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抚琴瑟

魔道沉迷曦瑶忘羡追凌晓薛其他请勿扰谢谢 不想撕只想好好看文产粮 对江澄不爱不黑就这样

点梗

目前看到有小可爱想看的曦瑶香炉的梗是蒙眼…毛笔…温泉。如果没有其他梗就写这三个了有的话还可以在评论留 会走原著向 就这样 溜了


是真心话了… 虽然文笔不好思路也渣 但是还是谢谢每一个喜欢和关注的小可爱呀 


没粮号:

  


  


  朋友给我推荐了一个非常优秀的新人。


  


  优秀到什么地步呢?优秀到让这个被称为神仙太太的很棒的朋友有些自卑羡慕的地步。


  “她好厉害,好棒!”朋友很落寞,“我…什么时候能像她那样啊。”


  


  先不说别的,你的推荐和肯定,还有这份发现并正视她的优秀,这份坦荡就已经是很多人做不到的了。


  


  产粮难不难?


  不难啊,写文的只要有手机,做视频只需要有电脑,画手只需要纸笔,再加上对cp满满的热爱。


  


  产粮难不难?


  难啊,要想铺垫和叙述方法,要找镜头感一帧一帧的磨,要找结构细化磨色差,要花掉大把私人时间,要查阅一大堆有迹可循的资料。会熬夜,会忘记吃饭,会脱发,会伤身体。


  


  每个圈子都是透明比大触多。


  


  产粮小太太男女都有,熬夜对皮肤不好,久坐对身体不好,从身体方面来说,弊大于利。


  


  而这些,小太太们都知道。


  


  为爱发电为爱产粮,真的是凭一腔热爱撑着。


  


  


  这个太太是神仙吧?


  文字怎么能这么空灵?脑洞怎么这么妙?图画怎么能这么美?镜头感怎么这么棒?MMD动作怎么能这么利落?刻章线条怎么这么干净?排版怎么这么厉害?还能这么操作?


  于是高声大呼:“神仙太太啊!”


  


  最初的最初,我以为“神仙太太”这个词是过度赞誉,后来我打肿了自己的左脸,然后又递上了右脸。


  


  我也嗷嗷叫着别人神仙太太。


  


  我很清楚,太太的能力还不足以封神,但是,你在我的世界里就是神仙啊。


  你用文字,用图画,用视频……


  用你的点龙笔展示你的世界,而被你影响的我,任你进入我自己的世界,看着你排山倒海,腾云驾雾,看自己灰寂的世界被你点缀,楼台高起,星罗密布,万物复苏……(这形容有点羞耻中二,但这是实话)


  


  你让我看那些没看过的景色,听那些我从未听过的歌,于是我欢呼雀跃,手舞足蹈。


  满心崇拜,满是喜爱和感谢。


  


  其实,每一句“神仙太太”都是一句羞于开口的“我爱你。”


  真的,至少我在嗷呜嗷呜喊的时候,心里想的是这个。


  


  喊完之后呢?


  不同领域还好些,同个领域情绪简直极端变化,从晴空万里到乌云密布再到瓢泼大雨不过一个念头而已:我是垃圾吧?我怎么这么差?没人喜欢我吧?我果然是垃圾吧?还要不要撑下去?


  


  撑啊!为什么不撑?那么那么喜欢这个cp,为什么不撑?


  


  不撑了吧,都没人看,没评论没推荐没有小红心,偶尔几个小红心也不过是礼貌性安慰鼓励吧,我看其他人产的粮就好了。


  


  可还是会不甘心,想一起玩儿啊。


  


  如果你能看到自己神仙太太的动态,你就会发现:咦,神仙太太也有神仙太太,神神仙太太还有神仙太太诶~


  你的烦恼神仙太太也有过,她现在还有哦,在看到特别棒的人以后,她也会很羡慕。想撑下去就闷头直追吧,为了有一天能和她一起玩儿。


  


  


  


  和朋友聊起来,什么才是对你的肯定呢?什么才是动力呢?


