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抚琴瑟

魔道沉迷曦瑶忘羡追凌晓薛其他请勿扰谢谢 不想撕只想好好看文产粮 对江澄不爱不黑就这样

暖浮生

      emmmmm 忍不住脑洞又一个现代文 虽然没什么人看 cp曦瑶晓薛忘羡追凌 瑶瑶是金家小少爷母亲孟诗父亲金光善从小众星揽月玩什么有什么顺风顺雨长大三岁捡回了小洋洋一起长大竹马竹马 蓝曦臣众人被神秘人设计带记忆穿现世 就喜欢看蓝大和小星星的漫漫追妻路 设定金光善良心没被狗吃不是渣男
      “生了生了!夫人生了,是个男孩”伴随着这一声,婴儿响亮的的啼哭声从产房传了出来,金光善着急的站起来却被左脚绊倒了右脚摔倒在地,很快孩子被抱了出来,眉目间能看出他母亲的模样,金光善抱着孩子喜极而泣,对着身旁的下属道:好啊好啊,我金家有后了!就为这孩子取名光瑶,金光瑶,愿你光耀我金家门楣!很快孟诗被推了出来,一家三口回了病房,金光善将孩子放在小摇篮床上,握住孟诗的手,安抚着孟诗让她睡了。
         一转眼,已经过去了三年,金光瑶三岁的生日当天,他早早地被金光善接出了幼儿园,回家路上,稚嫩的声音和金光善讲着今天在幼儿园发生的故事,还有幼儿园老师和小朋友们给他过生日的事,童言童语将金光善逗得哈哈大笑。一路向着半山腰的别墅行去,金光瑶眼尖的看到路上似乎有个小孩子,忙让司机停车,下车一看果然是个孩子,看起来和他年纪相仿,睡在路边,似乎是被遗弃了,金光善有些不想管闲事,但是看着金光瑶一副眼巴巴想把人带回家的模样,金光善妥协了,让人把那个孩子放在了车上,又给家庭医生打去电话让他来家里。看着金光瑶一脸粑粑好帅的表情,又有些飘飘然。回到家中,孟诗已经准备了一大桌好吃的和蛋糕为金光瑶过三岁的生日。看到被抱回来的那个小孩子有些惊讶,听了金光瑶的解释又觉得很开心,夸奖他会做好事了。金光瑶听了吗妈的夸奖更加开心了。入了夜,生日庆祝完后,金光瑶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回了自己的房间,那个小孩子也在,还没有醒,金光瑶洗了澡便也爬上了床,盯着那个孩子看,盯着盯着就那么睡着了。第二天早上金光瑶醒来,那个孩子也醒了,一副怯生生的模样看着金光瑶,金光瑶对他说:你好,我是金光瑶,今年三岁辣,你呢?你怎么会睡在路边啊?那孩子说:我是薛洋,今年四岁,我不知道父母是谁,一路走到那觉得走不动了就睡着了,你有没有吃的…我好饿。金光瑶说:是我疏忽了,你起来我带你去洗漱间你洗漱了我带你去吃早饭。薛洋很快洗漱完毕,金光瑶为他拿了一身自己的衣服穿上,虽然他大自己一岁,但是经常吃不饱长得不算高衣服也很合身。孟诗在餐厅看到金光瑶和小朋友走了出来,温柔地问小朋友:小朋友,你叫什么啊?今年几岁啦?昨晚睡好了吗?阿瑶没有欺负你吧?薛洋猛的见到生人有些怕,不自觉的抓住了金光瑶的衣角,胆怯道:我叫薛洋,今年四岁,昨天睡得很好,他很好没有欺负我。孟诗被薛洋用那种可怜兮兮的小鹿一样的眼神看着心都要萌化了,轻轻摸了摸薛洋的头问他:小朋友那你的父母呢?薛洋两次被问了这个问题,只觉得有些委屈,声音带了些哭腔却又强忍着:我没有父母。听到薛洋的话孟诗有些愣神。这一个坑神看在薛洋的眼里则成了不信任,他走了很久的路,肚子很饿也很累,昨晚的床是他睡过最舒服的东西,他跟怕会再被赶出去,继续饿肚子被打骂,想着只觉得委屈,直接哭了出来,边哭边说着:我会乖乖的,我没有骗人,我会听话的,不要赶我走。哭到有些岔气。孟诗和金光瑶都有些心疼,孟诗弯下腰把薛洋抱住拍着他的背和他说:阿洋最乖了,不会赶阿洋走的,以后阿洋就把我当成妈妈把阿瑶当成弟弟好不好,妈妈不会不要阿洋的,不哭了,让阿瑶带你去洗洗脸吃饭了好不好?都哭成小花猫了。薛洋听着孟诗的话渐渐止住了哭声,虽然还有些抽噎,颤声问孟诗,真的不会赶我走还会当我妈妈吗。见到孟诗点头总算是放下心来,任由金光瑶拉着去了洗手间洗脸。小孩子的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很快就忘记了那场大哭,吃了饭和金光瑶玩成了一团。金光善听到孟诗说要留下薛洋有些不喜,但是看着孟诗和金光瑶一副不留下就闹的神情,想想家庭医生检查的结果薛洋也没有什么疾病,最后还是无奈点了头,薛洋就这样以金光瑶哥哥的身份留了下来,就是谁都没想到薛洋和金光瑶的相处模式和平时的兄弟完全反了过来,人家兄弟是弟弟闯祸哥哥收拾烂摊子;他们则是哥哥闯祸弟弟收拾烂摊子。金光瑶:呵呵,MMP,我不是捡了个哥哥而是捡了个儿子还是逆子,绝望。
