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抚琴瑟

魔道沉迷曦瑶忘羡追凌晓薛其他请勿扰谢谢 不想撕只想好好看文产粮 对江澄不爱不黑就这样

暖浮生二

       众人听过了那仙友的话,面面相觑,毕竟在此之前从来没有想过金光瑶和薛洋到底是什么感情。金凌却还有些不懂,那仙友看着金凌还有些迷茫的样子,有些无奈的心想,这孩子怎么傻乎乎的…一点不像阿瑶。见众人都没做好决定,又开口:那你们慢慢想着,我也正好看看这一世的瑶瑶和洋洋有没有发什么新歌。她随手找了找,看到了一首,竟然是《贺新婚》想了想自己的目的,瞬间一个想法涌上心头,并且说干就干!将《贺新婚》放了出来,并表示给你们也听听不谢,还让歌词浮现在他们的面前。
      贺新婚
忘忧草 含笑花
良辰美景惜韶华
伊人红妆娥眉画
素手眉间点朱砂
含羞草 解语花
挽髻步摇斜斜插
流目顾盼面萦霞
玉貌娇艳自无暇
春风染尽陌上花
春水长流自天涯
春草浅露碧玉芽
春雨绵绵透鲛纱
红线相缠绕千匝
为卿倾心为君嫁
轻施粉黛羞双颊
凤烛长明揭红纱
镜中颜 映为婳
芙蓉帐暖最羡煞
诉牵挂
七夕月下喜鹊架
蝶翩跹 桃花漫
酒酣人散醉红颜
举案齐眉同心结
执子之手永不变
鸾枕双 凤衾软
宝帐流苏金炉暖
红烛微摇夜阑珊
几许高堂云雨散
愿君福满身常健
愿伊不改朱颜面
愿花常开月长圆
愿有情人共婵娟
此生不负君之恋
此世不负伊之愿
今日即定三生约
黄泉碧落永相伴
尘世中 姻缘牵
美满人生金不换
此生愿
与子偕行到永远
春风染尽陌上花
春水长流自天涯
春草浅露碧玉芽
春雨绵绵透鲛纱
红线相缠绕千匝
为卿倾心为君嫁
轻施粉黛羞双颊
凤烛长明揭红纱
镜中颜 映为婳
芙蓉帐暖最羡煞
诉牵挂
七夕月下喜鹊架
尘世中 姻缘牵
美满人生金不换
此生愿
与子偕行到永远
          歌曲不算长,大家没什么想法只是觉得蓝曦臣和晓星尘绿的有点厉害,除了金凌,金凌一脸我就觉得小叔叔和薛叔叔红线系在一起是极好的表情,虽然没敢说出来,虽然不怕蓝曦臣,但是晓星尘的脸色…emmmm,怂怂凌表示呵呵。而其实晓星尘心里却很复杂,他是该恨薛洋的,可是听着薛洋的红线本来是与自己系在一处的,心里的喜意竟压有几分不住,又听到金凌说应该将薛洋的红线与金光瑶系在一处,想想那个场景竟觉得十分刺眼,若他们二人真的如同这歌中所唱,举案齐眉白头偕老…毫无疑问他是不愿的,又想着仙友的那些话,薛洋的经历和痛苦吗?他的确从没有站在薛洋的角度上考虑过一分,想着他做的恶便理所应当的忽视了他也会痛的事实,又想起他亲口讲出的七岁断指的故事…七岁的他断了指,又没有钱,伤口又该怎么办?十指连心,他又是如何熬过来的?晓星尘想象不到。他又想起当面抱山散人对他们说的若不知该该如何为,便随心。随心吗?晓星尘得到了答案…他心底的想法是见薛洋…见到他看着他陪着他…抱紧他。晓星尘没有了迷茫,他抬头坚定道:我要去见薛洋,我要和他重新开始。那仙友一副早该如此的表情,点了点头又看向蓝曦臣,蓝曦臣感受到她的眼神,说了句:我早就同意前去了,这一次我不会再伤他。仙友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又问其他人:你们可愿一同前去助他们一臂之力,抱得佳人归?众人都道愿意。金凌脸色不好看却也没在阻止蓝曦臣去。