  


  评论,点赞,推荐,就算是一大堆:啊啊啊啊啊啊或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也能看好几次。


  


  不论哪个圈子领域,每次产粮,不论有没有求评论,其实都有句潜台词:我想和你们一起玩儿啊。


  你的太太一定暗搓搓在那头儿等着:和我说话吧,和我一起玩儿吧,我们一起吹这个cp啊~


  


  虽然她可能没说过,但她一定喜欢看评论,哪怕只是个表情。


  你们或许会从别人的粮里汲取力量给自己充电,温暖的,柔和的。


  小太太也会给自己充电,会从你留下的痕迹里,评论里面。


  


  


  


  但有些时候,正如你们不知道评论啥内容,她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会想:会不会觉得我烦?我的评论是不是很无趣?很尬?T_T


  她也会想:这么回会不会不太好?会不会觉得我不好说话?会不会以为我不喜欢她?〒_〒


  其实双方都很喜欢对方,小心翼翼对待对方:可能你不知道,但我真的好喜欢你哦~你好棒的~
        这样患得患失,被对方轻易影响,很像双向暗恋是不是?


  其实说一大堆,就一个请求:小天使们,你们的肯定非常非常重要,无论是对小透明还是老透明,再优秀的人也需要肯定。在她们自我怀疑,妄自菲薄的时候,你的一个小红心,一句“我喜欢你”能点亮她一个世界,你也是她的神仙啊。


        我一直觉得创作者和小天使们是一种互相支撑互相给予的关系:我给你支持,你给我庇护。一起在这里逃开那些压力和纷扰,寻求片刻安宁。小憩之后,再双双奔赴自己的战场。


  你可能喜欢窥屏,习惯无声支持,不过点个小红心,留个小脚印并不难,试试?


  


  


  最后,我知道你在看,你真的很棒!会羡慕会自卑,只有一个原因:你对自己严格又高要求,这是好事儿哦~


  


  
***  加一句,如果看到你的太太推荐这个了,别怀疑,她是在跟你表白!😘
  
*** 不用特意问,可以转载的,我的荣幸😊
  

洞房花烛

      我写完了!!!!割了个肾。评论见


曦瑶婚车…你们有什么想看的梗吗?这车要开不起来了…


碎碎念

       啊这么久过去终于把暖浮生暖完了…其实本来是纠结要不要让瑶瑶和洋洋恢复记忆的,可是想了想又觉得没必要,毕竟本意是让他们甜,没必要为了虐而虐,虐完了心疼的还是自己,晓薛和曦瑶真的太好了他们就该是甜的虽然只是一厢情愿…瑶瑶和洋洋也是我心里最好的友情。一想到好多文都让蓝曦臣问灵十几年问不到金光瑶就觉得很难过,金光瑶至死不愿负蓝曦臣,怎么会忍心让蓝曦臣于这世间遍寻他不至。虽然原著很惨,但是还是想他们两对能好好在一起,到老了儿孙绕膝下,仍执手相看两不厌。一点私人想法…最后致敬墨香铜臭和《魔道祖师》。就这样
        这几天大概会再码一篇曦瑶云深大婚的婚车…然后就彻底结束了。…小声bb其实还想写香炉emmm虽然写了也没人看。就这样溜了溜了…最后bb一句想看香炉的还是可以留个评论顺便说一声是要曦瑶还是晓薛…再见再见…