       不管金光瑶有多绝望,时间还是那么悄然的过去了,一转眼距离薛洋来了金家已经过去了十三年。薛洋十七岁,金光瑶十六岁。二人也算是有惊无险的长大,毕竟金光瑶每天都想打死薛洋什么的,不提也罢。
       另一边,一个清晨,蓝忘机醒来却发现周围的环境并不是静室,魏无羡还在身边熟睡令他心情好了些,他轻轻把魏无羡抱着自己腰的手放在了被子边,换来魏无羡在梦中有些不满的皱眉所幸没有醒来。蓝忘机手放在避尘上,目光扫过周围,却惊讶的看到了同样刚刚醒来的蓝曦臣,自观音庙一夜金光瑶身死之后,已经过去了三年,三年内兄长都闭关不出将叔父气的吹胡子瞪眼睛,却也无可奈何。蓝忘机自然明白,兄长的眼神和他失去魏婴的那十三年一样,是绝望和悔恨,劝也无用,可今日竟然于此地见到?另一边蓝曦臣也看到了蓝忘机,向他走了过来,并没有问蓝忘机这里是什么地方,毕竟读弟机只要看看脸就知道蓝忘机并不知道这是哪。兄弟二人走了一圈,看到了江澄,金凌,以及…晓星尘还有蓝思追,当初宋岚带着晓星尘游历世间,晓星尘一直没有清醒的迹象,可是就在几日前,晓星尘突然醒了过来,还有一对完好的眼睛,以及义城自刎之后所有的记忆,包括薛洋八年的模仿和断臂的疯魔。还没等他完全消化这些记忆,今日就出现在这奇怪的地方。看到蓝氏双璧,虽然有些惊讶蓝曦臣也在,毕竟观音庙之后的闭关他也从宋岚那里有所耳闻,但也没有表现出什么,只是轻轻颔首示意,目光扫过蓝忘机,颇有些尴尬,毕竟魏无羡是他的师侄,而如今忘羡的事已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可这断袖什么的,他终究有些难以接受,却也很佩服蓝忘机十三年问灵如一日,想着蓝忘机十三年问灵,思绪竟然突然转到薛洋八年的模仿,那八年,他本人都不得不承认,薛洋模仿的太像了…想到醒来之后得到的薛洋身死的消息又有些烦躁,索性不再想。片刻后江澄醒了过来,江澄虽然震惊周围的环境,但毕竟经历了许多,也不是当年的毛头小子,压下心里对环境和见到蓝曦臣的震惊,对双壁二人颔首。双壁亦回了礼,而随后金凌和蓝思追一起醒了过来,金凌就没有那么多的想法了,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还有蓝曦臣,又想到观音庙那两剑,更是为小叔叔难过,张嘴就吼了一声这是什么鬼地方,蓝宗主你怎么也…唔唔唔!是蓝忘机的禁言术,蓝忘机只说了一句:喧哗,魏婴在睡。蓝思追:…我想提醒你的阿凌。江澄:…妈的死基佬,蓝二你给我把金凌解开!看着蓝忘机无视他只是回身轻轻抱着魏无羡和贴在蓝思追身边说不出话来只能唔唔唔唔更是有些气不打一出来,也不再搭理金凌。蓝曦臣看着忘羡二人一如既往地恩爱还有追凌二人朦胧的只差捅破一层窗户纸的世界又想起了阿瑶…神色很是黯然。许久之后,魏无羡终于在蓝忘机怀里醒了过来,还有些刚睡醒的头昏脑涨,看着周围明显不是静室的环境,呆呆的问蓝忘机:二哥哥,这是哪?我们怎么会在这?我们不是在静室吗?扭头看到蓝曦臣更是震惊,一把抱住蓝忘机的脖子说:二哥哥,我是不是眼花了!我怎么好像看到大哥了!!!!!他居然出关了?????????蓝忘机听着魏无羡那句不加掩饰的大哥,只觉心情很好,将魏无羡手臂拉下放在怀中,开口回答了他每一个问题:我不知此为何地,也不知为何在此,兄长并非出关,只是也出现在此地,许是有人刻意为之,尚不知目的,你先起来更衣。说完抱着魏无羡站起身来又将他放在床上,取来了前一晚被他扔得到处都是的衣物,为他仔细穿好,挽了发又俯身为他穿了鞋子又取了净面和漱口水,这才将人拉起。看着眼前的场景众人目瞪口呆。蓝思追想:…含光君真是厉害。金凌想:…他们平时都是这么相处的吗。江澄想:…妈的死断袖,魏无羡你是胳膊腿断了吗辣眼睛。蓝曦臣想:…忘记觉得很满足呢,看来弟弟弟媳很幸福,好想也这么伺候阿瑶…阿瑶阿瑶…想见阿瑶。晓星尘想:…一般道侣是这么相处的吗?好像不是吧…说起来义城的时候阿洋好像给我端过净面水?时间太长有些忘了…有那么一丢丢羡慕师侄二人呢。
