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抚琴瑟

魔道沉迷曦瑶忘羡追凌晓薛其他请勿扰谢谢 不想撕只想好好看文产粮 对江澄不爱不黑就这样

梦回客姑苏三

  说完此事后,众人有些面面相觑,魏无羡想:这被鬼道反噬,还能坚持修鬼道,这小流氓到底为什么坚持这么久啊?而晓星尘则坐立不安,他想与薛林应下道侣一事,却又很是纠结,想到他的身体状况更是如同热锅上的蚂蚁,煎熬得很,想了想还是待之后抽个时间先与敛芳尊探探口风吧。未待众人再多做思量,薛林又道:阿瑶啊,这次我可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东城的一众残党抓了回来,你可要在洋崽崽面前替我说几句好话,好不容易找回了儿子,儿子却不认我,有我这么悲惨的爹吗?金光瑶:薛叔叔放心吧,崽崽心里是有数的,只是毕竟这么多年,他都是一个人,突然有个爹自然会不适应,再者他的性格本就别扭,您且放心,假以时日,他定会与您好好相处的。薛林:但愿这一天能快点来吧,对了,这次我还抓了几条大鱼呢!刘震的那些个妻妻妾妾莺莺燕燕大多被我抓回来了!还有一个姓常的,好像还与崽崽有过恩怨呢!金光瑶:姓常的,常慈安还是常萍?!薛叔叔,听我说不管是谁都不能交给崽崽!常萍和常慈安这两个名字,晓星尘宋岚他们在座之人都太熟悉了,那一年的灭门惨案,是一切故事的开始。薛林看到他们的反应,正待同意,就听到一句:为什么不能交给我啊?当年的事我既然已经灭了他常家满门自然不会再追究第二次,你在怕什么,你们之间难道还有什么恩怨?金光瑶:崽崽,太聪明真的不好,确实有那么点小事…薛洋:别废话,直接说怎么回事?你不说那我直接问他好了,常萍还是常慈安,人在哪?老头。薛林:对不住了阿瑶!说完抬了抬手指,一个人就出现在地上,手脚皆被捆着,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薛洋的脸出现在面前,一声尖叫竟然直接昏了过去。薛洋:小爷我就这么可怕??唔,是常慈安啊,真是老朋友了,小矮子你到底说不说怎么回事?不说我就问他了,反正他也是死人。晓星尘终究还是滥好人性格有些看不过眼开口道:既然你也说了当初的事你不愿在追究,敛芳尊与他的恩怨也该交由敛芳尊本人处理,你又何必…薛洋:晓道长打住吧,小矮子的事就是我的事,你要为杂碎出头那便是要继续与我为敌了?那便先与你过几招?说着就要抽出降灾。晓星尘:你无需如此,我不插嘴便是。魏无羡等众人皆不由得想到:这是真的小师叔/晓道长/星辰吗?真的没被夺舍吗?晓星尘心想:伸张正义哪有媳妇重要,若是在为了敌怕是彻底没机会了,何况还有个心心念念想把媳妇嫁给别人的岳父大人和敛芳尊在场,亲友团惹不起啊。看到没人阻止,薛洋收回了放在剑上的手,看了晓星尘一眼便扭头看向了常慈安,踢了几脚仍是没醒,薛洋也不恼,把人拖到椅子边坐了下来,随手使了个术法,众人面前出现了一幅画面,是常慈安的记忆,金光瑶有些不自在,也终究没有走开,毕竟一会要看着点崽崽。记忆里的常慈安行至一件地牢门前,薛林薛洋意识到了什么,没有开口只是继续看着,常慈安问门口守门人:在里面关着?守门人答:是,常先生。常慈安让他们开了门走了进去,沿途许多人哀嚎着求他将他们放出去,常慈安一眼不看,只向内走去,直至最里面的一间牢房,停住了脚步,只见这间牢房的墙面地面竟然全是寒冰,里面似乎有一个人被铁链吊着手臂,低着头跪在地上,听到门口声响,略抬眼看了看,只是这一个抬眼众人便认出这是金光瑶,他的脸上没有平日里惯有的假笑,全身上下已然没有了好皮肉,见到来人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常慈安进来道:呦,这不是咱们呼风唤雨的敛芳尊吗?怎么成了这么个阶下囚的模样,你那位好客卿薛洋不管你了吗?金光瑶听到这句话也不答只是嘴角勾起一个笑。常慈安见状,拿起放置在牢房内桌案上的浸泡在辣椒水中的鞭子便是几鞭,便打便怒道:你笑什么!有什么可笑的。伴随着画面外薛洋数着数的声音,这画面绕是魏无羡见惯折磨人手段的画面也有些不寒而栗。而金凌早已怒极恨不得马上杀了常慈安,金光瑶竟然有些拉不住,伴随着停下的鞭子,薛洋道:别急,一会有的是办法让他痛不欲生。