暖浮生完结

  啊终于要完了…给自己鼓掌…
                离大婚之日越来越近,蓝曦臣这几日已然忙昏了头,却也心甘情愿。写喜帖之时,对请不请聂怀桑一事他纠结了许久最终还是请了来,毕竟他是如今的聂家宗主。搞的金光瑶有些怀疑这聂怀桑是不是蓝曦臣的前任还脑补了一出聂怀桑的抢亲大戏,爱的人结婚了新娘不是我什么的…好像哪里不太对?
               大婚前两日,金凌就来了云深不知处,还带了许多东西来,对金光瑶他们的说法是他受了金光瑶许多帮助一点小东西只当贺礼,可是蓝曦臣等人却是明白,这帮助二字实在太轻。终于到了大婚当日,云深不知处一改往日的素雅之风,到处张灯结彩挂满红绸,一派喜庆之风,膳食也终于不再是平日魏无羡眼中的的草皮树根,而来了的宾客们脸色却有些不知所措,因为在请帖之上这宗主夫人的名字…是金光瑶那个魔头啊。众人心里都觉得不可置信,这蓝宗主在观音庙亲手杀了那魔头,又怎么会娶他?蓝老先生也不会同意啊,况且那个金魔头是男子啊…但是想归想却没有人敢多问,毕竟这可是蓝家家事,谁敢多问?只是都带着好奇心和一探究竟的想法前来了。聂怀桑也收到了喜帖以及一封蓝曦臣的亲笔信,寥寥数语却充满对金光瑶的保护,字里行间都在告知他,金光瑶如今是蓝家主母,且前尘往事都已忘得一干二净,让他也不必再记起,也是蓝家拼尽全力也要保护的人,收到时看着这两样东西时他心里思虑良多,有自嘲,有不可置信,也有些…欣喜。百般思绪中却独独没有了怨恨,他心里清楚当年的一切真相也唾弃过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自己,但是当年的事他却不能后悔…为了大哥…也为了聂家,可是如今三哥能得到幸福,他是愿意送上祝福的。可是这些话说出去…怕是曦臣哥和三哥都不会信了,三哥忘记了也好…以后或许还能邀他们来不净世看看…虽然再不复当年。
                  不管众人心里有什么想法,晚间的大婚也正常举办了,因为金光瑶是男子,所以并未以红纱覆面。当众人看到金光瑶和他们印象中相同的面目时,心下惊骇不已,又看到在主位坐着的竟然是早就被金光瑶害死的金光善,更觉得不可思议,有些沉不住气的直接惊呼出声下一秒就被同在主位的蓝启仁瞪了一眼,想直接对金光瑶动手却又想起在入云深不知处时武器就以大喜之日不宜见冷铁兵器为由而拿走了他们的武器,众人都有些无语,这是早有准备防着他们啊,四下看了看却发现几大家族的家主们都围在金光瑶身边不远处,却分明是一副保护的架势,有眼尖的还认出了清风明月晓星尘也在那里怀中还靠着个人,众人本以为晓星尘有了道侣,正想凑过去恭贺一番,却见那人微微抬起了头…居然是薛洋!众人只觉得整个世界都被颠覆了,蓝曦臣走过来亲自引了众人坐下,不管心里怎么想,泽芜君的面子却是不能不给的,众人只好稀里糊涂的坐下了。很快时辰到了,大婚正式开始…三拜天地过后,金光瑶先是回了洞房,走了个过场就又回来了,毕竟就按蓝家人的酒量,这要是有人使坏想灌酒,蓝曦臣怕是药丸,其他人姑且不提,在金光瑶眼里魏无羡就是个最大的隐患,其次就是薛洋。金光瑶急匆匆赶了回来,果不其然蓝曦臣已经被灌了几杯,睡没睡他不知道,反正醉是醉了,蓝曦臣一看见他,眼睛瞬间亮了,冲着他就扑了上来,还大喊着阿瑶!金光瑶被人抱了个满怀,有些头疼的和蓝曦臣牛头不对马嘴的搭着话,只小酌了几杯,至于原因嘛,毕竟他是金光瑶,灌金光瑶酒的,也只有江澄魏无羡这几个人了,众家主看见他都恨不得退避三舍,虽然他并不知道原因但是也不想知道,乐得清静,再者他若是也喝多了今天蓝曦臣怕是要翻天。