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抚琴瑟

魔道沉迷曦瑶忘羡追凌晓薛其他请勿扰谢谢 不想撕只想好好看文产粮 对江澄不爱不黑就这样

霜降浮生

迟来的霜降贺文
     时光匆匆,距离义城一战又过去了一个八年,早在五年前,晓星尘就醒了过来,连同那一双眼,宋岚很开心,一笔一划写下邀他同游世间,惩善扬恶。却被晓星尘拒绝。于是宋岚独自开始旅途,而晓星尘回了义城,他也说不清是为什么,只是迫切的想要回去,想要看看那个虎牙少年还在不在…
     回到义城已经是半月后,一路走走停停,沿途路过集市竟眼快于手买了许多糖,看着手里的糖,苦笑了几声,却也终究没有舍得扔掉,一路带回了义城。行至义城内,晓星尘竟然生了些近乡情怯的感受,似乎走过的每一个地方都能看到当初薛洋在自己身边的场景。那些想要强行忘记的场景终究是更加清晰的浮现。
     晓星尘不想再逃避了,他很清楚自己喜欢上了薛洋,真实的,真心的。他快步走向了义庄,他们共同生活了许久的义庄,屋子里很整洁,有人生活的痕迹,晓星尘找了几圈没有找到人,也不急,坐下来等,果然傍晚时分,脚步声从门外传来,很快门被推开,晓星尘看向门口,内外的人也看到了他,门外是金光瑶,蓝曦臣,还有…薛洋。金光瑶几年前被醉酒的蓝曦臣从观音庙带出请魏无羡帮忙出手救了回来,蓝曦臣十九道戒鞭为代价,与金光瑶结为了道侣,如今二人成了忘羡之外的另一对模范道侣,二人收养了一个女儿,名为蓝慕瑶,平日里就养在蓝家又叔叔含光君亲自教导。说回义庄,薛洋也看到了晓星尘,正要强迫自己视若无睹,下一秒被拉入一个怀抱,熟悉的白衣和味道,是晓星尘。金光瑶看到晓星尘的动作一下子急了,晓道长这是什么意思?当年没捅够如今还要来吗?正要上前拉回薛洋,就被蓝曦臣拉住,好了阿瑶,薛公子的事让他自己去解决吧,你放心吧,这几年薛公子的样子你也都看在眼里,有些人是拆不开吧,你我又何尝不是一样呢,耐心一点,交给我好吗。金光瑶虽然承认自己忧思过重,但还是不放心,想了想终究同意了蓝曦臣的话,回了屋内,蓝曦臣看他回去,走向了抱着薛洋不撒手的晓星尘。晓道长,还是先放开薛公子随我来吧。晓星尘不愿撒手,却被薛洋挣开,薛洋转身回了屋内没和他说话。晓星尘只得跟上了蓝曦臣,蓝曦臣带着他行至一间曾经的酒肆内坐下,也不多说什么,直接就进入了主题,你对薛洋究竟怎么想?晓星尘笃定的答:我心悦阿洋,虽然曾经想过逃避现实,但还是做不到,我想和阿洋在一起是真心实意的,只是如今的阿洋…怕是很讨厌我。蓝曦臣却直接否认了他的话,薛洋从不曾讨厌你,甚至也心悦与你,你大可直接同他讲明心意,阿瑶那里,交给我便是。晓星尘听了这话,重新燃起了斗志,既然泽芜君这么说了便一定不会有假,明日我便和阿洋讲清一切。多谢泽芜君了!晓道长无需多礼,愿你明日一切顺利。借泽芜君吉言了。蓝曦臣想:薛洋赶紧嫁出去,就能与阿瑶过二人世界了,开心!
     第二日,晓星尘一大早便在薛洋外出游荡的路上等着他,果不其然一抹黑色身影出现,晓星尘待人走进自路旁冲出看清是薛洋开口便是:阿洋我心悦你,你可愿与我结为连理!薛洋下意识表示自己愿意。大喜过望的晓星尘将人一把抱起,不理会薛洋的挣扎。
     又过了五日,晓薛二人大婚的消息传出惊掉了许多人的下巴,可是没人敢表示疑虑,毕竟薛洋后台硬啊。金光瑶已经足够让人忌惮何况还有个蓝家和晓星尘。
     又是三年时间,晓薛二人也领养了一子取名晓慕洋,二人无意间为孩子寻了把配剑,晓星尘将剑命名霜降,又是未来一代名士。晓薛二人仍定居于义庄之中,宋岚三不五时企图拉走晓星尘,始终以失败告终,终究是放弃了。
     一年霜降时,薛洋赖床不起,晓星尘无奈的笑笑,将糖放在床头,便拉了慕洋出门练剑,对于父亲偏心习以为常的慕洋表示呵呵,一个时辰后薛洋起床,一黑一白两道身影一同去买菜。
    晚间夜猎回来义庄,忘羡曦瑶已在屋内,嬉闹至半夜,一同赏月,幸而兜兜转转,明月仍在身旁。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