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抚琴瑟

魔道沉迷曦瑶忘羡追凌晓薛其他请勿扰谢谢 不想撕只想好好看文产粮 对江澄不爱不黑就这样 群号看这里。群号码:901691976

静夜思

        听到那句:三月已至,你未归来。突如其来的脑洞,忘羡糖浆。许久没更,勿喷。



      观音庙一夜后,忘羡二人结为道侣,一晃三年已过。这日,二人受泽芜君和孟瑶相邀,前往东瀛一聚。一路上走走停停同曦瑶二人相见已经过了月余,东瀛的樱花开的正好。景色很好,二人就这么住了下来。

      住了半月有余,魏无羡忽然病了。起初只是精神有些倦怠,而后终日卧于床榻,醒来的时间越来越短。蓝忘机担心不已,终日输送灵力却不见丝毫好转,终于决定带着魏无羡赶回姑苏,蓝曦臣同孟瑶商议一番决定同行。

      回时比来时速度快了足足一倍,回到云深不知处十,魏无羡仍旧睡着。蓝忘机脚底生风的走回静室,身后蓝启仁徒劳的说着云深不知处禁止疾行。大夫来来回回的来看过几次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最后还是孟瑶忽而想起薛洋,薛洋和魏无羡同修一道,或许能看出些门道来。

      四人一同赶往义城,薛洋正在院中坐着,一边晓星尘在洗菜。蓝忘机有些急迫的抱着魏无羡大步走进来,薛洋和晓星尘看见他们都有些惊讶。听蓝曦臣说了来意薛洋撇了撇嘴看了一眼魏无羡却没再有动作,晓星尘知他性子劝了半晌薛洋却还是只当没听到,只是不停说那一句谁让他们砍我胳膊的。

     蓝忘机渐渐有了些不耐却没表现分毫,最后还是孟瑶无奈的拉着薛洋到一边角落劝了几句薛洋才答应下来。走到床边看了半晌,忽而一声叹息,含光君啊…这魏前辈,怕是没救了,给他献舍那个人的阵法里露了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如今魏无羡的三魂七魄中最重要的一魂生魂几乎已经碎的渣渣的没了,这种情况下,就算他活着也只能天天睡觉了。况且…因为阵法不完全…只怕是活不了多久了,反正我是没办法了。

    几人都看向薛洋,薛洋被盯的有些心烦,只好无奈开口:行了行了,薛大爷我想想办法,不过…能维持多久我可不知道。蓝忘机还是同意了。薛洋寻了些鬼道古法,尝试许久终于是见了效,魏无羡醒来的时间渐渐长了起来,似乎恢复了正常。

    一年很快过去,魏无羡终究还是彻底的睡了过去。

    忘羡一曲远,曲终人未还。

    


水月镜花

      是之前一篇点梗曦瑶糖,背景蓝大出逃时期。好久没码文了感觉。…明明要求的是糖可我一直想着的是刀的进展哈哈哈。




  


        蓝曦臣一路逃到云萍的时候就听闻人们议论说云深不知处被一把火烧了个干干净净。一时悲愤交加,再加上许久没有吃好喝好,就这么晕倒在了路边。

        孟瑶正拿着钱准备出去买菜回家做饭,就看到路边躺着个人,犹豫半晌还是走过去准备把人叫醒。毕竟现在就算是乞丐都知道找个破庙睡觉何况这人看起来也不像乞丐。

        叫了几声蓝曦臣都没有反应。孟瑶这才反应过来这人是晕倒了,叹了口气把人拉起来架在肩上准备扶回家。然而天不遂人愿,好不容易把人扶起来,孟瑶就发现…这人好高啊…。没有把蓝曦臣扔在路边继续睡充分证明了孟瑶是个好人。

        把蓝曦臣扶回去躺下孟瑶累出了一身汗,随意擦了擦脸就赶紧去了集市买菜。蓝曦臣醒来时孟瑶还没回来,蓝曦臣看着周围的环境一时有些发蒙,可是床上毕竟是舒服的,蓝曦臣还是没有起身。