             仙友对众人道:我会将此世我所知道的关于他们二人的事情都直接化为记忆传送至你们脑海中,但是我也知之甚少,而且你们前去之后要对金光瑶二人说你们也不知为何会到达那陌生之地,让他们收留你们住在一个屋檐下才是最重要的,前世种种,万不可对他们提及,一个字都不行,金凌你也要注意,不能叫他小叔叔,这一世他的年龄与你相仿,熟络之后大可以哥哥相称,切记,好了现在便查看记忆吧,对了知道关于他们的事也不能对任何人提及,切记切记。众人点头,开始查看脑海中浮现的记忆,记忆似乎并不多,却有着金光瑶和薛洋从小一起长大的种种。想着金光瑶和薛洋自小便睡在一张床上盖在一个被子里,直至如今也没有分房间,蓝曦臣和晓星尘的头上似乎又一次有了一片大草原,更不提二人还时常一同沐浴相互随便穿对方的贴身衣物,想想也是令人窒息。仙友看着他们变幻莫测的脸色,有些想笑又忍了下来,憋着笑开口:好了,我要送你们前去了,我会将你们直接送至他们家中,记住我的叮嘱,你们前去之后所有的事都要靠你们自己来做了,我不会出现的。说完也不等人回应,信手画了个阵,将做好准备的众人全然包入其中,众人身影瞬间消失。过了足足两炷香的时间,众人终于到达了目的地,金光瑶的房间里。而此时,现世正是午后,薛洋和金光瑶正抱在一起午睡,薛洋一向浅眠,一点动静就会醒来,何况是这么多人,薛洋盯着他们看了一会儿然后只当做梦继续闭眼睡了,还不忘伸手轻拍了几下有点皱眉的金光瑶。
            魏无羡等人看他们两个睡着,一点声音都不敢出,轻轻的坐在了房间的沙发上还不忘感叹一句好软和。蓝曦臣和晓星尘也坐了下来等他们醒来并表示自己一点都不生气呢呵呵,当之后看到两个人是裸睡的时候只觉得他们两个大概承包了十万八千里的大草原。众人就那样坐下来等着他们醒来,过了大概一个小时,二人同时睁开了眼,薛洋发现之前那群穿着古装的奇怪的人居然还在房间,对金光瑶说:瑶瑶瑶,你掐我一下。当众人还在对他这奇怪的要求表示莫名其妙的时候,刚睡醒还有些迷糊的金光瑶手下十分不留情,几秒后一声来自从床上蹦起来的薛洋的尖叫把金光瑶彻底震醒并且险些掉到地上,也差点震破被阳光照得太好窝在蓝忘机怀里有点瞌睡的魏无羡的耳膜。金光瑶被薛洋一惊终于发现了房间里其他的莫名其妙的人,顺便一提,两个人还是目前还是裸着的…蓝曦臣和晓星尘表示…没有表示两个人已经成了乱码…众人也没有忽视薛洋身上那些大小不一的伤口,还有腹部的剑痕,晓星尘认得…那是霜华的痕迹。说回这场闹剧,最后以金光瑶道歉下手狠了然后承诺了薛洋一个月的糖为补偿,才让薛洋停止了念叨并且乖乖穿了衣服。整理好自己和薛洋的衣装,金光瑶转向了蓝曦臣等人问:你们是谁?为什么穿着古装?为何会在我家里…?这时在思追儿怀里笑的满脸涨红的金凌说:我们一群人是在出行路上莫名其妙被吸进一个阵法中莫名其妙来了这里的,我们也不知道那是什么阵法,所以在找到回去的办法之前…能不能叨扰小…小公子一段时日?说完用一双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金光瑶。金光瑶想:…这眼神为什么和我家傻狗子一样。薛洋一幅大爷瘫的样子盯着金凌看了好久,又转向金光瑶啧了一声说:瑶瑶我怎么感觉这个小屁孩和你长得有点像?莫不是你祖宗???金光瑶瞪了薛洋一眼又转看向金凌,咦了一声:居然真的有点像??莫名其妙成了自己小叔祖宗的金凌表示:…!!!薛洋一脸我就说是这样的表情又问金凌:你今年多大?边说边起身把金凌和金光瑶拉到一起背对背站着,金凌有点懵乖乖的回答他说自己十六。金光瑶毕竟熟悉薛洋,很清楚他的意思,正想怼他几句就看见薛洋笑到躺在地上嘴里还念叨着说金光瑶比一个十六岁的小朋友还矮。金光瑶:呵呵你笑吧,憋死你好了,你们都和我来,我给你们分一下房间。看金光瑶恼羞成怒要走薛洋更是肆无忌惮。金光瑶刚一打开门,门口的一个大白团子和两个小白团子就扑向了金光瑶,金光瑶蹲下来摸了摸大白团子的头又抱起了两个小白团子。魏无羡看着那个大白团子只觉得头皮发麻瞬间扑进蓝忘机怀里:二哥哥有狗啊啊啊啊啊啊啊;蓝忘机:…嗯然后抱紧怀中人。