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抚琴瑟

魔道沉迷曦瑶忘羡追凌晓薛其他请勿扰谢谢 不想撕只想好好看文产粮 对江澄不爱不黑就这样

        第二日一早,金光瑶醒来,昨晚的记忆不断涌现在脑海中,他不停的告诉自己那是一场梦,绝对是梦,可是下一秒,身边传来的那一声阿瑶早,还有搭在自己腰上的手臂以及自己酸痛的腰似乎都在告诉自己那并不是梦。
        金光瑶:…??????!!!!!!!!!!你怎么还在我床上,我们昨天…昨天…蓝曦臣似乎知道如果让金光瑶继续说下去可能会气死自己于是抢先开口:阿瑶昨天说喜欢我了,我很开心,我也很喜欢阿瑶,阿瑶,我们在一起吧。看着眼前人的神色和眼底的深情,金光瑶那些原本想伤人也伤己的话再也没法出口,毕竟自己确实是…喜欢眼前这个人。蓝曦臣得不到回应已有些着急正想再为说什么就看到金光瑶有些微红的脸点了点头,蓝曦臣恨不得去昭告所有人阿瑶和他在一起了,却还有一丝理智,两手放在了金光瑶的额头上,一瞬间被高温灼的手心都有些发烫,忙将人按在被子里又有些不高兴的开口:阿瑶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还发着烧就该早告诉我,你先躺着,我去问问薛洋你昨夜吃的药是哪几种,很快回来,等我。金光瑶看着人离开的背影笑了笑,下一秒又想到所以他吃的药是什么为什么不直接问他本人而要去问洋洋…果然这恋爱中的人智商都为负数,然而此时的金光瑶还没有想到蓝曦臣会给他带回一个多么巨大的晴天霹雳。
        蓝曦臣到了薛洋房间门口,就看到晓星尘走了出来,蓝曦臣有些疑惑,却又明白了些什么,上前对晓星尘道:看来你也进展顺利啊。晓星尘愣了愣,笑着点头,虽然那笑容有点抽搐,换了话题问蓝曦臣:你找阿洋?蓝曦臣:是的,阿瑶还烧着,我想问问他昨天给阿瑶的药是哪几种。正想说薛洋还睡着的晓星尘就看到薛洋跑出来的身影,虽然脚步很奇怪,薛洋出来就对蓝曦臣道:快快快赶紧走!晓星尘看着他对金光瑶毫不掩饰的关心感觉有些苦涩,虽然知道他们两个不可能有什么,而薛洋说着就要向金光瑶房间跑去,然而不习惯的走路姿势让他瞬间向前倒去被晓星尘从身后拉住直接抱在了怀里,薛洋:大猪蹄子你放开我!还不停的挣扎着要下来,晓星尘被他闹得无奈,低头在薛洋耳边悄悄说了几句话,薛洋一瞬间脸色爆红,在不挣扎,看的蓝曦臣有些忍俊不禁,三人到了金光瑶房间,金光瑶还是维持着蓝曦臣离开是的姿势躺着,看到晓星尘将薛洋抱进房间,还有薛洋脖颈上那些红印和吻痕,金光瑶怎么会不懂他经历了什么,一瞬间只觉得自己要气血上涌要爆炸了,晓星尘原本将薛洋放在沙发上坐着,然而下一秒,金光瑶开口:洋洋过来。薛洋自然而然的起身走向了床上,而看着薛洋那奇怪的走姿,金光瑶更觉得心塞,对着晓星尘意义不明的道:你可真是厉害啊,晓星尘!晓星尘听着那话里怎么听都有一种想把他生吞活剥的意思,但是本着这是阿洋娘家人的想法,没过脑子的就是一句:厉不厉害阿洋知道就行了。薛洋一听这话,瞬间觉得腰更疼了。蓝曦臣则表示晓道长这波操作怕是药丸。果然听了这句话金光瑶愣了两秒更怒了,开口就怼:晓星尘你行啊你,欺负了我们家洋崽子,还来我这讲起黄段子了!我告诉你,就冲你这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模样,想和洋洋在一起你还是省省吧你!幸好我妈不在,没被轰出去你就知足吧!变态!洋洋你还好吧!我可怜的洋啊!说着还装模作样的摸了一把并不存在的眼泪,看的三人都是一脸无语,薛洋不理他,翻身躺上床钻进了被子里,对蓝曦臣说:你把药箱拿过来,我告诉你是哪个药。蓝曦臣照做,金光瑶吃了药,又有些困了,又不放心晓星尘怕他欺负薛洋,正纠结睡不睡,又见蓝忘机的身影出现在门口,薛洋好奇问他:魏无羡呢?怎么没和你一起?蓝忘机:还在睡。而蓝曦臣看着自家弟弟的表情只觉得辣眼睛,虽然在别人眼里就是个面瘫,但是毕竟读弟机,名不虚传。
         金光瑶猜到了什么也没多说,又突然想起,下午约好了要和薛洋还有工作组的小姐姐们去要录歌和宣传视频的,想了想还是起来了,把人都轰出去只留了薛洋在房间一起换了衣服,收拾好自己,两人一起出了房间下了楼,看看时间已经十一点了,放弃了吃早饭直接等到吃了中午饭就准备出门。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