        孟瑶回来的时候蓝曦臣正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看着屋顶,孟瑶开口:公子醒了?蓝曦臣闻声起身开口:正是,多谢小公子相助之恩,在下姑苏蓝曦臣。不知公子是?孟瑶开口:蓝公子不必道谢,举手之劳罢了。在下孟瑶。蓝曦臣点头,二人相顾无言。

       蓝曦臣就这么住下来了,因为身上银子不多了。孟瑶也同意了,蓝曦臣有些不好意思的表示他会做些家务权当是房租,孟瑶欣然接受。然而没几天孟瑶就觉得这是他活到这么大做的最错的一个决定。

      毕竟正常人做家务是为了屋子整洁,可是蓝曦臣…做饭烧穿锅底…甚至弄塌灶台…洗衣服把衣服洗破…扫个地都能把扫把弄断。孟瑶一度怀疑他是哪里得罪了蓝曦臣才要被这么报复…从此后就变成孟瑶做饭蓝曦臣吃,孟瑶洗衣服蓝曦臣穿,孟瑶扫地蓝曦臣看。孟瑶想…我真是有一双造孽的爪子。

      一来二去蓝曦臣就这么住了几个月,姑苏来了信让他回去。蓝曦臣有些不舍离去,孟瑶表示无妨,以后有机会也许还能见面,蓝曦臣点头。蓝曦臣离开前一晚,孟瑶一时脑抽弄了些酒来准备来个临行送别。然后他发现之前的那些比起这一晚根本不算事,这才是他做的最错的决定。

      蓝曦臣,姑苏云深不知处长公子,人称泽芜君。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蓝曦臣是个一杯倒。于是一口气喝了三杯酒的蓝曦臣战斗力爆表,简直秒天秒地。于是孟瑶家的床…被蓝曦臣弄塌了。因为他闹着要给孟瑶表演醉拳,目睹了全程来不及阻止的孟瑶忍不住发出了土拨鼠的尖叫,海豚音的那种。然后蓝曦臣秒睡了。

      第二天,看着一屋子的狼藉。蓝曦臣表情微妙的开口:…要不阿瑶你和我回云深不知处吧。孟瑶沉浸在让蓝曦臣负责给他修床赔钱的幻想中没有多想就答应了,同人回了云深不知处。半年后,床虽然没有回来修好,但是孟瑶却再没提过,谁让蓝曦臣直接把寒室的床分了一半赔给他了呢。











      前方高能预警。



      后来在观音庙一事了结之后,世间再无泽芜君和敛芳尊,寒室的床也没了主人。




      因为他们两个一起去东瀛了。








    啊写了个什么玩意儿…嫌弃自己。凑合凑合看看吧…


还是第一次有合志。超级期待

浮生若梦:

我这种垃圾也有合志了

江阮:

【岁寒·意难平】
无料本收录人员正式确定下来啦!
收录人员和拥有无料本人员也正式确认下来啦!
这里有个送无料的小活动√
转发抽奖,奖品是一本无料and随即太太亲笔签名【可人工许愿】
转发后加入群聊领号码牌
群号码:欢迎加入无料本抽奖,群聊号码:696564022
——
参加无料本的太太共有 39人,初摸估计是很厚一本😘
当然啦,邮费自付,外国邮费也是自付哒😚
占tag抱歉!!!
最后祝愿大家有个美好的一年!
x以下附上参与无料太太名单
——
江阮
白糖加刀不加糖 @白糖加刀不加糖
Ashley-沅 @Ashley_沅
不甜糖不糖 @不甜糖不糖
甘甜如饴  @许涣.
Okita Sougo @Okita Sougo
浮生若梦 @浮生若梦
唐末矣 @唐末矣
公子抚琴瑟 @公子抚琴瑟
C呲呲c @C呲呲C
迁离是殿下!不接受反驳 @帝迁离/一个数学不好的殿下
全微 @三氧化硫掺甲醛/全微
方蔺(两篇文) @【方蔺.】
霜叶庭 @霜叶庭
泽淖依 @泽淖依
电阻先生期末备考中☆ @电阻先生期末备考中☆
提灯江北 @提灯江北
冷风中碰杯 @冷风中碰杯
柳辞 @柳辞
小疼今天不吃药 @小疼
忘羡 @忘羡
一世安舟 @一世安舟
大刨冰小茹子 @大刨冰小茹子
薛成美 @薛成美
圆渣 @圆渣锁死🔒恶友
是歪歪哟 @是歪歪呀
锁灵囊 @锁灵囊
解离性厌生 @解离性厌生
无欲无求许子祭 @无欲无求许子祭
落林之秋 @落林之秋
扶风塘 @扶风塘
小脑袋撞大树 @小脑袋撞大树
心动文手叶溪归 @心动文手叶溪归
司洋 @司洋嗷
扉差君 @扉差君~
听菜名的藤花 @听菜名的藤花
妤温呀语文 @妤温呀语文
无妄罪劫 @无妄罪劫
张仙人 @本大爷是可爱小酒窝