酒过三巡,金光瑶借口有些微醺不再喝了,而这时让他更觉得可怕的事发生了,蓝…坚持雅正几十年如一日的…启…天天因为自家白菜被拱了而吹胡子瞪眼睛…仁…误喝了放在桌子上的天子笑…醉了…所有人都有种想哭的冲动,这蓝曦臣和蓝忘机喝多了好歹有个金光瑶和魏无羡能管住,可这蓝老先生…没人能管也没人敢管啊…众人只好干看着蓝启仁怒发冲冠的…背家规…全场几乎鸦雀无声,连魏无羡都不敢笑出声来,只听蓝启仁背着家规,五千多条家规…金光善和孟诗都有些惊呆了…这蓝家是个什么神奇的家族…蓝启仁背完第三遍,或许是终于觉得自己背的累了,就那么坐着睡着了。蓝忘机眉头微蹙,找了两个还清醒的蓝家门生,将蓝启仁送回了房间,蓝曦臣也醉的不成样子了,金光瑶也带着人溜回了婚房,留了蓝忘机主持大局,蓝忘机将众宾客的武器还了又一一送走,众人皆知,今日金光瑶和薛洋还活着的这事若是他们再想搞一场围剿,只怕就要围剿云深不知处了,只好默默作罢。可这毕竟是蓝曦臣和金光瑶的大婚,不出三日就传遍了江湖,还有晓星尘和薛洋的事,也传了出来。而有两个人也听到了晓星尘和薛洋在一起的事,只觉得又惊又怒,直接朝着姑苏的方向出发了,这二人自然是宋岚和阿箐。二人许久没有晓星尘的消息本就一直在四处寻找,如今终于听到,可是他怎么会和薛洋在一起,一定是那魔头用了什么办法逼他就范,一定要把他从那魔头的手中救出。二人本就距姑苏不远,再加上几年的修炼,阿箐也有了灵力,二人轮流御剑,不过一日半就到了云深不知处。大婚过去不过三日,蓝家弟子带二人上了山,二人道了谢便直接沿着二人所指的路去寻了晓星尘和薛洋,很快寻到了二人所在的院落,院内,晓星尘怀中的人不是薛洋又是何人?二人看到薛洋怀中还抱着一个婴孩,只以为他不知从谁家抢了个孩子,对他的厌恶又多了几分,而二人对面金光瑶懒懒的窝在蓝曦臣怀中由着人给他揉腰,二人身边有两个摇篮,里面是两个孩子,正在自己玩闹着。看到这个场景宋岚觉得有些奇怪,似乎并没听说过金光瑶腰部有疾?阿箐却是个沉不住气的,再加上听过了金光瑶曾经做过的恶,只觉得他和薛洋一样该死,先是直直冲向了晓星尘和薛洋的方向,也不忘拔出宋岚的拂雪刺了过来,晓星尘看到一闪而过的剑光本欲用霜华挡住,可是怀中抱着薛洋和糖糖,本就动作不便,再加上他看清那剑是拂雪,霜华竟一把掉在地上,幸而蓝曦臣眼疾手快用朔月挡住了这一击偏了剑的走势,可即便如此,薛洋也还是手臂中了一道剑气血流不止,怀中的糖糖许是也被凌厉的剑光闪了眼又或者是感受到薛洋受了伤,竟大声啼哭了起来,薛洋顾不得处理自己的伤口忙哄着他,看着仍在愣神的晓星尘,冷笑一声站起身来。一时间小院中竟乱作一团,金光瑶不知道晓星尘的想法,只看到薛洋要被刺杀时晓星尘不护着他还弃了剑,由着薛洋被伤,只觉怒极道:晓星尘你这是什么意思?若不是蓝涣动作快,薛洋就要丧命于此了!阿箐见一击不成,想再出手可是剑却被蓝曦臣紧紧压制着,又听了金光瑶的话怒道:你一个…唔唔唔。听到第一个字蓝曦臣就手指微动给她施了禁言术,阿箐自然也听说话禁言术,愤愤的看了蓝曦臣一眼就转头看着晓星尘,刚刚回过神的晓星尘感受到她的注视,正想开口却突然想到金光瑶刚刚的话,一回头看到薛洋还在滴着血的手臂,瞬间一惊,忙过去把还在抽泣的糖糖抱过来放在一边道:阿洋对不起,是我不好,没护住你,伤口疼吗?我去找东西给你包扎你等我。