再次将目光投向记忆中,只听金光瑶道:我笑什么你不知道吗?我笑你竟然已经忌惮成美到如斯地步,你撺掇林震将我关入这间牢房不就是怕被成美找来,你甚至不敢承认你怕他,你不敢在他面前出现,你若是真有胆量,便该在他面前把你想说的话说一遍,而不是在我这个阶下囚这里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你承认吧,你不敢在他面前出现。常慈安:你胡说,一个不成气候的垃圾有什么好怕!你想死我就成全了你!你这张脸和你那个妓女娘一样!不过是个勾栏里的贱人,还妄想着生个孩子就能在金家平步青云,哼,做梦,你和你娘一样不要脸!以前不动你这张脸,是城主还喜欢你这脸,如今既然已经对你失了兴趣,你便连个青楼小倌都不如!今日我便替天行道毁了他!听到他对孟诗的辱骂,金光瑶终于有了些反应,抬眼瞪着他道:常慈安,今日你辱我娘,待日后必让你悔不当初。常慈安冷声道:既然你还要嘴硬,那我便成全你,让你活不过今日。落了话音,便一脚踹在了金光瑶的膝上。只听金光瑶没忍住发出一声惨叫,众人才看清,他的膝盖下有两块钉板,而钉板是与地上冰块镶嵌在一起的,他的膝盖骨全然暴露在外,已然几乎没了皮肉的存在。看着这幅场景,薛洋又想起了那日将金光瑶救出时的场景,一瞬间杀气外放,竟压的人有些喘不上气。双目死死的瞪着常慈安,所有人都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似乎过了许久,薛洋轻声问了句:疼吗?金光瑶回已一句:都过去了。可是谁都知道,这件事,过不去。金凌双目赤红的窝在金光瑶怀中说了句:薛叔叔,一会收拾常慈安,可要带我一个。声音里宛如带有滔天的恨意。蓝曦臣看着金光瑶的样子,手上的青筋全部暴起,全然一副怒发冲冠的模样。就在此时,常慈安从昏迷中醒了过来,看着坐在自己旁边的薛洋和自己的记忆,知道今天难逃薛洋毒手,看到不远处的蓝曦臣和含光君以及晓星尘三人,竟有了一丝希望,拔腿就跑了过来,嘴里喊着求泽芜君含光君庇佑,下一秒,朔月出鞘,穿过了他的腹部,是当年一剑刺中金光瑶的那个位置。这一剑,惊了众人,连一向八面玲珑的金光瑶也有些惊讶,如今他竟看不懂蓝曦臣的意思,明明观音庙那一晚…他的目光扫过蓝曦臣的脸,是他没见过的表情。蓝曦臣道:我没有取他性命。没头没尾的话,却无人不懂,蓝曦臣的意思是不会轻易让他死了,薛洋道:自然不能让他这么轻易死了,泽芜君放心把他交给我吧。随后众人看到蓝曦臣做出了一个和他身份完全不符的动作,他挑起朔月剑锋将常慈安甩到了薛洋脚下,随后将目光投向了抱着金陵坐着的金光瑶身上,金光瑶被他盯得心烦意乱,瞪了他一眼,蓝曦臣竟然轻声笑了,金光瑶有些怔愣,随后硬是压下心头那一丝的喜悦。常慈安的嘴被薛洋拿了块破布堵上,众人又一次
将目光投入画面中,画面中的常慈安取了烧的通红的铁烙来,一手一个又一次按向了金光瑶膝盖上方,金光瑶却再没给他一丝一毫的反应,只是默默忍着,常慈安便又拿起了鞭子抽向金光瑶,金光瑶到后来便将眼睛也闭了起来。常慈安折磨金光瑶一有近一个时辰,金光瑶身上的血不断流出,常慈安看着他一直闭着的眼,心下怒火丛生,竟是将浸泡这鞭子的那一桶辣椒水尽数泼向了金光瑶身上。一桶还不过瘾,正待取来第二桶,门外守门人道:常先生,够了吧…若是真将人弄死,我们没法交代啊。常慈安想了想,知道那小狱卒言之有理,便放下了手中的桶,只是又一鞭子抽了上去,便掉头离开。狱卒将人送出,忙回了金光瑶牢房之中,看着这一身的伤,无语道:还没见过这么倔的,常先生下手一向狠毒,随口服个软也能少受些皮肉之苦,偏生要硬受着,这下好,这身上又是熟肉又是辣椒水的都能吃了。念叨半晌,又取了些药给金光瑶上了,金光瑶意识已有些不清醒,迷迷糊糊间只知有人在给自己上药,随口道了声谢。那狱卒对他道:你也别谢我,你也别怨我,这常先生临走前的意思分明是还要来找你麻烦,我也只能给你上点药,别被他折磨死了,也不知道你们这是有什么怨…狱卒还在不停的念叨,金光瑶却已痛极,低头昏死了过去。之后便正如那狱卒所言,常慈安三不五时便会去找一次金光瑶的麻烦,却始终不敢如同第一次那样下死手。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