日常掉线的腰「晓薛篇」

         出锅了。这边放不了链接了,被秒删。统一在群里看吧。以后这边怕是都放不了了。

朝朝予君欢

         随意写的一个新年贺文,三个小短篇,是曦瑶晓薛忘羡,三对都要整整齐齐的才好。大家新年快乐呀。🌸🌸🌸🌸🌸🌸🎉🎉🎉。2019一定要更幸福才行。





        曦瑶篇

     又是一年新年新岁,蓝曦臣准时在亥时起了床。往日翠绿盎然而静谧的云深不知处,今年却是罕见的银装素裹。蓝曦臣同蓝启仁问了安便回了寒室,室内金光瑶仍在安稳的睡着,蓝曦臣坐到床边轻轻的为金光瑶点了眉间一点朱砂,一点鲜红留与眉间,衬的金光瑶有几分苍白的脸色好看了几分。

    蓝曦臣轻声开口:阿瑶,云深下雪了,山上很好看,我带你去看看。你若是还没睡够就睡着,我抱你去。说罢寻了件衣衫为金光瑶穿上,轻轻的将人抱起来沿着小径准备上山。途中遇了思追和景仪二人,蓝曦臣随意应付了他们的问安便离去了。

    思追和景仪二人立于原地默默的看着蓝曦臣离去的背影,许久后终是忍不住一声叹息。蓝曦臣带着金光瑶上了山,到了往日他们爱坐着的那棵树下,抱着金光瑶坐了下来静默的相顾无言。天地间一片苍茫静默,过了许久又或许没有多久。蓝曦臣终于站起身来,双手无力垂在身侧,已然是泪流满面,喃喃开口:阿瑶…又一年过去了,你还是不肯原谅二哥吗?阿瑶,你究竟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啊…

    终究没有回答。毕竟那人早已连转世都没有了。



       晓薛篇

    辞旧岁迎新年,往日里略显荒芜无人烟的义庄今日也被薛洋在门口挂了两个红灯笼一大早就点了起来,也难得的做了一件新衫穿在身上。虽然仍旧是一身黑。薛洋又扫了门口的雪,空出一条路来便于行走。

    一上午的时间很快过去,终于把雪扫好了的薛洋有些疲乏的回了屋里,本欲坐下歇歇迟疑了片刻还是走进了厨房。不多时端了饭菜出来,习惯性的在对面放了一副碗筷就沉默的吃起饭来。很快吃饱了又拿了碗筷去洗净,走到床边躺下。

    眼神看着屋中的棺材眼角几滴泪水滑落。声音淡然却又有几丝委屈的开口:晓星尘…又一年了,你怎么还不回来呢?屋外的雪我扫净了,你可以放心的走路也不用担心会滑倒了。晓星尘,已经五年了…你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呢?我好想你啊…我要睡了,希望一觉醒来能看见你呀。说罢闭了双眼睡了过去。

   直至晚间一觉醒来,终究是只余一人独守一城,所求不得归。




       忘羡篇

    蓝湛醒了,托从小养成的习惯的习惯和家规的福,他却不愿起身。昨夜梦中,他又一次梦到了和那人年少的那些趣事,那个人的音容笑貌,撒泼耍赖,还有藏书阁那几日间的独处,早已成了刻在他心上抹不去的疤痕。

