整治金麟台却是没人配合理会,然而现在怎么就突然动手了?还有那些东西…也是有他们一份力在内的,他们也知道藏得有多深,如今竟然不费吹灰之力就被发现了。然而不管他们有多少疑问,也没胆量问出口引火上身,而金光瑶则在房间一笑,深藏功与名。
         金家的一番大变动,让依附着金家的许多小家族以及聂家都注意到了,聂怀桑心知,这么大的手笔绝对不是金凌一个小孩子能做好的,他想到了金光瑶,可是观音庙却又没有任何的异动,纠结半晌,还是决定不管此事,只要好好守着这如今只有他一个人的不净世罢了,如今聂家已经逐渐被金蓝江魏这几家所孤立,他心里明白是因为观音庙那一夜,他所导演的那场戏,心里也算是五味杂陈,却独独没有后悔,他为大哥报仇本就是理所应当,只是看着那些被自己收起的扇子画本,还有这如今偌大而空旷的不净世,偶尔月下独饮也会有些孤独,这世间偌大…却再也没有能护着他的三位哥哥了。
         不管有多少人对此事议论纷纷,金凌和金光瑶也依旧进行着他们的计划,转眼一个月过去,蓝曦臣鞭伤已经好全了,也去了金麟台,而薛洋仍然还是那样睡着,晓星尘一直在义城照顾他从未离开,每日在床头罐子里放一颗糖等着人醒来吃。金光瑶等人来了几次,也请了医术高明的大夫留在义城日日为薛洋问诊把脉,晓星尘也没有反对。三个月之后的一日,金光瑶二人又来了,晓星尘不在,问了大夫知道他去了义城周围夜猎,金光瑶有些不满,却也没说什么,看着薛洋发现他头发有些脏了,便决定自己给薛洋洗洗头发,蓝曦臣当初听了金光瑶对晓星尘的一番话,对金光瑶和薛洋的关系早已释然,也欣然配合,帮助金光瑶打了水回来又加热了,金光瑶将薛洋抱到院中放在小榻上,脖颈出抬高,让头发自然垂下,一点一点舀水润湿,待到发根也湿尽,又将洗发膏一点一点涂抹开来,直至尽数抹匀,开始揉搓,蓝曦臣帮忙换了水,金光瑶便开始冲洗头发上的泡沫,一点点洗净寻了布巾擦至半干,准备将人抱回屋内却被晓星尘先一步抱起,金光瑶也没拦着,起身倒了水,收拾了院落,本想叫蓝曦臣一同离开,却被晓星尘叫住:敛芳尊泽芜君留步,若不嫌弃就用了饭再走吧。金光瑶点头回身,晓星尘突然说道:其实当初我是有些讨厌敛芳尊的,大概是从知道你让人追杀他的时候,我捡回他的时候,他伤的是真的很重,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即便如此他也称你为友,当日芳菲殿一番话我才有些明白了,你们两个,真的很像…金光瑶忽然笑了,不同于往日的假笑,是一个真实的很好看的笑容,他对晓星尘说:你恨不恨我,我是不在意的,我和阿洋之间的事你也不可能全明白,只要你好好的照顾好他让他早日醒来就够了,对了,阿菁姑娘的魂补好了,也寻到了肉身,明天一早会有人送她回来,你既然留我们,那便多留一夜好了,晓道长也不妨想想,明日怎么和阿菁解释阿洋的事吧。晓星尘乍一听到阿菁的消息,有些激动想再问些什么,回头却看到金光瑶窝在蓝曦臣怀中,住了口,去了厨房,宋岚默默去帮忙。
         第二日一早,魏无羡,蓝忘机,金凌还有个阿菁一起到了义庄门口,晓星尘从天微亮就开始等在门外,看到阿菁出现,有些激动,阿菁已经扑进了他怀里:呜呜呜,道长,我好想你啊!晓星尘拍拍她的背安抚她,想了想袖中的糖,迟疑了半晌,还是没有拿出来,若是给了阿菁,以后阿洋知道怕是要闹了。待阿菁情绪平稳下来,晓星尘待众人进了屋,阿菁是个闲不住的,一眨眼就到处乱逛,义庄还是他们当年住着的样子,金光瑶也曾经让人帮忙辟出了几个房间,阿菁随便进了一个,就看到床上的薛洋,她并不知道如今晓星尘的心意,看到薛洋就是一声尖叫,在为众人倒茶的晓星尘一惊,赶忙跑了过来,众人也一同来了门口,原本在另一个房间还睡着的金光瑶被这一嗓子差点吓得从床上掉下来,幸好蓝曦臣一直在床边阻止了脸朝地的惨剧发生。阿菁看到晓星尘的身影,语无伦次的问:这个坏东西,道长,这个坏东西怎么会在这?要杀了他!说着竟然随手抽出了一把防身匕首朝着薛洋胸口刺去,晓星尘一惊,动作快过大脑抽出霜华朝着阿菁手中的匕首挡了过去,灵力竟然用了十成,阿菁虽然也得了一些修炼门道,也终究不可能比得过晓星尘,被晓星尘这一下整个击飞了出去,若不是蓝忘机及时帮了忙,只怕是手臂都要被霜华剑气斩断。阿菁从地上爬起,也顾不得向蓝忘机道谢就对晓星尘道:道长,你怎么能护着这个坏东西!