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抚琴瑟

魔道沉迷曦瑶忘羡追凌晓薛其他请勿扰谢谢 不想撕只想好好看文产粮 对江澄不爱不黑就这样

梦回客姑苏四

   所有在座的人脸色都不好看,金光瑶感受着周围沉重的气氛,有些烦躁。看着画面内上好了药的自己,突然笑出了声。见众人看他,对众人道:那时迷迷糊糊的听着有人在我耳边念叨熟肉和辣椒,竟然还真的梦到吃烤肉了呢。金凌没忍住问了一句:小叔叔你心这么大的吗…居然还想吃烤肉!金光瑶看着金凌,眼里是一如既往的宠爱,没有开口说什么,只是揉了揉金凌的头。而薛洋看着脚边努力缩成一团降低存在感的常慈安说:小矮子当初被关了三个月,这杂碎打过你多少次?金光瑶:崽崽你再说我矮我真的要翻脸了!!!薛洋:嗤,你矮不矮还用我说?我就问是不是因为你在三尊里你最矮所以你是老三,现在金凌都比你高了,天天帽子增高鞋垫不离身,你和我说你不矮。金光瑶:呵呵阿凌你看到了吧我要是不心大一点早就被你薛叔叔气死了,成美崽崽我再和你说一边,三尊不是用身高排名的!薛洋的眼神扫过蓝曦臣和金光瑶,一句话差点气炸金光瑶,薛洋说:这三尊之二都在这,傻大个最高所以是你们大哥,泽芜君第二所以是你二哥,你最矮所以是老三,你觉得有什么问题吗?所以说这杂碎找过你麻烦多少次?金光瑶:感受着从身高问题上传来的恶意我真的很心塞,总共也就是六七十次吧。蓝曦臣看着因为身高而炸毛的金光瑶有些好笑,又觉得很可爱,暗自想到,阿瑶一向是一幅淡定的样子,竟然会因为身高而生气,实在是出乎意料。薛洋听到了想要的答案也不在和金光瑶扯皮。又转身对薛林道:我要把这个杂碎带去地牢,你先在这等着我,我去去就回。说完一张符使出,一扇门凭空出现,薛洋拖着常慈安的衣领消失在门里。晓星尘原本注视着薛洋的方向,见人消失有些担心,却感觉到一边有另一道目光盯着他看,晓星尘转头过去,发现是薛林,正欲起身同薛林行个礼就见薛林呵了一声扭回了头。晓星尘:岳父很不喜欢自己怎么办在线等八百里加急。金光瑶看到了这边的情况,想着义城时薛洋的疯魔以及后来八年的假扮,终究还是不忍薛洋无疾而终,也罢,就当了这个助攻,毕竟晓星尘似乎也不是全然无意薛洋,再加上晓星尘的体质。心底打定了主意,便对着薛林道:薛叔叔,这位道长便是晓星尘道长,他… 晓星尘正要对金光瑶的帮忙表示感谢时,薛林就说了句哦知道了,当年我家崽崽多有得罪,我替他给你道歉了,还有那位宋岚宋道长。以后望你们尘归尘路归路,我会让崽崽离你们远远的。金光瑶:薛叔叔我们还是借一步说话吧…晓星尘表示这岳父和阿洋一样不按套路出牌…不过崽崽什么的好可爱好想也叫他洋崽崽
     金光瑶拉着薛林寻了一个房间,二人进去坐下,金光瑶道:薛叔叔是对晓星尘道长很不满吗,晓星尘道长和崽崽虽然有诸多恩怨,但是您也知道崽崽对晓道长的心意,那几年义城的陪伴,那八年的假扮和痴狂,还有拼命想抢回的锁灵囊,还有那对悄悄送去义城的给晓道长的眼睛,您也该…薛林打断道: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是你说了这么多,都是崽崽在做的,他为崽崽做过什么???他只不过是嫌崽崽恶心罢了!这样的人我怎么能放心,我亏欠崽崽母子的太多了。金光瑶道:我明白您的顾虑,可是您总该给崽崽和晓星尘一个机会,若是晓星尘无此意,或是负了崽崽,我一定第一个不会放过他,但是您总该放开过去,重点是崽崽愿意接纳他啊。您倒不如给晓星尘一个机会,听听他的想法。晓道长,不用在门外听了,进来吧。薛林虽有些不满金光瑶让他进来,也终究没有在出言反对。晓星尘听墙角被发现,略有些尴尬的向金光瑶投去了一个感激的眼神。金光瑶笑了笑深藏功与名。晓星尘正想开口,蓝曦臣推门走了进来,先是朝着薛林行了个礼然后走向了金光瑶对金光瑶道:阿瑶,不如我们先出去让薛叔叔和晓道长私下谈。金光瑶正要拒绝便是自己想看戏,就听到了薛林的同意声。金光瑶:小本本记仇,想看晓道长表忠心啊。还没等金光瑶开口表示想留下,就被蓝曦臣上手一个公主抱抱了起来还有一句阿瑶,我心悦你。薛林:…现在的年轻人这都是什么骚操作。