    躺了片刻终究还是面无表情的起了身,洗漱过后拿了琴出了门准备上山。途遇蓝曦臣,不出意料的又被劝告几句却终究只是摇摇头拒绝了他的意见得到蓝曦臣一声叹息。正欲先行一步上山,就听蓝曦臣问道:忘机,若是魏公子当真回来了你欲如何?静立片刻开口:带他回来,藏起来。随后便抬步上了山。

    一晃一日过去,问灵一遍遍弹出,终究不得丝毫回应。意料之中却也难免有几分失望和难过浮现心头,终是停了琴音,长时间弹琴,指尖被磨破血珠滴落,微微的刺痛感传来却被无视。

    天地间仿佛只有一人一袭白衣静立山头的身影和那句魏婴…十年了,你什么时候才愿意回来的微弱声音传来,再无其他。

万千星辰【后半段】

      尝试放一下。吃糖浆愉快。


我也不知道该叫什么

      所以说真的是很难对付啊… 发糖没几条评论的一发刀子都出来了…。你们说不用刀子怎么叫醒装睡不评论的你们…???


余生当欢。

           @鸢祈 是用的昨天看到你的那个梗哦…。这是一篇从早上八点发到晚上九点炖了整整一天才出锅的糖浆,可香醇了嘻嘻嘻。晓薛现代梗,短篇一发完。

       今年的冬天可真冷啊,薛洋面无表情的把手中的病例袋扔在车子副驾驶上发动了车子,本想直接回家又想起今天是圣诞节。想了想还是掉头去了超市零零落落买了一大堆菜准备做一顿大餐。买好东西回了家给晓星尘打了电话得到那边说晚上一定会回来的答复心情好了些。

        拿起被他扔在一边的病例袋打开,看着诊断那一栏的遗传性胃癌晚期笑出声。多可笑,父母是谁在哪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却收获了这么大一份礼物。笑够了站起身把病例袋藏了起来走进厨房。

        一边做饭一边想着该怎么和晓星尘说,他和晓星尘已经结婚五年了,可是自从一年前晓星尘的大学同学宋岚带着他妹妹宋箐回了国内之后,二人的争吵就越来越多,交流也越来越少。晓星尘也曾经再一次争吵时脱口而出说和他已经几乎没有任何共同语言了。可是即便经常吵架薛洋也想就这么凑合过完这辈子,可是如今他病了…这个想法就不能在继续下去了。他想和晓星尘好好的谈一次。

        一大桌饭菜做好刚刚上了桌晓星尘也开门进来了。二人简单的交谈几句上了桌,薛洋发觉今天的晓星尘似乎有些不对劲却没有问出口。吃过饭二人看着对方异口同声道:我有事和你说。片刻后薛洋叹了口气道:你先说吧。晓星尘没有拒绝的开了口:阿洋…阿箐的眼疾越来越严重,几乎已经完全看不到了,我想把角膜给阿箐。阿箐现在才十几岁,如果子琛把角膜给了阿箐他们兄妹就没法生活了…所以我…。话没说完就被薛洋打断:我不同意,如果你是在征求我的意见那这就是我的答案,晓星尘你可真大方他们活不下去所以你就要把眼睛挖了给她是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晓星尘猜到薛洋会是这个反应,却还是有些失望。

        晓星尘想了想又开口道:阿洋,你不用这么大反应…我…算了,你刚刚想和我说什么?你先说吧。薛洋止住了笑声盯着晓星尘看了一会开口:我们离婚吧,明天上午十点,民政局门口见,我现在就去收拾东西,之后离婚协议我弄好了会给你签字的,我什么都不要,我想说的就是这个。说完就起身上楼回了房间开始收拾东西。

        晓星尘坐在原地有些愣神,不可置信的想着薛洋刚刚说的话,离婚…?晓星尘反应过来想追上楼和薛洋说些什么电话却忽然响了起来。晓星尘接起来就听到那边的宋岚说阿箐彻底看不到了…。晓星尘脚步一顿开口:你先别急,我一会就去医院。挂了电话想了想还是进了房间,薛洋正在收拾自己的衣物。晓星尘站在门口道:阿洋…离婚不是过家家,你还是先冷静一下好好想想吧。阿箐彻底看不到了,我得去躺医院,晚上可能就不回来了。你先别收拾了,睡一觉冷静一下…明天我回来咱们再好好谈谈。我先走了,晚安。说完就下了楼匆匆离开。

