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抚琴瑟

魔道沉迷曦瑶忘羡追凌晓薛其他请勿扰谢谢 不想撕只想好好看文产粮 对江澄不爱不黑就这样

梦回客姑苏八

          十五天的时间,转眼就过去了,搞事情的前一晚,众人直接选在了彩衣镇碰面,金光瑶戴着人皮面具出现在他们面前,是和之前完全不同的脸,配着他的身量竟也意外的合适,虽然没人敢说,毕竟在阿瑶面前肆无忌惮提起身高笑话他的现在也只有一个薛洋,众人碰面后,蓝曦臣说:今夜你们还是都同我去蓝家住吧,明日也方便许多。众人同意,到了云深不知处,忘羡二人回了静室,金凌去找蓝思追,江澄等家主们在云深不知处也有为他们备好的房间,眼见众人都被安顿好,金光瑶却还在原地站着不动,毕竟以前金光瑶住的房间他是不能去的,金光瑶终于憋不住问蓝曦臣:我要住哪?蓝曦臣看着金光瑶:阿瑶当然是和我同住寒室了。说着就拉着人朝着寒室方向走去。一夜好眠。
          第二天一早,蓝曦臣和金光瑶一同醒来,又将所有人都叫了起来,蓝思追将蓝启仁请到议事厅,蓝曦臣等人已经在等他。蓝启仁一起来就觉得右眼皮一直在跳,有看到这个阵势,心道绝对没有好事,刚刚坐下准备喝口茶就听蓝曦臣拉着一个穿着金星雪浪袍的男子说:叔父,我心悦与他,愿与之结为道侣。蓝启仁震惊至于还有些庆幸幸好没喝茶…他缓了许久才说:…曦臣,你莫要开玩笑,你不能因为金光瑶死了就随便找个金家门生…而且你是蓝家宗主,这宗主夫人怎么能是个男的,若答应了你我蓝家岂不是要成为百家笑谈了,不可能,忘机胡闹便罢了,怎么连你也跟着?你们是要气死我吗?江澄在一边道:蓝老先生这话不对,如今百家以金江蓝魏四家为首,我们几家都支持,何谈百家笑谈?况且蓝老先生说蓝忘机与魏无羡结为道侣是胡闹,那你倒不如劝你家蓝忘机不要缠着魏无羡,还有这人并不是什么金家门生,他就是金光瑶。蓝启仁:…???他怎么会是金光瑶,金光瑶明明就在观音庙…话没说完就看到摘下面具之下金光瑶的脸。蓝启仁:…?????????我这是造了什么孽,两个侄子都看上大魔头。受了这一打击蓝启仁仿佛一下子突然年老了许多,许久没有人说话。而蓝曦臣蓝忘机都对蓝启仁有些愧疚,毕竟蓝启仁是真的尽心尽力将他们养大,还拉扯着当年风雨飘摇的蓝家一步一步走过来,可是感情的事…他们终究伤了老人家的心。蓝启仁平静了许久,想了许多,他想到蓝忘机因为魏无羡受的那些戒鞭,问灵一十三载寻一不归魂;想到蓝曦臣因为金光瑶身死闭关的那几年,如同换了一个人的模样。终于开口:曦臣你想好了?我也不想再多劝你们了,你们和你们父亲真是像啊,也罢,既然如此,蓝家宗主蓝涣,枉顾家规,罚戒鞭…十道,由我亲手掌罚,思追,取戒鞭。金凌还有不满,却被江澄拉住。所有人都知道,这个老人,已经让步了,十鞭已经是今天最好的结局了。蓝思追取了戒鞭来交给蓝启仁,蓝曦臣脱去外袍只着里衣,对着金光瑶担忧的脸笑了笑以示安抚,跪了下来,十鞭很快打完,蓝启仁下手极重,金光瑶蓝忘机一同将人扶起,蓝忘机取出随身准备的伤药交给金光瑶,金光瑶手抖的厉害,却还是强撑着将药上完了。伤在背上,蓝曦臣无法靠在椅背上,金光瑶便一直站在他面前让他向前靠在自己怀中。蓝启仁看着两个得意门生的样子,道:我终究是老了,管不了你们了,还有什么事,一并说了吧,今日之后,蓝家就只能靠曦臣忘机你们两个了,我要闭关了。在座众人听着这话都有些心酸,蓝曦臣却还是开了口:思追,去吧。蓝思追眼眶已经有些发红,却还是道了声是,跪在了蓝启仁面前金凌也走了过来在蓝思追只是站在身边,蓝思追道:先生,我亦心悦与金家宗主金凌,请先生成全。蓝启仁:…罢了,一同十鞭,忘机来吧,当年我就不该让忘机带着你…哎,我先走了,你们一定要将蓝家管好,我要去闭关了,没事便不必找我了,我有愧于蓝家列祖列宗啊。最后一句话声音很轻,几不可闻,却还是传入了所有人耳中,蓝曦臣蓝忘机蓝思追心中都默道抱歉。蓝忘机拿起了戒鞭,金凌想起蓝曦臣身上的伤只觉得心惊肉跳,问道:打个商量,别打了呗。蓝忘机摇了摇头,一直躲着的魏无羡看到蓝启仁离开,走了进来把金凌拉开,金凌想挣扎,蓝忘机的鞭子已经落了下来。十鞭结束,蓝忘机道:这十鞭他必须受。金凌看着蓝思追的伤口只觉心疼一时口不择言:含光君好生会说,必须受?怎么不见你去受?江澄一把打在他头上阻止了他继续开口。蓝曦臣说:忘机受过的…三十一鞭。金凌有些震惊,却还是没有开口道歉,为蓝思追上好了药就沉默了,而魏无羡看着蓝忘机,他受得那些戒鞭一直是他心头的一根刺,看着都觉得疼,足足躺了三年才养好…似是知道魏无羡心中所想,蓝忘机走过来道:无妨。魏无羡没有答,只是拉住了他的手又被反握住。