门外的宋岚看到晓星尘对薛洋的紧张只觉得不可思议,他自然看得出来晓星尘此时完全是自己的意识,走了进去想拉住准备进屋找药晓星尘却看到晓星尘急得赤红的眼,却还是站在门口没有动,晓星尘只看到有人站在门口挡住了他找药的路,完全顾不上看那人是谁,走过来一把重重推开进了屋,宋岚被他推得一个踉跄,默默站稳后就走了过来,收了阿箐手里的剑拉着阿箐走到另一边坐了下来,对蓝曦臣写道:蓝宗主可以先收剑了,阿箐不会再动手,禁言先不必解也可以。蓝曦臣看了仍然不服的阿箐一眼点了点头收了剑坐回金光瑶身边将人紧紧揽入怀中,金光瑶感受到蓝曦臣微有些颤抖的手臂蹙了蹙眉却没说话,只回抱住人,蓝曦臣心里却有些后怕,阿箐摆明了要说出那些他连午夜梦回都不敢想的曾经毁掉他如今难得的平静和幸福。晓星尘直到找齐了东西给薛洋包扎好了伤口又把人抱在怀里才回复了平静,薛洋又把糖糖抱进怀里才开口:晓星尘,他们两个和我有仇吗?晓星尘僵硬半晌,点了点头。薛洋又道:那你以前也和我…或者说另一个我有仇吗?和你住的地方有关吗?晓星尘小声嗯了一声。薛洋叹了口气把头放在人肩上道:那你如今还恨我吗?我想应该是不恨的吧,晓星尘,我有点疼,你给我块糖我就不生气了,要不然你就去睡地板吧。晓星尘眼眶有些湿润,剥了块糖放进人嘴里。薛洋道:好了,如今你也补偿我了,我也不生气了,我们之间,还有瑶瑶和蓝曦臣之间或许都发生过很多事,但是对于我和瑶瑶来说那大概是我们两个的上辈子,我们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所以你们大可以放心,只要是你们不想告诉我们的我们都不会问。蓝曦臣,刚刚谢谢你啊。蓝曦臣只道一声不用。宋岚坐在那里听到薛洋的话,又看着紧紧相拥的晓薛和曦瑶还有门口听到动静来看热闹却手下防备着他和阿箐的忘羡二人,忽然就有一丝释然,对着几人拱了拱手权当行礼便取出拂雪带着阿箐御剑离开了,阿箐不满,却被他点住了穴道,二人的身影就这样消失了。
                   不管世间如何议论纷纷,他们的生活却总要过下去,蓝曦臣本欲带着金光瑶两个世界一边住半个月,可金光瑶却舍不得蓝曦臣这般操劳,终于狠下心做了决定一直留在蓝家,晓星尘和薛洋二人选择了两边来回住,也时常带孟诗金光善二人过来同金光瑶一家团聚。一眨眼,几个小豆丁都三四岁了,小莫离也天天跟着 糖糖他们三个胡作非为,简直是魏无羡的翻版,蓝启仁虽然气不过每次都要罚她,但是架不住小莫离每次都能把蓝启仁哄的没了脾气,无数次逃过抄家规的命运,顺便一提,经过蓝启仁的不断思索,蓝家家规更上一层楼,成了六千条,其中五百条的大致意思都是一样的:远离魏婴!又一年春暖花开时,金光瑶又怀了孕,这次害喜反应比起当年的薛洋确实有过之而无不及,而每吐一次蓝曦臣就面无表情的偷偷记下一笔小家伙抄家规的次数,一来二去已经攒了三百多次,一次被金光瑶发现,面无表情的一把火烧了然后继续吐。终于满了十个月,小公子顺利降生,成了众人的眼中宝。金凌和蓝思追大婚之后也去了现代做了手术,如今也有了二人的血脉,金凌的性子越来越沉稳,江澄也娶了一位仙子为妻,诞有一女,同莫离的关系果然自幼就极好总是黏着莫离,有时连江澄这个爹都比不过,让人哭笑不得。
               时间就这么安安稳稳的过着,宋岚终是放下当年仇恨,同阿箐结为师徒一黑衫一白袍一同行侠仗义,没几年竟也有了新的明月清风傲雪凌霜重现于世的传闻。晓星尘只觉欣慰,然后继续带着薛洋四处吃着酒酿圆子桂花糕糖葫芦再扫荡所有的糖铺子。
            正是岁月安稳,时光静好,与君不离分。