        薛洋听着楼下晓星尘匆匆离开的动静苦笑一下继续收拾东西。不多时却被胃部传来的剧痛生生逼得停了手上的动作趴在地上一手按着胃部,另一手拿起电话打给晓星尘,却得到了关机的提示音,薛洋不甘心的又打了一次却还是这样。只好改打给金光瑶,那边的金光瑶刚刚和蓝曦臣收拾完准备睡下就听到电话响起,看到是薛洋挑挑眉接起来正想调笑一句怎么想起给他打电话就听电话那边薛洋声音虚弱的开口:金光瑶,你现在来我家…路上帮我带一盒止痛药来。拜托了,快点。金光瑶听着薛洋明显不对劲的声音担心不已,和蓝曦臣说了一下就准备出门就得到蓝曦臣说一起去的答复。

        二人很快买了薛洋要的止痛药到了目的地,车一停稳金光瑶就匆匆跑上去。薛洋听到敲门声强打精神站起来开了门,拿过金光瑶带来的药一把吃了半板才觉得痛意减轻了些走回房间继续收拾东西。金光瑶和蓝曦臣对视一眼跟了上去,薛洋也不意外。金光瑶终于沉不住气问薛洋怎么了?薛洋也没有隐瞒的全盘托出,听到薛洋生了病和晓星尘要做的事金光瑶被气了个半死,连蓝曦臣都有些变了脸色。薛洋很快收拾好了东西对金光瑶道:所以我现在没地方去,能不能麻烦你们收留我一段时间,我保证不做你们的电灯泡。金光瑶瞪了他一眼点头走出房间,蓝曦臣点点头道:那你就先跟我们回去吧。

       三人一起走下楼,正想出门的时候薛洋忽然停下来,松开手中的拉杆箱回了屋子里拿了一张纸写了寥寥八个字:一别两宽,各生欢喜。放在茶几上然后就走了出去,只是眼角无意间滑下的泪水证明着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薛洋就这么住进了蓝曦臣和金光瑶的家,不出意料的碰到了一同住着的蓝忘机和魏无羡。蓝忘机和魏无羡看到薛洋有些疑惑,却没问出口。

        薛洋也没有要解释的意思,去了客房先睡了一觉。醒来时天已经大亮,薛洋看着眼前陌生的环境一愣才想起昨晚所有的事,叹口气起身看看时间已经九点半了,正想收拾了就去民政局就听到了电话响起,一看是晓星尘,看了半晌最终没有接起。只是编辑了一条信息过去:不必给我打电话了,昨晚我已经说清楚了,我们离婚吧。我会在民政局门口等你,不见不散。

       另一边一大早回了家的晓星尘找遍家里所有房间都没有看到薛洋刚一坐到沙发上就看到薛洋留下的纸条心里一慌,打出去的电话却没有被接起。正想再打就看到薛洋的信息,很快出了门,不管薛洋为什么突然要离婚他都不同意。很快赶到民政局门口薛洋已经在等着了,晓星尘正想拉住他问为什么就听薛洋道:来了?那我们进去吧,什么都不要问。就当是…最后听一次我的话。说完提步走进去。晓星尘听着人带着一丝请求的话语一愣,最终还是走了进去。他想不管为什么,就当是一个重新开始,只是重新追求一次而已。虽然当年是薛洋先表白的。

        离婚的速度很快,不过三分钟二人就拿好了各自的小本本。还不等晓星尘开口说些什么薛洋就开了车门离开了。晓星尘几乎还没反应过来。薛洋很快回了金光瑶家,魏无羡和蓝忘机正在沙发上窝在一起坐着,见薛洋回来魏无羡随口问了一句干嘛去了就听薛洋说没干什么,就是离了个婚。魏无羡:???干了个什么。薛洋这话一出蓝忘机都微微抬眸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毕竟当年薛洋追晓星尘的那段时间他们都还记忆犹新。薛洋无所谓的坐下来给他们讲了昨天到今天发生的所有事并在三威胁魏无羡不可以说出去得到了魏无羡的保证才放心的回了房间。