金光瑶:…emmm 这位公子怕狗?是我失算了,我这就带它走你们先在这等等我,完美的忽视了魏无羡扑进蓝忘机怀里的事,毕竟那一瞬间觉得那个冷面公子会把他扔出去结果被打脸什么的,不提也罢。说完拍了拍白团子的头,带着他回了他的房间,白团子乖乖跟上,而那两只小白团子看着大白团子要回去也从金光瑶怀里跳下来跟了上去。金光瑶把三个小家伙都送回房间之后回来,金凌双眼冒着光,问:好可爱的狗!那两个小白团子是他的孩子吗?金光瑶听完回头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开口:…那两个小白团子是两只猫啊…只是被洋洋喂得太好有点胖而已。金凌:尴尬…金光瑶先将众人带到客厅,无视了路上碰到的佣人们奇怪的眼神先安顿众人坐了下来,对他们道:你们住下来可以,只是总要将诸位姓甚名谁告诉我吧?蓝曦臣抢先道:那是自然,在下蓝曦臣。接着众人一个一个的:蓝忘机;魏无羡,我和二哥哥住一个房间就行啦;江澄;金凌;蓝思追;晓星尘。金光瑶:我记下了,对了,我名金光瑶。在楼上笑够了的薛洋坐在楼梯扶手上滑下来然后稳稳落地开口:薛洋。金光瑶表示你没有摔下来我真是失望。从薛洋再次出现之后晓星尘就一直死死的盯着他,薛洋感受到他的目光看了过去,正想开口调戏几句看起来十分名门正派的晓星尘,就感觉胃部的异样,尖锐的剧痛,一瞬间薛洋的脸色一片惨白,金光瑶和晓星尘都注意到了,金光瑶忙过来扶住了薛洋躺到沙发上,问他:可是又痛了?薛洋强忍着回答他:对啊,疼死小爷了,瑶瑶,那到底是什么啊,怎么突然这么疼啊。晓星尘看着薛洋的样子想要上前,却又不敢,只得死死的攥着拳看着薛洋脸上毫无血色的躺在那里喝止痛药。蓝曦臣看着金光瑶为薛洋忙前忙后端水喂药心里像是打翻了醋瓶子,开口问:薛洋这是怎么了?金光瑶没有立即回答他更让他心里一酸,明明以前不会忽视他的…终究怨不得他人,是自己自找的。蓝忘机有些担心兄长却也知道现在不是劝他的时候。金光瑶看着薛洋脸上恢复了些血色,才放下心来,想起蓝曦臣的问题开口:洋洋这是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两年前他腹部突然出现了那道伤口,我们找了许多人为他检查,却只知道那是一道剑伤,出现时他时常会感到疼痛,但是距离上一次疼痛已经过去半年多,也从来没有过这么严重,可这次…。可薛洋不愧是薛洋,忍痛能力从来都是一流的,喝了药缓了缓感觉没有那么尖锐的疼痛了就爬了起来又开始一副没有正形的样子和金光瑶开起了玩笑:行了瑶瑶,我不都说过了,也许上辈子我剖过腹或者被人捅过呢,别担心了,皱着眉头都不好看了,我要吃糖,快快快给我糖!金光瑶有些无奈:你就没让人省心过,现在还疼吗?少吃点糖吧,要是按你所说你说说你上辈子是有多惹人厌,捅的投胎转世都还带着那么一道伤。薛洋也不理他,只是摆了摆手:管他呢,反正伤也去不掉,疼一疼而已,快给我糖!然后你就带他们去找房间吧。对了,晚上千万别和妈说啊,不然又要让她瞎担心了。什么东西别和我说啊?逛街回来的孟诗的声音传了过来。薛洋/金光瑶:…没什么,大概。可是孟诗看着还没来得及收起来的薛洋的止痛药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原本对于众人的好奇也被她抛之脑后,跑过来把金光瑶哄开,坐到薛洋身边看向伤口的位置担心的问他:洋洋还疼不疼啊,瑶瑶有没有好好给你吃药啊,有没有给家庭医生打电话?算了我猜你们也没有,我现在打!你忍忍啊洋洋最乖了先睡一觉,边说着边红了眼眶掏出电话,终于有了插嘴机会的金光瑶:妈你等等…你闭嘴,别打扰洋洋休息。金光瑶:…亲妈?