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抚琴瑟

魔道沉迷曦瑶忘羡追凌晓薛其他请勿扰谢谢 不想撕只想好好看文产粮 对江澄不爱不黑就这样

梦回客姑苏二

梦回客姑苏二
众人都很随着金光瑶走进了内室,说是内室却更像一间密室,周围的墙壁上只放了零星的几颗夜明珠维持着屋内的光亮,屋内有几把椅子,金光瑶拉着金凌走到其中两把前挨着坐了下来,薛洋走到另一把那里一屁股坐了下去,懒散得如同没了筋骨,开口道:你们都赶紧坐下,长话短说短话不说,小爷我困了,话音刚落,就见一袭白衣闪过坐到了他的身边,薛洋一看,是晓星尘,想要开口问问他的眼睛,却终究只是看了看便将他无视。而这时,众人也都已然落座,以金光瑶左手边开始依次是薛洋,晓星尘,宋岚,江澄,魏无羡,蓝忘机,蓝曦臣,金光瑶,金凌。金光瑶看向了薛洋,道:成美你这终日懒散嗜睡的也不是个事,还是寻个法子治好旧伤才是最好。话音未落就被薛洋顶了回去:行了你还说我呢?你现在连站上半个时辰都不行,还是先想想怎么把你的腿治好了吧,我总不能天天扶着你走,还有你那两只胳膊,吃个饭都要靠人喂,你甘心?金光瑶:不要互相伤害我谢谢你。这话一说完蓝曦臣就像喝了假酒,一把拉过金光瑶的手探上了脉象,嘴里还不停念叨着,阿瑶你的腿是怎么回事怎么会不能久站,手臂又是怎么回事,你到底经历了什么?金光瑶抽不回手也只好作罢,只是道:蓝宗主且放心,我如今这身将就着能用,蓝宗主就不必费心了。而另一边听到薛洋旧伤未愈的晓星尘就像打开了什么奇怪的开关,一把把薛洋从椅子上拉起来,念念有词道: 旧伤是怎么回事,是在义城时留的吗,下金陵台之后我带你去找大夫,一定会好的。正说着,突然有一股杀气席卷而来,伴着一声怒喝,混账放开我儿子!晓星尘护着薛洋急退几步,正要拔出霜华却被薛洋按住,金光瑶起身道:薛叔叔好。随后传出一声:嗯。晓星尘愣了愣,薛叔叔莫非是?随后薛洋的反应印证了晓星尘的想法。薛洋道:老东西你来做什么城内事物不忙吗?片刻后一人现身,那人的样貌与薛洋有七八分相像,同样是一袭黑衫,而若单看面目,他甚至比薛洋更显年轻。晓星尘想:幸好刚刚没出手,不然怕是更追不回媳妇了。那人道:忙死了都要!你们两个不负责任的小朋友,那么多事都扔给我这一把老骨头。薛洋道:那你来干嘛?还不赶紧回去?薛林道:小没良心的儿子,还不是来给你送东城残党的,你先快过来,穿白衣服那个家伙看着不像什么好人,爹为给你抓人都受伤了,你快来。听到这句话,原本不准备理他的薛洋还是过去了,结果看了一眼发现他的伤只是手上划了一个小伤口,微乎其微。薛洋…我这就让你再多受点伤一起安慰,说着便要拔剑,薛林满地乱窜薛洋穷追不舍。众人…???这真的是一对父子而不是傻子?金光瑶:他们父子相处模式一向如此,习惯就好。薛洋追了一截,突然停住了脚步,掉头走了回来,上了桌子就要睡觉。金光瑶见状随手一挥出现了一张床,便上去拉起薛洋架住他的手臂往床边拖去。晓星尘……麻袋也不是这么个拖法啊。到了床边,金光瑶随手将人扔了上去,便回了椅子上坐下默默地按着肩膀,开口道:薛叔叔也坐吧,待成美醒来再将那些人交由他处理吧,这段时间我有些事想请诸位帮忙,事关成美的命。晓星尘一脸的正襟危坐如临大敌。只听金光瑶道:成美本属至阴之体,早年修炼鬼道虽有魏公子手稿为书,也终究受了极重的反噬,后来又大小伤不断,身体始终没有彻底养好,死后这几年,为了救我,又强行将至阳之物吸收入体,如今连精神也受了反噬才总是这么一副嗜睡模样,长此以往怕是命不久矣,所以我想拜托诸位,在人间寻得至阳之人,以阳抑阴。薛林接过话茬道:只是若要行这法子,此人必要与阿洋结为道侣,且心甘情愿,所以为能寻得这样一人,薛某愿将北城拱手相让且送出黄金万两,但求一人入赘我薛家,各位若能寻得这样一人,薛某亦会送上黄金千两,只一个要求便是不会伤及阿洋,若是害他受了伤,天下虽大,其远必诛!金光瑶随后道:金某亦然,诸位只管帮忙去寻这样一人吧,并还请诸位先别将此事告知成美,多谢诸位了。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