         时间就这么不温不火的过了半年,晓星尘无数次给薛洋打电话发微信却都是石沉大海。他也最终没有给阿箐捐献角膜,而一个月前医生告诉他们有个自愿捐献角膜的志愿者。一周前进行了手术,一切顺利。晓星尘和宋岚想去看看捐献者却被医生拒绝说捐献者不愿意透露信息只好作罢。而在阿箐病房的楼下,金光瑶推着坐在轮椅上瘦的不成样子的薛洋晒着太阳,蓝曦臣和蓝忘机魏无羡跟在不远处。薛洋抬头看向记忆里阿箐病房的位置问金光瑶:他还好吗?那个丫头能看到了他开心吗?金光瑶恨铁不成钢的瞪了薛洋几眼,看到他没有焦距的双眼更觉得愤恨不已。薛洋得不到金光瑶的回答也不在意的闭了嘴。

        薛洋刚被推回病房胃部的剧痛再一次传来,忍不住干呕起来却什么都吐不出来。一大把药被金光瑶塞进嘴里咽下去,痛意得到缓解。病房中的四人都担心不已的看着薛洋惨白的脸色,可薛洋却轻笑了一声开口:越来越严重了啊…我有点累了,你们先回去收拾做饭吧。我中午想吃肉,你们中午给我带肉来好不好?我想一个人好好睡一觉。你们都回去吧,下午见。

        四人虽然有些不放心但是看着薛洋脸上坚定的样子还是把他扶上床就离开了。临走前还被薛洋千叮咛万嘱咐的说中午要给他带好多肉来吃。四人很快离开了医院回了家,薛洋独自一人睡了过去。中午四个人又都来了医院进了病房,而床上的薛洋…已经彻底睡了过去。金光瑶不死心的叫了医生来抢救,却终究只是白费力气。

       三天后,晓星尘正要出门上班忽然接到了魏无羡的电话,听魏无羡说要来找他有要是只好和公司请了假在家等着。魏无羡和蓝忘机来的很快,二人都是一身黑,晓星尘有些怔愣就被魏无羡推着也穿了一身黑拉着出了门上了车。蓝忘机开车开的很平稳,一路朝着郊外走去。晓星尘问魏无羡要带他去哪却只得到一句到了就知道的答复只好闭了嘴不再问。

       不多时就到了目的地,晓星尘下了车看到是墓地一愣。心里忽然生出一丝不安,沉默的跟着魏无羡和蓝忘机走到一座墓前,蓝曦臣和金光瑶正站在一处,金光瑶似乎在哭。晓星尘走进了低头看过去就看到上面刻着鲜红的几个字:薛洋之墓。晓星尘顿觉五雷轰顶,不可置信的看向其他四人颤声道:这怎么可能…?阿洋怎么会死…你们告诉我好不好…求你们。魏无羡最终看不过去拉着晓星尘走到一边和他讲了所有的事,包括薛洋捐献出去的眼角膜,还有薛洋当初给他讲所有事的那天对他说的那句:如果有一天要告诉晓星尘所有的事记得替我说一句从此一别两宽,各生欢喜。晓星尘默默听完不知何时已经泪流满面,他想…他终究是辜负了薛洋,彻底辜负了薛洋。

        可是后来的余生,晓星尘终究没有了欢喜。










     啊糖浆熬好了,可香醇了。还甜滋滋儿的呢嘻嘻嘻。看文愉快哦。照例求红心蓝手加评论一条龙,小花花送你们🌸🌸🌸🌸🌸。顺便说一下我拒收快递谢谢。

      

日常掉线的腰。「晓薛篇」

        私设晓星尘能看到了…。要不然剧情就会变成:道长我女装好看吗?晓星尘:好看。薛洋:好看个屁你又看不见…。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晓星尘的生辰三日后就要到了,薛洋沉默的坐在义庄门口想着该送他什么礼物。想了很久都没有想好有些烦躁忽然想起来之前听晓星尘说小时候总在想象母亲会在他醒来的时候笑着对他说一句早安的场景,突然有了灵感。他要穿女装!