薛洋看到了金光瑶吃瘪十分幸灾乐祸道:妈,我没事了,药喝过了,也不疼了,吃块糖就好啦,真的真的,不用找医生来啦,瑶瑶没有把药直接塞进我嘴里让我咽也没有把我扔在沙发上,边说边摆了一个可怜巴巴的表情。金光瑶深吸一口气:薛洋,你个…孟诗:金光瑶!洋洋都病了你还吼洋洋,,说着伸手在金光瑶头上拍了一把,又变了个脸回头问薛洋晚上想吃什么。金光瑶:委屈巴巴QAQ,算了算了,妈你先照顾洋洋,我带他们去找房间安顿一下,晚饭时在和你解释他们的来历。孟诗:好,去吧。金光瑶将他们带到了楼上,除了忘羡都是一人一间,金光瑶分配完之后对他们道:现在才下午,到吃晚饭还有许久,你们可以先洗洗澡,休息一会儿,我先教你们怎么用热水器吧,跟我来。很快大部分人都学会了回了各自的房间,除了蓝曦臣,现在的场景就变成了金光瑶看着蓝曦臣,蓝曦臣毫不心虚的看着金光瑶。金光瑶:…曦臣哥你还没学会?我讲了七八次了。蓝·为了追妻曦·不顾一切·臣义正言辞的摇了摇头并对金光瑶说:抱歉,大概是我太笨了,麻烦你了阿瑶。金光瑶:没事…去你房间继续教你。心里想的则是:这人看着挺聪明的没想到学东西这么慢…蓝曦臣则心想:计划通。二人到了蓝曦臣房间,金光瑶继续教着蓝曦臣,又是七八次,蓝曦臣终于“学会了”,因为看到金光瑶神色隐隐有些不耐,蓝曦臣压下心头因为看到阿瑶对他不耐而有些受伤的心情,金光瑶听到他会了便回了房间。其实这是误会金光瑶了,毕竟放个水洗个澡这么简单的事,如果不是因为蓝曦臣长得好看又是古代来的,换做其他人让金光瑶讲这么多次,别说是七次了,两三次金光瑶都会打那人一顿的。
         下午的时间很快过去,晚上六点,金光善准时回了家,孟诗正在准备晚饭,金光善去了书房又处理了些公司事务。七点钟晚饭准时做好,金光瑶敲门将众人都叫了出来一群人去了餐厅坐下。正在为孟诗做了一大桌子菜而高兴的金光善…哦,不是给他吃的,孟诗说的时候他还不信。薛洋也晃荡到了餐厅坐在金光瑶旁边。金光善问:阿瑶,这几位是?金光瑶:等妈上了桌一起给你们解释吧,懒得说两遍了。金光善点了点头,看着众人都是极为正派的样子暗自点头,然而当不久之后金光善知道了最正派的两个人是来拐走他两个儿子并且成功了的的时候只想说:人不可貌相…好心痛。后话且不提。很快,孟诗端着最后的一道汤上了桌之后,金光瑶起身向父母介绍众人的来历和姓名,这来历虽有些牵强,但是毕竟现在这个世界一切皆有可能,穿越什么的…大概也没有问题吧?众人开始吃饭,而晓星尘仍时不时的看着薛洋,孟诗金光瑶薛洋都发现了晓星尘的目光,孟诗的眼神在两人中不断徘徊,金光瑶则是一改常态不停给薛洋夹菜,毕竟下午薛洋发了病,而且现在晓星尘看薛洋的目光都让他有点不舒服,而薛洋却全程没有说话也没有看向晓星尘,下午孟诗说要去做饭之后,他就躺着想了很久,似乎下午就是因为看了晓星尘才会那么疼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薛洋本能的排斥那种疼,所以便不敢再看晓星尘。晓星尘感受着薛洋的无视,很难过,一桌子的菜也没有动几下筷子,孟诗问:晓先生,是这些菜不和胃口吗?可有什么想吃的?我再去做?金光善/金光瑶同时想着:QAQ,诗诗/妈都没有给我开过小灶都是不吃就饿着的,委屈。晓星尘:没有没有,菜都很好,只是身体有些不舒服,吃不下什么,不必担心我。孟诗点头。羡羡悄悄对蓝忘机道:只怕是小师叔看着小流氓下午的样子都心疼死了,哪还有胃口吃饭啊,话说下午那伤痕像是霜华。蓝忘机微微点头又轻声让他坐好,魏无羡撇撇嘴还是听了。酒足饭饱,众人又对金光善和孟诗道了谢便各自回了房间。总之,众人也算是在金家安安稳稳的住了下来。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