你忘了他把宋道长和你害得有多惨吗?你怎么能护着他!他就是一个垃圾,一个活妖怪!他应该不得好死的啊道长!晓星尘收了霜华本想向阿菁道歉,听着她诅咒薛洋的话,眉目一凛道:注意你的言辞!义城几年他虽然言语戏弄你却从来没有真的伤害你,你怎么能这么说他?阿菁一下子愣在原地,有些不可置信,尖声道:道长,他让你杀了那么多人,杀了宋道长,他杀了我!他还…话音未落却被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的金光瑶打断:他是杀了你,但你以为如果没有他在阴间受的那些苦你能安安稳稳的站在这?是他想办法聚了你的魂,你就是这样恩将仇报伤害你救命恩人的?你该庆幸晓道长拦住了你,否则你若是真的伤了他,我有的是办法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阿菁和晓星尘都被金光瑶的话惊到,而不同的是前者是恨,后者却是更觉得阿洋很可爱。金光瑶仔细查了一番,发现薛洋毫发无损,彻底放下心来,走到一边坐下,阿菁又道:你这话说得好生奇怪,他救了我又如何!我求这他救了吗!他杀了我就是欠了我的,何况他还杀了那么多人他就是该死!道长,你怎么能护着他?他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金光瑶又道:你又错了,昔日薛洋在义城杀了许多人是不错,但是那些人无一不是欺晓道长眼盲辱他之人,你说他欠了你,我倒要问问他欠了你什么?你在义城几年哪一回受了欺压他没有事后帮你报复回去?你是真的不知道吗?你知道,但是你从来没有相信过他,他为你报了那些仇,你却还要嫌他手段毒辣,你说他杀了你,可你知不知道他为了聚回你的灵魂,受了裂魂之刑足足半个月,每日强行撕裂魂魄又修补好,多少次几乎魂飞魄散,还不够还欠你的债吗?也该两清了吧?一番话让所有人都变了些面色,却在下一秒听道有些戏谑的声音传来:小矮子,你记得还挺清楚啊,有没有糖吃啊?晓星尘听到这个声音两步到了床边把今日的糖放到了薛洋口中,又将人一把拉起死死地抱在怀里,心里被巨大的喜悦充满,什么念头都没了,只知道阿洋醒了这一件事。薛洋感受到自己肩上的衣物似乎湿了,原本想推开晓星尘的手,还是选择回抱住他,轻声说:晓星尘,你弄疼我了。晓星尘忙放松了些手臂却没有松开。而金光瑶看着醒来的薛洋也红了眼眶,却也没忘随手传了个消息告知薛林薛洋醒了的事。蓝曦臣和忘羡还有金凌看到薛洋醒来,都彻底安了心,这薛洋醒了,晓道长/小师叔的魂也算是彻底回来了。薛洋目光扫过屋内的每一个人最后落在阿菁身上,声音带着笑意道:小瞎子现在精神不错啊。阿菁听到瞎子二字已是怒火中烧,刻意忽视道长已经明亮的双眼,看着道长抱着他的样子,更是心下有了计较,又一次冲了过去,伸出手指冲着薛洋的眼睛就要挖去,而这次又一次被拦住,是温宁,晓星尘感受到身后的一道劲风,松开薛洋回了头就看到温宁单手拦住了阿菁的场景,心里清楚阿菁定是又一次要对薛洋出手,被温宁拦下了。对着温宁道了声谢,又看向阿菁,开口道:阿菁你也看到了,阿洋是我认定的道侣,他既然已经醒了不日我必会与他成婚,你若是看不惯,你便离开吧,我无法带着一个每日想伤阿洋的人在身边。说完便不再看她,转身坐回床边,为薛洋喂了些水,又在人身后放了枕头让人靠着坐好,刚坐在床边,薛林就风风火火出现了,薛洋看着老头的表情瞬间有点头大想装还昏迷着就被薛林一把拉起来站在床上从头到脚检查了一遍,确认了没事才算放了心,晓星尘又让人靠好将人仔细塞回被子里,薛林和金光瑶等人打了个招呼,就又准备离开,金光瑶有些发愣,这风风火火的性格…金光瑶开口:薛叔叔这就要走?薛林一脸委屈:我也不想走啊!可是堆得公文比山还高,快把我压死了,我不走怎么办,崽崽醒了我也算是放了心,反正都是没良心的,睡着的不帮我处理公务就算了,醒着的还不回去看看我这个老家伙,哎。听着薛林这已经明显到不行的暗示,金光瑶表示:…我一两天就回去住几天,薛洋还是先在这再养养再说吧。薛林听道他说要回去就是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点了点头,就离开了。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