暖浮生十四

            距离上一次薛洋作死已经过了半个月,薛洋在床上躺了几天之后就亲手把那几样东西都一起扔了,晓星尘心道可惜也不敢多言,毕竟这人想哄顺毛可真是不容易…
            六月的天气已经有些热了起来,金光瑶和薛洋想起许久没有开过的直播觉得有点对不起粉丝们,这天终于开了一次,直让粉丝们直呼活久见。而这次直播更重要的则是直播结束时宣布了退圈的决定,毕竟如今他们的生活重心已经逐渐转移向了家庭,再不像当年年轻时有那么多时间。说完之后就直接关闭了直播,二人都没有动,只是坐在那里用小号看着公屏上仍在表示不接受的粉丝们,都有些想反悔却都没有动作,蓝曦臣和晓星尘也在他们的直播间也听到了他们的决定,见两个人一直没有出房间,还是一起走了进去,将自家人抱进怀里无声安慰着,二人很快调整了情绪,洗了把脸,四人一起去了婴儿房内,如今糖糖已经快五个月了,曦瑶二人的两个小宝贝儿也三个多月了,糖糖和佩琼看到自己父亲和爸爸过来,都兴奋的伸着小手啊啊啊的叫着,衿睿仍然是一副冷静的样子,但是金光瑶他们逗他时偶尔也会给面子的笑一笑,笑起来和蓝曦臣很像。让金光瑶有些喊感慨未来自家儿子还不知道要有多少风流债。糖糖对薛洋总是挥舞着小拳头,一副不喜欢的样子偏偏薛洋要是不来逗他他又总是不开心,薛洋很奇怪他这毛病是从哪来的就见几人都盯着他,颇有些尴尬。蓝启仁没有办法回去,也只好先在这里住了下来,每天的生活就是逗孩子和看着魏无羡吹胡子瞪眼睛。
               又过了一个月,正式到了七月,魏无羡也怀孕了,虽然蓝忘机不想他做那个手术不过看着金光瑶和薛洋都没什么事,又架不住魏无羡要求,一过了年就只好陪他去了。如今孩子也怀了一个多月,魏无羡似乎没受什么影响,每天还是该吃吃该睡睡。而这件事最大的好处大概是蓝启仁不在看着他吹胡子瞪眼睛还有停下的天天。三个多月时,逐渐出现了反应,他的口味也变了,从嗜辣如命变成了爱吃苦的。蓝忘机只好每天变着样给魏无羡做蓝家的膳食,魏无羡有些苦不堪言的直叹这真是蓝家的血脉,从小就与众不同,却又将那些东西吃的一干二净。这一吃居然就吃了四个多月,孩子七个多月时他的反应才逐渐消失,恢复了嗜辣如命的曾经。江澄看着自家发小的惨样心里也觉得有点心疼,人家怀个孕都往胖长,他这天天吃蓝家那些玩意不但没胖还瘦了点,更显得肚子大。好在七个多月时开始养了回来。一眨眼就快到预产期了,蓝忘机为了防止特殊情况,提前一周就带人去办了住院,虽然是金光瑶掏钱。孩子却没搞什么特殊情况,预产期当天乖乖的出生了,是一个女儿,魏无羡给孩子取名为莫离。蓝忘机自然明白其中意,欣然接受。出院前一天魏无羡叫住江澄和他单独待在病房,沉默了许久才开口道:江澄…莫离…认你做干爹行吗?说完也只是逗弄着孩子有些不敢看江澄,江澄听了他的话整个人都僵住了,半晌才哑声道:只要你们愿意…自然是可以。魏无羡当即表示:我们自然是愿意的…那以后,你就是她的干爹了…说完声音已有了些哽咽。二人心里都有一句话未曾说出…但愿有一日,会出现下一代的…云梦双杰。
            魏无羡回家一个月后,从过去而来的他们一日醒来突然发现身处在一个从未见过的空间之中。蓝曦臣和晓星尘到处都找不到金光瑶和薛洋,都有些焦急,这是在他们面前,一个女子突然出现,众人都有些震惊,这女子分明是江厌离的脸,江澄和魏无羡跑了过去,大声道:姐/师姐!魏无羡还不忘拉了金凌一把。金凌只觉得自己如同在做梦。那女子眼中含泪却还是笑着道:阿澄,阿羡,阿凌。待几人认了一番亲之后,江厌离才招待众人坐了下来并开口解释道:今日带你们来此是因为你们在这个时代的任务都已完成了,当初我让我徒儿送你们来此只是怕蓝宗主和晓道长抱憾终身,如今大事已了,你们都可以回到过去的时代了,不过我会教你们一道咒文,你们可以自由在这两个世界中穿梭,自然也可以带他们前去过去,所以你们大可放心。魏无羡听了这话有些惊讶道:师姐你?江厌离道我本是天界月老,作为江厌离那一世只是渡了一场劫,劫渡完了自然就结束了。魏无羡听完却不知该说什么好,江澄亦然。