         魏无羡洗漱完毕后终于清醒了,正想将蓝忘机的话从头到尾理一遍,就听到有个女声传来,你们都醒了,那我就告诉你们带你们来这的目的,你们先什么都别问,我说完会让你们问的,现在只听我说就好。我本是天上一小仙,拜于月老座下,本来我师傅是将晓星尘道长的红线与薛洋系在一起;将蓝宗主的红线与阿瑶系在一起的,但是奈何命簿仙君道错了命格,将原本两对眷侣变成了怨侣,所以此次我将你们聚集此处,是想问问你们两位,可愿去另一世,重新系起这根红线?你们若是愿意,我便将那另一世的一切都告知你们,若是不愿我也不强求,我会将你们脑中关于他们二人的记忆尽数抹去,毕竟重新再世为人,他们已经忘记你们了,至于含光君魏公子,江宗主你们三人我原是想让你们到另一世祝他们一臂之力重系红线结为道侣,不过也要看他们蓝宗主晓道长二人的选择,他们若是不愿我定会将你们安稳送回,金凌小友思小叔叔心切,所以不论他们如何选择,我都会将你送去见你小叔叔,只是你们不能以叔侄相称,关于过去的事一个字都不能对你小叔叔和薛洋二人提起,我会让思追小友去陪伴你,我的话说完了,你们想问便问吧,问完后将决定告知与我便可。话音刚落,蓝曦臣便直接是一句我去,我愿与阿瑶再续前缘。眼底是从未有过的坚定和迫切。蓝忘机/魏无羡/江澄/晓星尘/蓝思追异口同声:好干脆!蓝忘机还想说什么却被魏无羡拉住,终究没有开口。金凌想到金光瑶身死的惨状, 心下一疼,开口:我不同意,我小叔叔的红线凭什么系在蓝宗主手上!蓝宗主那般伟大,说断臂就断臂,想一剑穿心就一剑穿心,我小叔叔与他一起,若是泽芜君那一日想起我小叔叔所行的恶,我小叔叔岂不是要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还请泽芜君高抬贵手,放过我小叔叔吧,免得再脏了你高贵的眼,这红线倒不如直接系在我小叔叔和薛洋手上,好歹他们,死法都是一样的,仙友还是将他们送回去吧,我们也好尽快出发。蓝曦臣听了金凌一番话已是被刺的面无血色,金凌说的对给阿瑶断臂一剑的是他,穿心一剑的也是他,“蓝曦臣!我这一生撒谎无数害人无数,如你所言,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天下的坏事我什么没做过,可我独独没有想过要害你!”金光瑶的话又浮现在耳边,犹如昨日如鲠在喉,可是若将阿瑶的红线与他人系与一处…他…便是连想想都只觉痛不欲生。想开口却听到了那仙友的声音再次传来:义庄一战与观音庙一晚后,师傅与我的确是考虑过金凌小友的建议的,只是小友…行不通…薛洋与阿瑶太像了…幼时的磨难和受尽的白眼,偏执的恨意和嗜爱终难达。你们都知道他们能忍痛,却不知道他们其实最怕痛,你们大概也不知道,两个同样遍体鳞伤的人在夜里要偷偷就多少泪来舔舐伤口。有些话,金光瑶和薛洋永远不会对说出口,他们都太懂得彼此了,所以他们无法在一起他们只适合做朋友,永远的恶友,因为他们能为彼此做的只是一起坠入地狱。而他们需要得到的永远不是这世人虚伪的体谅,而是有人能真正的救赎他们,护住他们,仅此而已。
      其实师傅与我都不会觉得瑶瑶和阿洋没有错,相反他们做错了太多,可是从一开始他们也想过善良的,世人也从来没觉得他们是该被爱的,他们被太多人恨着了,偏执也好善良也罢从不是一蹴而就的。说了这么多,你们可做好了决定?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