     风风火火的薛小霸王洋想起一出是一出,和晓星尘说了一声要出门拒绝了同行就走了出去。很快到了成衣店的女装货架前选了很久都没有满意的,无奈的撇撇嘴让店家量了体决定做一身女装,不但没给订金还威胁店家三天内做好做的不好就砸了店。店家敢怒不敢言的点头然后苦哈哈的回去开始做衣服。

     三日后一大早薛洋趁着晓星尘出去买菜跑去了成衣店取衣服,衣服已经做好了。薛洋看了几圈非常满意,点点头让店家装起来随手扔了一两银子拿着衣服走了出去。徒留店家在门口默默地想一两银子连布料钱都不够,然而也只能是想想。

     薛洋快步回了义庄,晓星尘还没回来。薛洋回了房间迅速的换好衣服然后头脑一热躺进了棺材里等晓星尘回来。不多时晓星尘走进门来叫薛洋。薛洋听了晓星尘的叫声一股脑爬出来开口:道…长,卧槽小矮子你怎么在!蓝曦臣你怎么也在…?忽然想起自己身上的衣服脸色一红又躺进棺材里装死。而对面的三人却反应不一,晓星尘想:阿洋女装真好看…啊要流鼻血了。而金光瑶从最初的愣神中恢复过来就是一阵爆笑,边笑边道: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薛洋你那是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居然穿女装。而蓝曦臣不愧是雅正的泽芜君,看到的第一眼就闭住了双眼然而脑子里却不禁想象金光瑶女装的样子。金光瑶:…突然背后一凉似乎不是错觉。

      薛洋听着金光瑶的笑声更觉得尴尬不已脸色爆红。晓星尘清理了鼻孔中流出的某些可疑液体看到薛洋还躺在棺材里无奈的笑了笑走过来拿糖哄了好久才把人哄出来。薛洋脸上的红霞已经褪去,又恢复了平日吊儿郎当的样子跟着晓星尘去了厨房悄声说了些什么,金光瑶他们二人只当没听到什么生辰礼物之类的。

      毕竟他们也是来给晓星尘一同过生辰的,并向晓星尘传达了魏无羡虽然也想来但是因为和蓝湛在外夜猎赶不回来只好作罢托他们帮忙带一句生辰快乐的事。晓星尘笑了笑表示接受,用过午膳的四人不想在义庄坐着大眼瞪小眼干脆决定出去逛街。

      薛洋并没有换掉女装,而是就这么穿着出了门。几人一路走走逛逛,半路上碰到一个“老熟人”,这人是义城有名的色狼,被他以各种方式占过便宜的女子不计其数。也曾经被薛洋教训过几次,可今日大概是喝了酒有些醉了再加上薛洋换了女装一时没有认出来。忍不住色胆包天走过来和薛洋搭讪还拉住了薛洋不放手,薛洋虽然第一时间另一手一拳打了上去。可晓星尘还是心里忍不住莫名不爽起来,虽然薛洋换这衣服是给他的生辰贺礼但是现在…。心里虽然不爽但是脸上却没有显露只是默默走上前拉住薛洋安抚几句就继续往前走,金光瑶一脸看戏的表情看着二人。而蓝曦臣还是不住地想象着金光瑶女装的样子,可以说是很执着了。

       直至黄昏时刻,几人逛够了,虽然只给薛洋买了些糖。曦瑶二人决定回云深不知处,同晓星尘和薛洋辞行离开了。而回了义庄的晓星尘脸色一下就沉了下来,薛洋看到人忽然就生气了的样子有些迷茫眨了眨眼凑上去问人怎么了?却没得到回应撇撇嘴开始讲笑话逗人笑。

       晓星尘终于憋不住笑出声来,揉了揉人的头给人手心放了一块糖。薛洋看人笑了也跟着喜笑颜开,然而此时的薛洋还不知道今天他的腰又一次要被动掉线了。可喜可贺喜大普奔。









      后面的明天搞嘻嘻嘻。溜了…。🌸🌸🌸小花花送你们求红心蓝手加评论一条龙呀!