江厌离看了看他们,笑着道:好了,如今我便将这咒文教给你们,教给你们后,我就先送蓝老先生他们回古代了,蓝宗主晓道长你们回去同他们二人说清再自行决定吧。众人点头,他们都很快学会了那一道咒文,江厌离见状抬手,瞬间几道白光闪过,只有蓝曦臣和晓星尘还站在原地。江厌离道:好了,如今他们都回去了,我这就送你们回去。正欲动手,就听蓝曦臣道:江姑娘且慢。江厌离有些惊讶停了手。就见蓝曦臣和晓星尘同时对她行了个礼道:多谢江姑娘相助,才没让我们遗憾一生,永失所爱。江厌离道:不必谢我,谁让我是月老呢,好了,他们快醒了,你们回去吧。说完就将二人送了回去。这空间也逐渐消散。江厌离也转身回到了月老殿中。
             这日下午,蓝曦臣同他们大致讲了他们找到回去的方法了一事,并表示其他人已经先一步回去,他们两个想带他们同去住几日,孟诗欣然同意。于是众人一同动了身,都到了云深不知处中。蓝家小辈们见到许久没出现的泽芜君虽然惊讶却也还是正色行了礼,待看清泽芜君身边抱着孩子的那人只觉更为惊讶,居然是敛芳尊!但因为蓝家家规未敢发出疑问,只匆匆散去。蓝曦臣将人们先带去了寒室,又去找了蓝启仁,同蓝启仁谈了他要在这云深不知处,再办一场婚礼,迎娶阿瑶过门一事,告知天下他的心意,这次定要护他周全。蓝启仁听过之后,听了蓝曦臣的想法沉默许久最终还是点头同意了,虽然这一举动会让蓝家成为众矢之的被推上风口浪尖,可是蓝曦臣言语间的坚定注定此事无法回转,谁让蓝家出情种呢。蓝启仁问道:你想让叔父做什么?蓝曦臣回应道:曦臣想请叔父向岳父岳母下聘结亲,共议成亲之事。蓝启仁点头起身道:那便走吧。蓝曦臣起身跟上前往寒室。
                 因为二人已经结过一次婚,金光善本想拒绝此事,却又想到蓝曦臣既然是一宗之主,这宗主夫人也不能不明不白的就有了人,况且那场婚礼蓝启仁这个长辈也并不在,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因为有了金光善和孟诗的同意,这事就算是定了下来,最终婚礼定于一周之后,虽然时间有些赶,但最近的良辰吉日便是一周后,再等就要三个多月了。晓星尘和薛洋并没有参与他们的商议,只是坐着听。晓星尘等他们都商议好之后,才拉着薛洋走了出去,有些紧张的问薛洋道:阿洋可愿同我去找家师,待寻得,也与阿洋再办一场婚礼。刚说完就听薛洋道:我不愿意。晓星尘的眼神瞬间暗了下来,有些失望。就又听薛洋道:你和蓝曦臣不同,他是一宗之主,所以必须要在折腾这一次,可你我不同,你只是个闲散道士,所以不需要搞这么复杂,你记着,我薛洋在意的不是婚礼有多盛大宾客有多少,我在意的只有身边的人是你就好了啊,只要你不会不要我,就足够了,至于婚礼什么的自然是要办的,不过等他们办完之后你我随便寻个日子就可以了,什么良辰吉日美好吉时我都不在乎,和你一起,每天都是我的良辰吉日啊。晓星尘,我在意的只有你,就这么简单。晓星尘看着人认真的神色只觉得感动,将人紧紧抱住道:好。薛洋回抱住人说:那晓大道长,带我去看看你之前生活的地方可好。听到这话晓星尘僵住了,只觉得从头到脚蹿出一股冷气,他之前住的地方…是义城啊,那个地方…有太多他和薛洋的恩怨了,虽然如今的他不记得,可他出于私心还是不愿带他去。想了想还是说道:阿洋,今日天色不早了,我还是带你去山下逛逛这山下的小镇好不好。薛洋抬头看了看太阳还高高挂着的天空,感受到人的那一抹僵硬点了点头同意了。晓星尘同蓝曦臣拿了一枚通行玉令又拿了些钱就带着薛洋准备下山,听到他们回来了的魏无羡也晃悠了过来拉着蓝忘机和晓薛二人一起下了山,把彩衣镇逛了个遍,终于找了个机会让晓星尘去给他买东西,才有了时间问魏无羡道:你们知不知道之前晓星尘住哪啊?让他带我去看看他居然不带我去!魏无羡听完这话也有些尴尬,毕竟当年…在义城他们还断了薛洋一臂,几乎杀了薛洋。想了想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薛洋看了一眼明显就是在撒谎的魏无羡,撇了撇嘴也没再说话。到了晚上吃了饭终于回了云深不知处。

