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抚琴瑟

魔道沉迷曦瑶忘羡追凌晓薛其他请勿扰谢谢 不想撕只想好好看文产粮 对江澄不爱不黑就这样

梦回客姑苏六

        片刻后,众人到达目的地,瞬间热浪迎面而来,众人看到,他们正处于一片岩浆之地中,魏无羡有些惊奇:难道我们就要在这给大嫂疗伤?听到大嫂,蓝曦臣眼前一亮觉得魏无羡果然很上道,而金光瑶则红了脸。薛洋说:当然不是,这里温度不够高,要到更中心的位置,我们还要御剑飞一段。说完便拿出降灾准备拉小矮子过来,却被晓星尘一把拉上霜华说:阿洋还是省点灵力吧。薛洋欣然同意。金光瑶:…??????!!!!!崽崽你让我怎么办。毕竟如今的金光瑶灵力低微而且恨生也不在身边,被蓝曦臣藏在房间什么的,不提也罢。而蓝曦臣现在也很尴尬,虽然朔月在身旁,若和阿瑶同御朔月…可是看看如今的局面,忘羡两人一把,江澄一人一把,追凌二人一把,宋岚一人一把,晓薛二人一把,索性一狠心朔月出鞘,抱起了金光瑶。薛洋在晓星尘怀里指挥着方向,江澄宋岚等人都没想到有一日竟然要听着薛洋的指挥,觉着有些可笑,罢了,既来之则安之,顺其自然吧。很快,薛洋指挥众人在一片极大的平台降落,此处的温度的确比外围高了许多,众人忙施展灵力抵御高温,这才好受了些,蓝曦臣想将金光瑶也包裹与灵力之中,却被薛洋阻止,薛洋也没有施展灵力,整个人竟然从内向外散发着一股诡异的红光,薛洋对蓝曦臣道:这温度对小矮子的伤有好处,况且这温度与那冰而言也并不算高。蓝曦臣看着金光瑶面色没什么变化才放下心来。而晓星尘却是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如今薛洋的模样让他有些不安。薛洋目光扫过整个平台之上,让蓝曦臣等人分散于几处,又给予他们许多快速补充灵力的药物,叮嘱他们在他施术的同时将灵力施展至最强,不能有半点疏漏,宋岚本不想要,可是奈何薛洋把东西塞进他手中就转身离开了,摇了摇头只得收起。薛洋没有给金凌蓝思追二人安排任务只让他们护好自身不要受了伤,薛洋见众人都已准备好,吹了声口哨,薛林身影出现,身后带着二十个人,每人手中满满的两桶水,一滴未洒,薛洋自乾坤袋中取出两个巨大木桶将那四十桶水尽数倒入两个木桶之中,薛林出手将其凝为冰块,又将其中一桶冰块收入乾坤袋中,便退后许多。
       薛洋一跃坐到那冰上,喝了一声起,自岩浆中出现一朵巨大荷花,金光瑶维持修炼的姿势飞起坐到了那莲花的正中心。薛洋道:都放出灵力。随后全身出现了一层的火光包裹全身,火苗逐渐加大,薛洋的衣物很快焚烧殆尽,火焰仍在加大,皮肉传出被火焰灼烧的噼啪声,有些皮开肉绽的意味,晓星尘注视着薛洋压不住担心又不敢离开。薛洋看着金光瑶的寒症已经发作至全身眉间也结了寒霜,心知差不多是时候了,猛然将火焰加至能承受的最强的程度,可是这能承受的程度却也让他全身都彻底皮开肉绽,皮肉传出嘶嘶声,晓星尘虽然没有收了灵力但是原本打坐的姿态再也无力维持,猛地站起身来死死盯着薛洋有些惨烈的模样,连薛林来了他旁边也没有反应,薛林摇了摇头心下叹了句傻子。也注视着薛洋的方向和晓星尘道:坐下,不要分心,崽崽他有分寸…不好!这个傻孩子居然还在加大火焰强度。晓星尘听到这句话瞬间就想去薛洋身边,却又强忍着不敢离开。薛林放出全身灵力对晓星尘道:这处阵眼我来守着,比起我他会更听你的,你去吧,去他身边守着他,将这冰桶带着,他很快就会需要了。晓星尘收了东西对行了个大礼以表谢意和决心,飞身前去薛洋所坐的冰块之上,在近处看着更觉薛洋的惨不忍睹,身上的皮肉如同已经全部熟透,眼中也发出赤红的颜色。薛洋看着金光瑶体内的咒法已经冰住了他的全身,在等下去内脏便会受损,不敢再等,将一缕火焰朝着金光瑶发了过去环绕他的全身,而那冰块只融化了最外表的一层,冰这东西越内层越硬,越难以融化,薛洋又一次向金光瑶抛去一束火焰,比刚刚的大了许多,融化速度也快了许多,薛洋不断的将火焰抛至金光瑶的身上,而那火焰感觉到自己不断被分散弱化,发了怒,在薛洋体内不断地撞击灼烧,薛洋的丹田和内脏都受了重创,一口血喷出手上动作却不停,那火焰感受着自己的弱化以及仍然不断被分化抛出消散,更是怒极,比刚才更为狠厉的撞击薛洋的内脏,薛洋只觉得自己快要熟透了,口中不断喷出鲜血。而金光瑶的寒咒逐渐退散解除,看着最后一点冰霜被融化,薛洋终于是笑了出来随手从乾坤袋拿了件衣服披上,毫不迟疑,强打精神飞身去了蓝曦臣所在位置,晓星尘紧随其后,蓝曦臣也一直紧紧注视着金光瑶的方向,见到他的冰已经化净,松了口气,紧绷的精神放松下来就看到薛洋朝着自己过来,晓星尘道长也在身后。蓝曦臣想起薛洋说的那些话,难道?随后猜想被印证,薛洋刚一坐下,便将体内的火苗召唤而出,托于手掌,那火苗当初本就是被薛洋强行融入体内如今离了体,立刻就想跑掉,薛洋厉声道:蓝忘机,夷陵老祖,江宗主,老头你们快压制住这火!道长,给我点灵力,蓝曦臣,放空杂念,等一会我会把这火打入你体内,你必须将他完全融入你的体内,下个月要由你来给他处理了,大部分已经在这几年中全被融化了,最快三个月最多半年他的咒就能完全好了,道长收手。薛洋将被压制住的火焰分与两手之中为两个小火团,先将其中一个打入蓝曦臣体内,那火焰瞬间被蓝曦臣收入丹田,融入体内的过程竟然极其顺利,第二团也被薛洋送了进去,火焰离手的一瞬间,薛洋几乎忍不住就要睡过去,却又强行刺激伤口让自己清醒,向后倒在晓星尘怀里,晓星尘将他抱紧,蓝曦臣终于将那火焰完全吸收融入体内。而金光瑶在蓝曦臣融入第二团火焰的时候就醒了来了薛洋身边。看到蓝曦臣成功,金光瑶松了一口气又低头看向薛洋,薛洋却笑了,对金光瑶和晓星尘说:蓝曦臣成功了我也可以睡一觉了,记得给我留着糖…说完就昏睡了过去。金光瑶看着晓星尘:晓道长,抱歉,如果不是因为我的伤,他也不必…但是我们现在只能等他醒来…话还未说完,晓星尘就把薛洋抱起来走了,感受着怀里抱着几乎只有骨头的人,晓星尘皱皱眉。金光瑶也被蓝曦臣抱了起来,金光瑶对众人道:走吧。众人都沉默着上了剑,毕竟来的时候谁都没想到薛洋会为金光瑶付出到这个地步,众人再次回到了芳菲殿。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