           众人坐了许久,待蓝曦臣和蓝思追缓过来些,又帮金光瑶和金凌将他们送回了各自的房间,金光瑶没有再戴着那张面具,回了房间蓝曦臣趴在床上,伤口全数露在外面皮肉外翻,金光瑶看着只觉得心疼,道:蓝先生这下手也太狠了,没有十天半个月怕是好不了。蓝曦臣不说话只是看着金光瑶,金光瑶得不到回应看了他一眼就看到他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脸,只好又将面具取下收好,毕竟以后还用得到,收拾完又坐到了床边,蓝曦臣向内挪了挪,让金光瑶躺在自己旁边,金光瑶也不推辞,毕竟伤者最大。蓝曦臣将手臂搭在金光瑶身上,开口:这件事终究是我与忘机伤了叔父的心,打的重些也是应当,况且十鞭并不算什么,当年忘机受了三十一鞭的。金光瑶听着他的话,心里好受了点,又道:你们的确是对不起他,两棵好好的白菜就这么长歪了,你…会后悔吗?蓝曦臣道:我的确是后悔的,只是我后悔的是当年观音庙没有护住你,若是当时我做了不同的选择,这十鞭只怕是早两年便能受了。金光瑶瞪他一眼:蓝宗主怎么学的这么油嘴滑舌,行了,既然伤着,便睡一觉吧,我也有些累了,明日我要回金麟台去帮阿凌整治一番,你好好养着。听他要走,蓝曦臣有些不高兴,但是也知道接下来的正事耽误不得,日后在一起的时间还多的是,见金光瑶已经闭了眼眸,他也睡了过去。
           二人醒来已是傍晚,金光瑶略作整理便听到了敲门声,打开门,是蓝忘机和魏无羡来为他们送饭,是山下彩衣镇那家菜馆的菜,金光瑶有些感激道:我还以为你们送来的是蓝家的菜,还好不是,蓝家的菜实在是让人无福消受,也不知道你们平日是怎么忍下来的。边说边将菜端出来放在小案上,端了几道清淡的准备就着饭先喂了蓝曦臣。魏无羡哈哈笑了声:我是不受其扰的,毕竟有个带头违反家规的蓝二哥哥,以后你才怕是少不了吃树皮喝草汤呢。金光瑶想了想只觉得头皮发麻,日后还是自己做饭吧。忘羡二人已经吃过了饭,菜都是给金光瑶二人准备的,金光瑶问:阿凌呢?他怕是也忍不了蓝家的菜。魏无羡道:放心吧,我们和江澄一起去山下吃的,阿凌他们的江澄已经送过去了,对了,听阿凌说小师叔带着小流氓还有宋道长一起回了义城。金光瑶听了只说:回义城也好,成美对那里很熟悉,对他醒来或许也有益处,只是若有仇家去找麻烦…晓道长一人能护好他吗?蓝曦臣说:还有个宋道长呢,阿瑶放心吧。金光瑶道:宋道长?放心他?他不动手杀了崽崽我就烧高香了,哪里还敢指望他护着崽崽。魏无羡道:放心吧,我让温宁也跟着去了,毕竟小流氓仇家多是事实,多个人护着也好。金光瑶点点头,看蓝曦臣表示自己不吃了,就端了菜回了小案自己吃了起来。一会看二人都吃完了,魏无羡和蓝忘机又将东西收拾了便离开了。
           第二天一早,金凌金光瑶江澄准备一同离开,临走前,金凌拉着魏无羡千叮咛万嘱咐让他别给蓝思追吃蓝家那些苦死人的菜又让他给蓝思追按时上药巴拉巴拉嘱咐了一堆,蓝忘机看着金凌拉着魏无羡的袖子表示很不爽,魏无羡欲哭无泪,虽然两个孩子感情好他很开心可是金凌这个傲娇的小屁孩难道不知道这些话应该和蓝思追说吗?再不济也该嘱咐蓝家小辈蓝景仪他们啊,让他天天给蓝思追带点吃的自然好说,可天天上药还是省了吧,况且身后蓝忘机的眼神只让他觉得腰疼。金光瑶和蓝曦臣交代完了一些事出了门就看到这个情景,只觉得有些好笑,阿凌和思追的感情是真的很好呢。而一边的江澄脸早就黑成了锅底,江澄表示才不会因为金凌都没有因为他受伤而这么着急过而蓝思追有这个殊荣而不高兴呢,虽然蓝思追是为了金凌伤的,但是蓝家的白菜拱了我们江家的猪也不是挨几鞭子就能过去的,哼,江澄又在心里默默决定如果蓝思追对金凌不好绝对要打断他的腿。在江澄听到金凌准备继续念第五次的时候终于忍不住了,一把揪住人衣领就往山下走,金光瑶跟着走的时候想着并且问了句:江宗主,我们为什么不御剑。满意的看到江澄一瞬间的僵硬,然后和金凌上了岁华,回了金鳞台。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