暖浮生十三

我终于码完了 好心酸…放段正文先
            日上三竿,薛洋起来以后就看着一整天金光瑶的走路姿势都完全变了样,还有那扶在腰上的手,起初觉得好笑,调笑了金光瑶几句,被人怼了回来,可渐渐的心里就变了滋味,从他生完养好身体过去这么久晓星尘都没碰过他!他几次隐晦提起也被无视,那一副正人君子的作风简直让他怀疑他们不是什么领了证的正经夫夫而是他薛洋强迫了他!如今这金光瑶都和蓝曦臣恢复了正常夫夫生活,心里越想越气,想了想打定主意,今天一定要把晓星尘扑倒吃干抹净!

大概是个投票?

      想问问各位小可爱有没有想吃晓薛车的想吃的留个评论… 明天早上看结果 再决定码不码 大概走春药道具流?就这样 溜了…

暖浮生十二

             链接评论见…
             金光瑶脱了衣服就没了形象的瘫在床上,蓝曦臣也躺了上来,把人抱过来看着,金光瑶被他注视的有些发慌,抱着人的腰问他怎么了?蓝曦臣却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在人耳边说:阿瑶…我们已经许久没有做过了,我想要…金光瑶瞬间涨红了脸,把脸埋进人怀里,蓝曦臣等了许久都没等到回复,心里有些失望,正准备说若阿瑶不愿就算了,就见金光瑶把头伸出来红着脸点了点头。蓝曦臣欣喜至极,轻吻了吻人说:阿瑶等我,我去放水。说完就起了身,金光瑶在床上慢慢让自己平复心情,心里又有些奇怪蓝曦臣怎么变得这么直接了,又想到许久未经情事的身体,今天怕是又要费一番功夫,又胡乱想到以前那些夜晚,脸色更加绯红。不但没放松还更紧张了,有一丝期待什么的他才不会承认。蓝曦臣很快走了出来,把人抱起进了浴室,金光瑶默默脱掉衣服进入了浴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