晓星尘:…蓝宗主说好的追妻路一起走,谁先成功谁是狗呢 蓝曦臣:为了阿瑶狗就狗,你先讨好岳父吧 金光瑶:…蓝曦臣我敲里吗放我下来你个狗我不悦你了!蓝曦臣不理会他的反抗,一路将人抱到一个房间放到了床上。注视着他开口道:阿瑶,我心悦你,是真心实意的,你愿意给我一个补偿当初错误的机会吗?金光瑶看着他的眼睛,问了一句:我还能再信你吗?那一剑真的很疼。蓝曦臣一把将人抱住,说:对不起,是我的错,以后再也不会不信你了,是我不好,你再信二哥一次好不好阿瑶。蓝曦臣能够感觉到,怀中的衣服湿了一片。你不是说,从此不必再叫你二哥了吗。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阿瑶,我知道错了,我永远是你的二哥,不会再说那种浑话了。金光瑶一把将人推开,谁要把你一直当二哥。蓝曦臣的脸色瞬间一片惨白。金光瑶就又道:你确定是要一辈子当我二哥?做好兄弟?蓝曦臣瞬间明白了什么:不不不不不不是,我当你是蓝家宗主夫人,很久前其实就想告诉你了。金光瑶只把头埋在他怀中问:那我做过的那些事?蓝曦臣:以后一切都有我陪你面对,阿瑶,让我看看那些伤口好不好…金光瑶迟疑着问道:那些…很丑的,你真的要看吗,我怕吓到你…蓝曦臣抱紧怀中人如同至宝:阿瑶怎么都好看,我不会嫌你,永远不会。只一句话,金光瑶的泪又有滴落的趋势,身上的那些疤,又是他自己嫌弃至极,可是这个人…这个人是可信的。金光瑶从他怀中离开,默默解开了衣服,紧紧盯着他的脸,生怕会看到厌恶嫌弃的表情,他脱掉了上衣,所有伤口毫无保留的被表露出来,可是幸好蓝曦臣脸上只有心疼和怜惜。蓝曦臣坐在床边拥住金光瑶,手指轻轻抚过每一道伤疤,很轻柔的动作,如同怕弄痛他一般直至那一道剑痕,蓝曦臣认得,是朔月,被他亲手捅进去的朔月。金光瑶按住他的手看着他的眼睛说:蓝涣,那时候好疼的,以后你不要再让我疼好不好。蓝曦臣反手握住金光瑶的手放在胸口轻声说着:再也不会了,以后你说什么我都信。二人的眼睛注视着彼此,从此只有彼此的倒影。金光瑶率先红了脸,低下了头,蓝曦臣轻笑出声,也不在为难他,又细细的抚过他身上的每一道伤口。过了许久蓝曦臣将人放在床上坐着又取过一旁的衣物仔细为他穿好。穿好后又将人抱起,开口:阿瑶,回了姑苏我便选个良辰吉日宴请百家娶你过门好不好。金光瑶有些迟疑:这样的话,蓝家便…有了,以后我便名孟思辰好不好,我也会去准备人皮面具的,说完脸色便有些微红。蓝曦臣听着这个名字,只觉得像是吃了几斤糖一般甜到心里开始勾着嘴角傻笑。金光瑶等不到回应,正有些心下微沉,就看到了傻笑的蓝涣。心下好笑,推了人几下,嘴里说着:回魂了,不回魂我走了。蓝曦臣立马回了神抱紧人的腰,想了想道:阿瑶开心便好,只是怕改了面目会委屈了你,名字,我很喜欢。金光瑶说:无妨,不会委屈的,只要你在,一切都无妨,我想和你一起,改头换面也没什么不好,前尘往事便过去吧。此后余生,有你足矣。蓝曦臣轻吻上阿瑶的唇,直到金光瑶有些喘不上气才停下,二人额头相抵,蓝曦臣道:阿瑶,等我娶你,你要在金陵台等吗还是?金光瑶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说:从金陵台太过显眼,我不想让阿凌…还没说完金凌一把推开门闯了进来,小叔叔放心!金陵台不会有任何问题,况且你当然要从家里出嫁。遭人非议又如何,我只有你这么一个小叔叔啊。金凌眼睛红红的像只小兔子一样,金光瑶站起身将金凌抱在怀里揉着他的头发,一如金凌小时候那般。金光瑶想了许久还是说:即便你不在意,我也不能让你陷入千夫所指的地步,阿凌听话。金凌不满道:有什么不能的,小叔叔你以金家门生身份嫁过去谁能多说什么?金光瑶和蓝曦臣对视一眼,蓝曦臣道:阿瑶,就依了阿凌吧,况且蓝家金家联姻,对金家也有好处,你不必忧虑过多。金光瑶看看大的看看小的,终究无奈点了头。好了,既然已经定了,那我要去看看薛叔叔和晓道长那边谈的如何了。蓝曦臣:我们一起。说完抱起金光瑶走了过去。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